兩生花 之六

老太爺替林華爭取到半年的安穩,對林華來說真是最關鍵的半年。

這半年她總算擺脫文盲的行列,在林茂緊迫釘人一對一的加強輔導下,她的字總算勉強能看--最少每個字都能被辨識。

但真正喜人的是,雖然是在最不宜養病的秋冬,她也難免感冒了幾次,氣喘卻沒有發作得太厲害。

【Google★廣告贊助】

最重要的是,在非常科學的均衡食譜下,林華也很科學的長高長胖了。她終於脫離不死軍團,雖然還是瘦得像把竹竿,總比蘆桿強多了。

她的臉龐豐滿了些,掙脫了之前病得面貌模糊的模樣。之前瘦脫形了,眼睛幾乎突出眼眶,看起來又可憐又有點可怕。

現在總算是好了,站在林茂身邊真像兄弟倆了。

林家人相貌好,都是走溫文儒雅路線。林茂是小輩裡長得最漂亮的,眉目如畫,卻生機蓬勃如朝陽。林華生得沒那麼好,但也堪稱清秀,只是內容物的年紀擺在那兒,瞧著氣度似乎比較好。

別人稱讚春蘭秋菊各擅勝場,林華完全當作客氣話來聽。

堂哥是她見過最漂亮的男孩子,沒有之一,這點無可動搖。自己林小公子的長相?齒若編貝,笑起來漂亮得很,沒有暴牙!其他的誰在乎啊?看起來不討厭就行了。

她完全心滿意足了。

林家人口真的很簡單,住在林府的七個,公主府三個,共計才十口人。林大老爺很忙,她養在林老太爺那兒時,見過幾次。

她以為會見到賈政那類張口畜生閉口孽障的嚴父,可身為大理寺卿的林大老爺人超溫和的,會摸著林茂和林華的腦袋笑,會關懷的問功課和起居。

原本很詫異,想想林老太爺,也就淡定了。林老太爺看著嚴肅,其實也是慈父作派,父子倆挺像的。

林大夫人,她的嬸娘,是當家夫人。相處久了,也覺得這個嬸娘很有意思。特別的有分寸--不佔人便宜也不肯讓人佔便宜,不願發爛好心也不願意害任何人。

就二夫人簡氏的咒罵內容就知道她深恨德光公主卻將大夫人當成死敵。簡氏一直覺得她有志難伸懷才不遇,特別的想當家,所以和大夫人爭鬥得厲害。可林大夫人卻好像…留著這個弟妹逗著玩似的。對簡氏所出的林華卻是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和顏悅色,林茂有的她也有。

她真心覺得林大夫人很妙。

至於德光公主和三叔,直到除夕夜才見到。然後,她愣住了。

她三叔真是帥出地平線了,美得讓人不知所措。簡直像是畫裡頭走出來的人,真是三叔既出誰與爭輝,任何人包括漂亮的林茂一起黯淡成煤渣。

太妖孽了。林華暗歎。難怪要尚主呢,這等美色只有皇室才消受得起。

其實公主也不錯,慕容皇室,聽說一直都是美貌保證--這時空絕了,慕容小受是燕太祖,她都要錯亂了--但是站在搶盡光輝的三叔身邊,所有美人都是悲劇。

不管真性情如何,三叔和公主似乎個性都很溫軟。最少願意做表面工夫,公主殿下都堅持行家禮而不是國禮,一家和樂融融,這已經太好了。

跟她親哥站在一起,真有一家三口的感覺。大概是三叔夫婦和林英氣質都是那種和煦如春風的關係。

這時候便宜爹正在跟林英講話…就像一個伯伯般的親切。林華對也是頭回見到的便宜爹多看了幾眼。

便宜爹注意到她,詫異的問,「這是誰家孩子?除夕怎麼不回家團圓?」

一片死寂。落針都能聽到聲響。

林老太爺眉間迅速湧起暴怒的雷雲,林華當機立斷開口道,躬身下拜,「華兒見過父親。兒已大好,不復病骨支離,難怪父親認不出來。」

天知道,她並不想給這個風流得快記不住家門往哪開的便宜爹架梯子,只是並不想讓祖父氣出點好歹…畢竟今天是除夕。

便宜爹笑得很尷尬,摸遍全身沒找到可以賞的玩意兒,就將手上據說是什麼書法大家的扇子塞給她。

…滴水成冰的除夕,你為什麼要拿扇子?而且,還賞給你才九歲的兒子?

這個便宜爹果然不靠譜。

但是她錯了,更不靠譜的還在後頭。

便宜娘壓軸登場。

不管怎麼樣,表面工夫還是要做的。林華恭恭敬敬的上前行禮…便宜娘視而不見的擦身而過。

她一臉驚喜又淚眼朦朧,「阿英!你來看娘了?」

林華無聲的嘆息。老太爺的眉間又開始聚攏暴怒的雷電。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