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族與我 之一(五)

羅斯最後拉了拉我的頭髮(之前還在我手臂咬了一口),很瀟灑的揮揮手,走出我的公寓,我猜也走出我的生命。

當然是很特別的一次邂逅,不過當天我冒著被搶的風險,跑去韓國商店買了蘋果和花,實在訂不到香,所以我買了一個香精燈聊表心意,遙祭靈驗的自由女神。

因為我腦袋還在脖子上面,才可以安全的回憶這段不平凡的經過。飲水總是要思源的。

【Google★廣告贊助】

但就這樣。我相信他不會再回來,畢竟我們生命的交集是因為偶然,他的傷好了,我付出很多血換他的傾聽,兩不相欠。

至於自由女神給我的十八個笑筊,我決定置之不理。

我不是美女,若我有驚人的美貌說不定還斷不掉這種孽緣。但我不是,我甚至沒什麼特別之處。我前夫會對我感興趣,是因為我單純、看起來容易控制。大學剛畢業的女孩子,還很愛美,我那幾年幾乎沒有吃飽飯的記憶,身材完全是餓出來的。

任何一個願意餓到幾乎斷氣的女孩子都能保有那種身材,但漂亮的身材、精緻的裝扮,並不能讓我遠離被毆打的命運,也不保證幸福快樂。

羅斯走了以後,我終於正式面對這段。那真不是什麼好受的記憶。我之後會覺得在紐約隱居的生活很棒,或許就是因為我對人類的信賴全面崩潰所致。很多相干或不相干的,男人或女人,老愛問我,「妳是做了什麼導致他那樣?」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對吧?

當時我真的很憤怒沮喪,但現在可以釋懷了。人類有許多相異之處,但也有許多地方驚人的相似。你相信嗎?五十年前打老婆還是男子氣概的表徵,中西文化都一樣。

人類,我是說接受文明洗禮的人類,對這種無能為力的暴行毫無辦法,一定要找個合理而且讓自己安心的理由,好保證自己(即使是自我安慰)不會有相同的處境,不管成為加害者或受害者。

為了讓受害者閉嘴,別再說出更多殘酷,就只好說,「妳一定也有什麼責任,不然不會遭遇到如此慘酷的待遇。」

脆弱的人類。

可能是,我終於可以對人毫無保留的訴說(即使對象是個吸血鬼…好啦,血族),我也終於能夠看清楚、並且體諒。

但我不想原諒真的。其實那些人也不希罕我的原諒,沒有人受到損失。

也可能是,我這樣孤絕的生活了一整年,唯一足以相伴的人只有自己,所以我深刻的觀察自己,並且以己推人,所以我對「人」的推理能力也變好了。

所以我相信羅斯不會回來了。他會對我另眼看待,我猜是在香港的某人所致。

他第一次對我說話,說,「傻女,我會說中文。」

我也看周星馳的電影,有時候只找得到粵語版。「傻女」是廣東話。在我看來,血族可能是進化過程太過超前的突變人類,基本上是沒差很多的。一個男人,會在什麼狀況下喊另一個女人「傻女」?

能讓他這樣高傲的血族會去學中文,而且還講得很溜,我想是個才貌兼具,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子。照他那樣憐惜又懷念的傾聽我的倒楣,我猜那個女子也有相類似的遭遇。

很純粹的移情作用。

但看看我,看看現在的我。自從我決定不再挨餓以後,我身高減體重剛剛好一百。一年多沒再碰過任何化妝品。我常覺得我連人的標準都勾不上了,還想抵達女人的標準?

想太多了。

這是現實生活,不是羅曼史小說。更何況,我前夫就是個帥哥。我現在看到任何帥哥的第一反應是想把他摔出我三尺之外,要不是我打不過羅斯,大概他會被我踹出大門。

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真的。我看影集、電影,寫寫書法,最近重拾畫筆試著畫武俠漫畫。我不用為生活發愁,不用擔心賣不賣得出去。我貼在部落格上,漸漸有些讀者,精工細刻自己愛做的事情,我比太多人都幸福了。

或許十年二十年後,我會覺得這種生活不能滿足我了,那也是以後的事情。

現在我沒有心情去面對人群…我還沒準備好。

可以體諒那些無心的傷害,但我還沒準備好承受另一些新的傷害。

羅斯說得對,我的膽子沒有兔子那麼大。

但我真不該忽視自由女神那十八個笑筊的。

我更不該覺得住在十樓就很高,或者相信事實上一點都不可靠的窗鎖。而且我終於了解到,血族男人跟人類男人相差甚遠,差得最遠的就是會緬懷個沒完沒了。

被咬脖子痛到驚醒,而且那個大塊頭就壓在身上,並不是什麼美好的經驗。

「住手,住手!」我的兩隻手都被抓住,羅斯氣急敗壞的聲音讓我驚醒,「別把我的眼睛挖出來!」

…我以為我永遠不用看到他了!

「你為什麼三更半夜跑來當採花賊?」我嘶聲罵著。

我不該用太深的辭彙,他追問了十分鐘什麼叫做「採花賊」,這白癡血族。

「我不是!」他抗議了,「我是來…怎麼說?那個怎麼講?buffet?」

「…自助餐?!」我整個光火了,「你把我當成自助餐?!」

他聳了聳肩,英俊的臉孔充滿了理所當然。「這是合理交換,我當妳的心理醫生。」

「…你去死吧!」我拼命掙扎,「這次我一定要挖出你的眼睛!」

「不要動,」他含毒似的甜嗓,「待霄,別動。不會痛的,很快…」

騙鬼啦!誰說不會痛?剛刺下去的瞬間痛死了啦!但我中了他兩光的半套催眠術,只能不斷咒罵的讓他取用「自助餐」。吃完還意猶未盡的舔半天。

絕望的看著窗外的自由女神,她根本沒有庇佑紐約市民嘛!

這個時候,我非常想念媽祖娘娘。

(之一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