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與我 之七(一)

之七 太陽神的咀咒

足足療養了半年,我才算是可以自理起居。但我依舊手腳不太靈光,中風造成的影響遠比我想像的嚴重多了。

我坐不久,也站不久。為了方便療養,我們搬去台北市昂貴的所謂豪宅。因為還要跟醫療人員以及羅斯的部下一起住,還有兩三個人類的守衛。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太懂為了什麼,但有時候羅斯會出門好幾天,回來的時候會有交通工具特有的氣味。

來探望我的吸血鬼朋友都要接受嚴密的盤查,而且我們說話的時候,都會有守衛。連何老師都言語閃爍,只挑一些不要緊的講,隨著我日漸康復,話題越來越單一。

後來他們甚至不來了。

中風一年後,我覺得我已經完全康復了,但羅斯出差的機會越來越多,卻不准我去上班。連我要求網路都要求到快抓狂,他才勉強給我。我的身邊總會有人陪伴,連醫療人員都在嚴密的監視之下。

抗議好幾次,羅斯只會緊緊抱著我,說他無法承受失去我的後果。

「…我跟戰爭沒關係。」我審視著他疲憊憂傷的臉孔。

「這不是妳我能決定的。」羅斯吐了一口大氣,「戰況不太樂觀…但妳在此是安全的。」

他不告訴我更多,事實上我也沒追問。但我感到強烈的不妙,因為我的帳密已經登不進吸血鬼的討論區了。

直到有一天下午,我接到了一份「遺產」。記得那個迷人的V友協會會長嗎?她死了。誰也不告訴我她的死因,但據說生前她就寫好遺囑,把自己的身後物分配好了…連我都有。

除了何老師,她是和我最親近的朋友。我們交換過msn,而我的msn名單只有三個人。何老師、她,還有胡常月。

她說,活了三百五十年,她已經忘記最初的正式名字。但她記得母親都叫她艾兒…AL。

近百年來,她都在研究歷史。她說過想要客觀的書寫人類、吸血鬼和血族的歷史。我和她很親近就是因為我對歷史也很感興趣,而她希望了解人類觀點。因為她距離生為人類的時代已經太久了。

怎麼可能?她雖然性格溫和,但她可是三百五十歲的吸血鬼,甚至是有能力轉化的。什麼人可以殺得了她?更何況她早就是「素食者」,靠血漿度日,埋首於歷史之中,根本沒有跟人結怨的機會。

她留了一條古典的手鍊給我,說「紀念我倆跨越所有種族的友誼」。

握著手鍊,我不斷的哭。我的人際關係糟糕到這種地步,失去一個就宛如失去親人。但眼淚落在紫水晶的手鍊上時,紫水晶裡頭浮現了幾個字母。

她是想要告訴我什麼?

我跟她的關連,只有msn,還有那個討論區。我試了一夜,終於確定了。

事實上,這是一個密碼。她msn和討論區的密碼都是同一個。當我試著登入她的msn的時候,同時也找到她的e-mail信箱,有封沒有寄出去的信,是寫給我的。

她在某個東西,藏了她畢生的心血結晶。要怎麼處理,由我這個中立的人類來決定。

這東西,早就交給我了。我的生日時,她送了一對小石獅給我。但我從來沒想過去摸摸獅子的嘴裡。我在母獅的嘴裡,找到一個隨身碟。

不過艾兒真的高估我了。我連英文都那麼破,何況其他文字。我瞪著我看不懂的文字發呆,憂心忡忡的把隨身碟又放回去。

戰火已經燒到眼前了嗎?

我用艾兒的帳密登入討論區,卻和我一年前看到的截然不同。原本獨立軍和官方吸血鬼之間,還有一群理性而廣大的中立吸血鬼。但這個原本自由、容忍異見的討論區,宛然成了狂熱獨立軍的一言堂。

他們吹噓種種暗殺的「戰果」,威脅要消滅所有意見不同的人。用可以站在太陽底下誘惑原本只能行走暗夜的所有吸血鬼。

只要消滅血族,他們就可以坦然的站在太陽底下,而且成為這個世界的主人,再無其他畏懼。

但我無法查下去,因為網路中斷了。羅斯的部屬答應我要找中華電信來修復,但再也沒有修復過了。

***

或許人類不了解,陽光對吸血鬼是多麼強大的誘惑,雖然如此致命。

但行走暗夜的吸血鬼,生前都是人類。對陽光的記憶並不會隨著記憶而日漸模糊,反而因為渴求而不得越發清晰。吸血鬼最大的死因並非死於獵人或其他天敵,日光的渴求高於血的需要時,常常誘使他們走入晨光中,甘願自焚成灰燼。

若有人承諾他們可以在日光下行走,沒有什麼吸血鬼可以抗拒。

人類不明白,血族大約也不明白。但我明白,非常明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