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與我 之三(二)

我們又吵了一架,他這該死又兩光的血族,又用半套催眠術這種賤招,距離我兩臂遠跟我爭辯。

真的很想揍他。居然把我拖進這團混亂中,而且還趕不走。我完全拒絕去想媽祖娘娘給的籤,我比較相信人定勝天。

看到我掙脫催眠術,他嚇得抓起椅子,像是馴獸師一樣,四隻椅腳對著我,「我真不懂,為什麼妳就是催眠不了?妳就不能乖一點嗎?哈尼?」

【Google★廣告贊助】

「誰是你哈尼?!」反正他還想吃buffet,也不可能宰了我。雖說有點小人,但我仗著這點撒潑,「有種就別逃!」

「中文真是莫名其妙,我一直沒搞懂『有種』是有什麼種…」他咕噥著。

…我真的受夠了。為什麼對我有興趣的,不是為了我的嫁妝,就是為了我的血。而且都是該死的偽洋鬼子或洋鬼子。

正在七竅生煙的時候,電鈴突然響了起來。

當然不是找我的,開玩笑。李德要來之前會打電話,除了他我不認識紐約任何人類。

「去開門啊。」我重重往沙發一坐(其實我也累了),「大概是送貨的。」

羅斯表情很奇怪的放下椅子。「我是血族。」

他說這廢話幹嘛?「去開門啦,一定是你訂的…『食物』。」我不想再看到那個滿臉淫邪的送貨員。

「我想也是,但送貨的是吸血鬼。」

…原來。他居然讓吸血鬼送貨員送到家裡來,難怪快遞都是晚上送貨。

「那又怎麼樣?」我已經氣到虛脫了。

「妳想想看,我堂堂一個血族,自己開門去收貨?」羅斯為難的攤手,「給我留點面子啊,待霄。我是讓吸血鬼服侍的血族欸,大家都知道我跟人類女人住在一起…我怎麼好自己去收?」

我覺得我的神經線再次出現裂痕。「…去開門。不然放著讓電鈴響到爛掉好了。送的又不是我的食物!」

震怒的時候,羅斯很難催眠我。他為難了一會兒,只好垂頭喪氣的自己去收貨。但卻好一會兒沒講話。

到底是誰來了?

我轉頭想看,但他塊頭實在太大,遮住了視線。我只聽到幾句交談,但聽起來不太像英語。

「亞格,」羅斯終於說話了,「在我們家必須說中文。」

那個叫做亞格的訪客安靜了一會兒,語氣聽起來很不可置信,「…你跟蘭又在一起了?」字正腔圓,捲舌音正確清楚,我猜是在北京學的。

「不、不是。」羅斯讓了讓,「目前我的…呃,愛寵。」

…謊言!

我握緊拳頭,但沒有發作。亞格先生可不是傻呼呼的羅斯。

他跟羅斯差不多高,但比較瘦一些,穿著剪裁得宜的深藍西裝,同樣的金髮藍眼。但他…怎麼說?整個就是玉樹臨風,氣質絕佳。我在路上遇到他,一定以為他是溫文儒雅的學者,怎麼也疑不到血族身上去。

