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與我 之七(四)

原來死亡是不斷的往下墜落。

在非常遙遠的地方,我聽到羅斯悲絕的嘶吼。我甚至知道他非常輕柔的擁抱我,替我淨身,和試圖接攏我所有的骨折。

他實現他的承諾了。

【Google★廣告贊助】

還不錯,這一生。真有一些什麼可以回味的。我愛上一個白目血族,而他也愛我…真好。

但離開他…我已經不會跳的心臟卻感到劇烈的疼痛。應該開始腐朽的眼眶卻滲出淚。不捨還是得捨啊,親愛的你。

生命不過是虛幻的夢境。

但我的墜落卻終止了。

許多手,許許多多的手,抓住了我。而這些手,每一雙我都認識。那雙塗了正紅蔻丹的,是一個家暴逝者的手。我認得,因為她有片指甲損毀得太厲害了,我設法用了片假指甲黏上去,但入殮時碰歪了,卻不給我時間重弄。

老人的手,小孩的手,女人的手,粗糙的、細緻的,我握過的,逝者的手。我一直都是,他們第一個哀悼者。

啊,還有幾個損毀到無可修補,我替他們戴上手套的。他們抓住了我,不讓我繼續墜落。一點一點的,我無法動彈的被往上抬。被逝者構成的,手的海洋。

直到被納入一個極為狹小的東西裡面…好一會兒我才知道是,我的屍體。

後來的事情,我就不太記得了。我清醒過來有記憶的是,陽光閃爍,而蒼白的月隨侍在側。

白晝之月。

如此虛幻、不應該的存在。但月就在那兒,就像我,正蹲在我的墓碑之前…

我在這兒。

指頭有著木屑和泥土,而我的墳墓被破壞了。我唇裡有著虎牙,異常乾渴,喉嚨幾乎要焚燒起來。

吸血鬼和血族的食慾和性慾都綁在一起,我想我明白那種感覺了。

我只渴求羅斯的血。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受這個事實,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

我成了吸血鬼。

(血族與我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