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十一

其實成軍第一天的時候,雨弓只是個別談話了一會兒,就宣佈各自活動,而且下線了。

他還是改不掉老習慣,喜歡把所有的資料彙總,然後一遍遍的看比賽影片,仔細分析,然後找出缺失和難得的亮點。

這三個幾乎都是輔助或坦…「詩人」春花秋月,「阿普沙拉斯」開心心,「千目」啦啦啦。

【Google★廣告贊助】

…坦白說,取名字真的很重要。詩人的名字就算了,其他兩個人是怎樣…?你讓主播和賽評提到你名字的時候,心裡不會一陣無言嗎?

涅盤狂殺的團體賽,其實就是遊戲群相雷同的公會戰。只是規模更迷你,各自的主廳和城門比較簡易而已。最後目的還是破壞靈魂熔爐,只是為了電競的可看性,免除了固守的時間罷了。

兩主城間只有一條道路,當然,走道路是行軍最快的方法,但是大部分的人都會捨棄這條便捷的大道…太容易被埋伏襲殺,尤其同隊只有五個人而已。如何進攻防守,都有千變萬化的組合。而穿越叢林卻是件危機四伏的事情,裡頭有許多怪物遊蕩,固然可以襲殺怪物取得增益狀態,但是若是被敵方逮到,些微失誤可能導致滅團或戰敗。

所以遠偵技能或遠偵道具變得不可或缺…武力值貧弱卻高血量的「千目」會在這隊伍,應該就是為了他的遠偵技能吧?

這是個很保守的組合啊…而且是非常明顯的三保二。這三個小朋友坦白說,就是熟手--玩得很熟。但連能手都算不上。

他們兩個前主力攻擊手都是法系,的確比這三個平庸的小朋友強很多,幾乎算高手了。

但這樣保守的組合還是很有發揮的空間的。還別說,雖然這樣保守組合已經很老梗了,但老梗能夠歷久不衰,一組永久遠,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在。

之前只是粗略看過,現在仔細研究,果然如此。問題就在這兩個主力身上。三個小朋友平庸歸平庸,倒是穩扎穩打…就他們組合和能力來說,這也是最好的應對。

但輸出主力卻總是在會戰時暴衝,還是兩個不同方向的暴衝,結果其他隊友只能慌亂設法保人,陣型大亂,身為坦的千目先倒,先失去遠偵的視野,然後半坦的詩人再倒,增益效果和坦都沒了。皮薄的阿普沙拉斯早在混戰中身亡,連最後保命的補師都香消玉殞。

那兩個罪魁禍首的暴衝主力,卻頂多能把人打掉半血,各打各的,最後在隊友陣亡後,也難逃慘死的命運。

果然沒有技術也沒有戰術啊。

這樣保守的防禦型組合,卻搭配他們倆個刺客型攻擊手…其實不太好。魔劍只算半個遠程,主要輸出還是近戰。小望日麼…則是個真正的刺客,徹底的近戰。

…如果是很久以前的他,大概會破口大罵全是垃圾,然後拒絕出戰吧?

只是人都是會改變的。

現在他只覺得,這樣的組合挺有趣的。說不定…能夠別開生面、一鳴驚人。

雨弓是個大膽到有點異想天開的傢伙。這是望日唯一的感想。

就攻擊力而言,我方明顯偏弱,但他卻要望日隱匿尾隨,領著三個隊友直接從大道直奔對方主城,連留個人看家都沒有。

他對望日唯一的要求就是,絕對不能輸,最少要帶走一個。他和三個隊友只管暈眩混亂一下追兵,最多只讓阿普沙拉斯給她上個回血技能,就扔下她繼續急行軍。

在他們逼近敵方主城時,還在叢林跋涉的敵方才醒悟過來,急急的回防。但卻被從陰影突襲而出的望日瞬間收去一條生命,總是讓她殘血逃脫。

但敵方的行軍卻因此遭遇到很大的困難。數次追上雨弓的隊伍,卻被暈眩混亂,連開戰都不跟他們開戰,而是留下補滿血的望日和剩下的人糾纏,一個不當心又是一條命沒了。

涅盤狂殺的團體賽的重生點不在主城內,而是城外的墓地,距離主城有段距離。敵方醒悟到自己的錯誤,緊急傳送回主城。但是復活在城外墓地的兩個人卻陷入尷尬的情勢。

但畢竟是上周的周冠軍,被這種不正規打法一下打蒙了,卻很快的反應過來。真正有威脅性的就是兩個主力刺客,而攻打城門時,曝露的刺客並沒有優勢。這時候裡應外合,己方的總攻擊力遠高於對方,只要秒掉魔劍和刺客,對方就是沒牙的病貓了。

他們的想法挺正確的,理論上來說也應該毫無懸念。只是沒想到雨弓的隊伍相反的收起獠牙,魔劍能隱匿,刺客可以藏於陰影之中。而身為血牛和半血牛的千目與詩人,在阿普沙拉斯的高補血量加成下,熬過第一波攻擊。

當所有的大招都打在主坦和副坦的身上,卻沒有任何人死亡,其實是個不妙的消息。這表示,他們所有技能都在冷卻時間裡,短時間內除了普通攻擊沒有其他能力。

現身的魔劍和刺客聯手,像是綻放了死神的蓮花,飛快的收割了敵方所有的生命。在敵方在墓地等待復活的時候,已經擊破了城門,攻進主廳,破壞了靈魂熔爐。

血量和魔量都抵達一個極度危險的低點,雨弓甚至只剩六十八滴血,阿普沙拉斯所有的魔量已經完全乾涸。但全體存活,並且一股作氣的一波到底,獲得這場接近不可思議,逸脫常規的戰役。

「攻擊是最好的防禦。」雨弓淡淡的笑,睥睨得接近傲慢,「但只會攻擊卻不懂何時該防禦,就只是莽夫而已。」他點了點自己的太陽穴,「那些小鬼的大腦結構跟我是沒得比的。」

…這表情,真是徹徹底底的自戀狂叔叔。

「是,是。」疲倦的望日撐著臉,「但這招下次就不靈了…我打賭以後道路上充滿殺手…路很長,兩旁的草很密。千目再厲害,也沒辦法透視障礙物…」

草叢岩石視同障礙物,遠偵技能是無法穿透的。

「小望日。」雨弓按了按她的頭,「真沒想到妳的大腦結構也如此單純。果然還是小孩…」

望日一把推開他的手,「我也沒想到你選擇性失聰嚴重到這種地步!告訴你一萬次有了,我成年很久很久很久了!」

雨弓笑而不語…但表情卻很欠揍。像是在說「小孩子就愛裝大人我能理解」那種欠揍法。

望日的臉都青了。她有股深沈的衝動,想要把眼前這個自戀又自大兼耳朵有毛病的水仙花叔叔,大卸三十六塊,拼都別想拼起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