羅斯站在他身邊,簡直成了流氓。

「要哪種血?」羅斯翻著冰箱,「O型?」

「我用過餐了。」他客氣的回絕,「給我一杯茶好了。」

沒等羅斯開口,我就自動站起來,「我去泡茶。」亞格先生給人的壓迫感非常重,而且我幾乎是本能的感覺到他很討厭我。

羅斯可能可以讓我隨便抓隨便踹,這位亞格先生可不行。我還是識相點,暫時當什麼鬼「愛寵」好了。

「你總是喜歡東方女子。」亞格含蓄的說,「我那兒也有幾個。你想認識一下嗎?長得還不錯。」

「哦,亞格,」羅斯厭惡的說,「我不喜歡你的『家畜』。」

「我很疼愛她們。」亞格輕笑,「但她們終究是人類,我們是血族。」

「那是因為你活太久了,不知道什麼是愛,只剩下食慾了。」羅斯大剌剌的批評。

亞格好一會兒沒說話,「我在追求羅馬尼亞那對姊妹。她們是純正血族。」

「那對連笑都不會笑的雙胞胎?」羅斯嘆氣,「亞格,我不知道你喜歡冰箱。早說啊,我送個兩台過去。」

「你用中文說笑話的功力越來越高了。」亞格淡淡的說。

我突然不知道怎麼款待「貴客」。一直都是獨居,我找不到足以待客的茶杯。乾脆把整套茶具搬去客廳,羅斯沒打亂我生活之前,我都是這樣泡著工夫茶消磨夜晚時光的。

沒辦法,我家裡沒有成套的茶杯,只有這個。

不過這兩個血族沒有抱怨,甚至有些稀奇的用著小茶杯喝著我泡的茶。

「很好。」亞格總算正眼看了我一眼。

「謝謝。」我幫他再斟一杯。

但也就這麼一眼。之後他目不斜視的和羅斯閒聊,像是我不存在。

「…凱希望你回來。」亞格對著羅斯說。

「繼續當劊子手?」羅斯輕笑一聲,居然有些無奈。「記得嗎?我任務失敗,已經沒有當劊子手的資格了。」

「只要你殺了蘭就可以。」亞格平靜的說。

「我辦不到。」羅斯回絕,「讓別人去殺她吧。」

「她是三百年來最好的劊子手教出來的女人。」亞格直視著他,「不管是人類還是吸血鬼的時候。」

我的手抖了一下,差點把茶濺出來。

「我跟她已經沒有瓜葛了。」羅斯淡淡的說。

「但她還是你訓練出來的殺手。」亞格神情嚴峻起來,「叛亂幾乎都是她煽動的。」

「她有她的想法…但不是我的想法,好嗎?」羅斯開始不耐煩了,「我跟你不同,亞格。你們把人類女人像家畜一樣養起來…但我很討厭這樣。對,我有病。我喜歡人類女人,因為她們會笑,你懂嗎?你還記得怎麼笑嗎?亞格?」

「你只是太年輕了。」亞格嘆息。

「我只小你一百五十歲。」羅斯皺眉。

他們陷入難熬的沈默,我只能默默的換茶葉,自己安靜的品茗。雖然我內心狂暴而洶湧,但只能勉強壓抑。

「別再犯同樣的錯誤了,羅斯。」亞格深深吸了口氣,「我的女人們沒有抱怨過,更沒有自甘墮落去當吸血鬼,追求不應該有的永恆青春。」

「我已經接受過懲罰了。」羅斯聳肩,「我熬過來,並且沒有死。叛亂是你們的問題了,不是我的。」

「你手上沾了太多吸血鬼的血了,他們的同黨不會饒過你。」亞格說。

「那就讓他們來啊。」羅斯一臉的不在乎。

「…若是蘭來了呢?」

羅斯的表情空白了一下,他看看我,笑了笑,「我不會等死。不然待霄怎麼辦?」

「你真的有病,羅斯。」亞格搖了搖頭。

我還是竭盡所能的壓到亞格告辭才發作。我並不是那麼擅長潑婦罵街給人看的傢伙。

「…你拖我下水!羅斯!」我對他吼,「明明我可以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又不必用中文交談!」

「對,我拖妳下水。」他坦然的承認,「我就是要讓亞格知道,我在妳面前沒有任何祕密,我很重視妳。萬一妳出了任何意外,我都可能會抓狂,而血族想處決我可能要派一整個劊子手小隊來才行。」

「…你問過我沒有啊!?」我的天啊…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你有什麼權利隨便處置我的人生?」

「妳真的活著嗎?」羅斯反問,「躲在這個屋子裡,斷絕所有人際關係,這樣真的叫做活著嗎?」

他的話,深深的刺傷我。「…這輪不到你決定。這是我自己選擇的。你是我的誰?憑什麼這麼做?」我對著他大吼,覺得摀著的傷痕又汨汨的流出血。

我的確覺得我已經死了。我根本不是活著,僅僅是有呼吸和心跳。我常常寂寞到要發狂,但又要裝作不在意。卻又膽小到不敢自殺。

人活著不是只有飽暖就夠了。還需要情感的交流與慰藉。但看看我,看看我。我已經被摧毀殆盡。我再也沒辦法相信任何人,只想竭盡所能的將所有人都推出我心房以外,避免未來被最親密的人所傷。

我是膽小鬼。我是已經死掉的膽小鬼。將臉埋在掌心,我咬緊牙關,眼睛乾涸,痛苦得流不出眼淚。

「…我跟妳在一起,感覺很舒服。」羅斯掰著我的手指,「我不要看妳在我面前斷氣。所以我要把妳拖下水,因為已經來不及了。」

「羅斯你混帳!」我抬頭嘶聲。

「好啦。」他看著我的臉,深深嘆息。「除了妳的臉…我真的都很喜歡。」

我一拳揍在他鼻子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