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生花 之一

蝴蝶寫文前言:太悶了,想寫些瘋狂而愉快的。應該會斷頭,不用太期待。
啾仔貼文前言:看來是坑,只有幾篇,不能只有我在坑底滾動,通通掉進來吧~\(ˋ口ˊ)/


每天早上醒來,「他」都覺得想死。

並不是因為「他」穿越了。更不是因為「他」前生的死因很蠢--這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在床上躺著吃麻糬。

當然也不是因為「他」今年九歲,是遠近知名的藥罐子,隨時會夭折,可能會打破「穿越後最短壽命」的記錄。

這些都不算事。

【Google★廣告贊助】

讓「他」天天都想死的是,每天早晨,男孩子都會「搭帳篷」。嚴肅點說,這叫做「晨勃」。現在這點年紀當然沒有任何色情意味,不過是純粹的生理現象。

但仍舊讓「他」萬念俱灰。

因為前生的「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女人,死的時候才三十歲整。

胸前少了兩團負擔當然好…會覺得罩杯越大越好的人根本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誰扛F罩杯誰知道辛酸,穿胸罩痛苦不穿更痛苦…但是任何一個身心健康的女人都不會希望一覺醒來下面多了二兩肉。

她沒有自宮是因為「就算自宮也不成功」。不但很疼,而且預後恐怕不大好,聽說太監常常有「方便」的毛病,身上會有味道。

對有輕微潔癖的她堅決不能忍。

而且吧,她自覺是個很堅毅果決的人,禍根子嘛,她又不是沒見過。小侄子從滿月到十歲,她也沒少照顧呢,換尿布洗澡什麼的,看得都害羞不起來了,只要當作不是自己的,還是能夠冷靜的解決站著上廁所沐浴等等的私人問題。

真正讓她抓狂的是無法自控的每日早晨。

這逼她面對一個她完全不想面對的問題。再過幾年,她就會進入一個正常少年的青春期。

據說她所在的大燕朝十五六歲就要談親事,最遲二十之前就得成親。

跟一個女人上床。

她想要馬上去死一死。

性別轉換太驚悚,驚悚得別的事情都顯得很沒什麼,包括穿越這樣不科學的問題。躺足了一個月,她才勉強接受了事實--因為自殺也是得花力氣的,而這個藥罐子小破孩,連下床都會頭暈,上吊最少也要有打結的力氣。

好吧。其實死還是滿容易的,試著活到哪算哪吧?而且她也有很多不懂的事情。據說這藥罐子最少也是個賈寶玉的地位…可躺足了一個月,誰也沒來探望啊?

更讓她納悶的是,前身其實還有記憶,只是少得可憐。活到九歲似乎只有些吉光片羽的閃亮,其他都是一片灰暗。最多的就是生病、吃藥,最常見的是娘親的眼淚和喋喋不休的抱怨和責罵。

閃亮點則是為數不多的到院子走走。

不說是二房唯一的孩子…目前唯一的孩子。她前身上頭還有個聰明伶俐的同胞哥哥,但已經過繼給三房嬸娘,德光公主殿下了。

這位小公子從小到大可聽盡了她娘的哭訴和不甘。

還有,小公子的病真有那麼重嗎?

別騙她,她終究還是有點育兒經驗。她那不負責任的大哥往家裡塞了兩個侄子一個姪女,幾乎都是滿月就塞過來的,她也陪著老媽一路將他們帶大。

客觀來說,小公子是早產兒。早產兒有些上呼吸道脆弱的毛病再正常不過,有幼兒氣喘也不算什麼大事,好好增強免疫力,通常青春期就會痊癒了。在幼兒期難免容易多病,注意營養,小心照顧,做些適度運動,其實也沒什麼。

…但這不表示天天喝蔘湯,餐餐吃燕窩粥,縱容小孩子偏食,就是「小心照顧」
了。

這點年紀能夠人蔘鹿茸燕窩當飯吃嗎?!這孩子居然還能活到九歲!

她終於遇到比性別轉換還驚悚的事情了。

在她拒絕這些湯湯水水,嚴厲要求三天清粥小菜之後…她終於有力氣下床站穩。結果來不及驚喜,她那便宜老娘萬分憔悴的衝進來,將她抱了個風雨不透差點憋死。

「不爭氣的東西!」便宜娘控訴,「好不容易從鬼門關闖過來,又不吃藥了…你這是剜我的心啊!你爹不要我們了…嗚嗚嗚,什麼髒的臭的都拉進屋,我怎麼這麼命苦…你們怎麼能這樣對我!你哥不認我了…我是他親娘啊!連你都不聽話!」

說著說著便宜娘就嚎啕了,「若你哥還在,就算死十個八個你我也不管了!」

於是換了內容物的小公子,爆、發、了。

她雖然沒有結婚,雖然嘴裡常常嫌棄,但是她依舊細心溫柔的帶大了三個侄兒姪女,妥妥的有一顆溫暖的慈母心。

用一個孩子的優秀來糟蹋另一個,在她眼中簡直是罪大惡極。造成孩子心靈創傷,同時還對手足挑撥離間,破壞孩子們的感情,這種父母只比虐待兒童那種稍微好一點點。

於是再也不能忍的小公子大逆不道的對自己的娘教訓了一頓「為母之道」,之所以沒有被押到祠堂跪是因為小公子成功的把自己氣暈過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