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九

***

林茂戾氣十足的領著秀士甲班的同窗們疾行,一面走一面捲袖子。聽說秀士乙班的混蛋又跑去啟蒙班欺負他們家的華哥兒。

當他這哥是擺設啊?林家可沒死絕!當外族雜姓可以隨便欺負他們家的人?這次就算跪祠堂也絕對要給這群混帳終生難忘的教訓!

結果在門口就遇到衣服被扯亂的林華,髮髻也被抓散,簪子不知道哪去,散亂了一半長髮。

【Google★廣告贊助】

眼尾擦了塊瘀青,嘴角也打破了。很狼狽,卻有股凌亂顛散的美。即使如此,依舊高傲清冷,帶著股強烈的禁欲氣息。

「華哥兒!」林茂更怒,「你怎麼樣了?!」

高傲清冷的禁欲少年臉孔立刻崩了一小塊。求不要叫這品牌名。

林華嘴角抽搐了下,「…先問他們怎麼了吧。」他讓出門洞,一眼就能望見院子裡堆成一堆呻吟翻白眼暈死的八個可憐蟲。

林茂的臉頰也跟著抽了幾下。

一個揍八個。這戰力。

誰能想到兩年前剛進族學那會兒,林華跟人單挑都被揍歪,這會兒卻不下呂布呢?

「…不能等你哥我來處理嗎?」林茂很想講理,只是額角直跳,「跟你講過多少回,法不責眾!」

你一個人把人家八個全打了,家長豈不只來告你一個?若是打群架那就得自認倒楣,自己回家擦藥。

為什麼總崇尚簡單粗暴!?

林華斯文的咳了兩聲,「應該驗無傷。」

林茂澇來的救兵同窗都衝進去,翻著一地的人嘖嘖稱奇,「唉呀,華哥兒,真讓你練成了哈!真真打死驗無傷…」

清冷禁欲的少年微微露出矜持的淡笑,少年他哥捂住額角,愴然的發現難怪他爺爺沒事就偏頭痛。

他家內蘊靈秀的弟弟只有一張病公子的皮,底下卻是頂頂兇殘的猛士。

林家族學其實頂頂有名,規模不比一般書院小,師資非常精實。但是林家…你懂的,整個家族都點在智慧上了,生育率非常慘澹。林老太爺這房單傳了幾代,有三個兒子都已經算是光宗耀祖了,林氏家族跟林老太爺這房血緣最近的,得上溯到同個天祖父。

什麼是天祖父呢?天祖父就是高祖父他爹,高祖父就是曾祖父他爹,曾祖父就是祖父他爹。

不要看關係這麼遠了,其實同宗還是很緊密,一起供奉著族學…不緊密也不行,同個天祖父還擁有相似的悲慘生育率,只能說子孫太聰明就會天妒之。

所以呢,族學裡林家子弟堪堪只足五分之一,其他都是姻親故舊,想盡辦法塞進來…考入門試,然後才勉勉強強收了。

在這種背景下,難免會出現許多小團體,也會有很多小摩擦,校園霸凌呢,那也是古今一以貫之,別想省了。

林華九歲才開蒙,十歲入族學上啟蒙班。在這些代表大燕朝清貴書香一脈的子弟中完全令人側目。而且大家都是考進來的,憑什麼你是走後門塞進來的?跟一群五到七歲的孩子坐在一起還學得沒人家好,你有臉坐著?

最最重要的是,剛入學的林華很瘦,有弱柳扶風之態…不知道是吃太多大補還是啥的緣故,她拼命長個子,食量已然不小,這輩子卻不知道啥叫嬰兒肥,寶帶纏腰纖細,若不勝衣…

於是有人轟傳林華乃是女扮男裝。

虛有其表的林家子弟,走後門,「女扮男裝」,學渣,不知道在傲什麼…林華初入族學就收集齊全了所有被霸凌者的最佳要素。

頭天被學長們堵在茅房,起鬨著要證實林華到底是不是小娘子。

結果如上述,林華成長的很快。拳擊在武林高手面前只能吃土,但是在只會花架子的同窗學長面前,換同窗和學長吃土。

可讓林老太爺和林茂捂著額角疼的倒不是打架。別說文官不打架…別鬧了,爭到臉紅脖子粗拿笏板互抽也不是沒有啊!要早點熟悉這種氛圍,求學時代練練手不算啥。

真正偏頭疼的是,功課已經非常滿,一天睡不到四個時辰的林華,硬選修了醫科。族學醫科的邢夫子實在是良醫,真正有真才實學…可是他的學生很少。

邢夫子因為興趣的緣故,兼任仵作。哪怕是選修生,他也會帶著去察看屍體什麼的,怕屍體的他就不收了。

邢夫子好幾次都想將林華收為關門弟子,還是她自己婉拒了。

林華一本正經的跟林茂解釋,本來她想學點穴,可惜沒有人會。可邢夫子熟知所有要害和非要害,總結出一套將人揍的痛苦無比卻不傷筋動骨的路數。

這兩年練得小成了,揍人於無形,都打昏了還找不到瘀青。

現在林華和邢夫子共同研發傳說中的分筋錯骨手。之所以要研究這個,是因為打斷別人家的手或腿就結下死仇了,拆拆關節還能回復,不過是小打小鬧。但是兩者的痛苦其實差不多。

…………

林華專業暴力於無形兩百年,老太爺和林茂怎麼能不偏頭疼。

唯一支持褒獎的只有她大伯,據說偷偷學了點,專門在朝堂群毆時下陰手…為此還特別送了兩個犀角杯給她,應該是非常有用。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