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十六

等雨弓因為鎮靜劑而含笑睡去,望日讓主治大夫留下來,談了好一會兒。

剛送來時是緊急急診,急診室大夫對這個病人不熟,非常危急,病歷原本的連絡人電話又已經非本人了,救護隊才會搜索雨弓的手機,導致只能連絡望日的烏龍。

【Google★廣告贊助】

但之後趕來的主治大夫就跟雨弓很熟,知道他的狀況。對於這個獨居到接近自閉的病人,會有人來探望和關心,感到訝異和欣慰,但又有一點兒擔心。

所以他將望日叫住,含蓄的表達了雨弓的病情。

…拜託。我不是雨弓那自戀狂的女朋友,更不可能跟他結婚好嗎?這種家族遺傳病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家族遺傳病。

原來雨弓的病是因為基因遺傳病的高危險群…父母雙方的直系血親都有因為白血病過世的記錄。只是婚前檢查沒有發現到,直到父母相繼過世,他也跟著發病,才發覺是這樣的緣故。

據說他發病的時候,才二十二歲,已經有八年病史了。

他還沒抵達法律強制規定不能結婚的標準,主治大夫只能規勸,才會跟她這個應該不相關的陌生人「閒聊」。

那天望日請假,心情非常不平靜。什麼事情都做不了,雨弓蒼白無助的臉孔一直在她腦海裡盤旋。

更重要的是,她對「周儒彥」這個名字有很稀薄的印象。

應該在什麼地方看過…不然這麼大眾的名字不會讓她留下淡淡的記憶…

她打開電腦,搜尋「周儒彥」。原本只是抱著僥倖的心理,搜尋結果卻有好幾十頁。

是了,沒錯。周儒彥。但他最有名的卻是他的ID,skywalk。

華雪的曼珠沙華遊戲群可能涵蓋了大部分的華人,但是在歐美,真正佔大宗並且電競環境最成熟的,卻是以魔戒為基本背景,連名字都叫做「The Lord of theRings」的全息網路遊戲。

這個中文翻譯成魔戒的全息網遊,野心很大,兼顧了角色扮演(RPG)和DOTA競技。某些骨灰級老玩家戲稱,這根本就是「哇~大聲笑」。就是曾經風靡一時的WOW加上LOL。

但不可諱言,當時就是「TLOTR」開啟了全息網遊的電競風潮,那時她才小六,根本沒玩過全息網遊,還是跟同樣沒玩過的同學熱切的討論昨晚的比賽。

skywalk就是在那時候崛起的。成名很早,在天梯個人賽排行幾乎常駐第一,其他人爭奪第二就好了。但TLOTR真正注重的是團體賽的排名,這才是電競的根本。

但skywalk所在的戰隊依舊獨佔鰲頭。

理論上來說,既然skywalk不但是華人,還是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應該有眾多台灣粉絲才對。事實上卻不是如此。

總之,他強得爆炸,但也一直都是個爭議性人物,黑得更爆炸。十六歲就在TLOTR戰無不勝,卻遲到二十一歲才得到站在國際舞台的機會。

雖然只拿到第二名,但當選了鑽石MVP。然後…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如流星般出現,卻也如流星般消失。

望日只瀏覽了搜尋頁面簡短的介紹,就勾起遙遠的記憶。那時她還小,更因為文字的魅力而著魔,不那麼關切電競賽了。知道skywalk很黑,知道他沒有戰隊想收,也知道他終於大放異彩…也是那時候知道了他的名字。

畢竟那時候大街小巷都在播這條新聞,明明他們那隊只有他一個台灣人,卻被說成台灣之光,模範青年似的。

之前爆炸性的黑和爭議,突然都搞定了。

但為什麼黑,是怎樣的爭議,她完全不清楚。或許只要點下某個搜尋結果,她就會明白了…

望日坐了很久,卻遲遲沒有按下滑鼠。

最後她關掉了分頁。另外搜尋白血病是怎麼回事,到底能不能治癒。

那晚她上線的時候,啦啦啦和春花秋月嘰哩呱啦的抱怨,卻掩不住強烈的得意,連開心心都笑得很開心。

「隊長哩?」啦啦啦終於講到滿足了,好奇的張望。他還等著要把獎盃拿給隊長呢。

望日默然了一會兒,淡淡的說,「他病了。」

突然所有的人都安靜下來,瞪大眼睛,看得望日一整個毛骨悚然。

「…幹嘛?」她有不妙的預感。

「原來…我就說嘛!為什麼隊長和副隊長默契這麼好~原來啊原來…」春花秋月比得了冠軍還興奮。

「…從來沒有什麼默契。」望日的聲調冷了。

「隊長不要緊吧?」開心心有點擔憂,又笑得很可愛,「不過有副隊長照顧,應該…」

「我並不用照顧他!」望日的聲音拔尖了。

「低調是王道嘛,我懂我懂。」啦啦啦點點頭,「不過坦白才是正道嘛。透露點兒副隊長,你們…交往多久了?」

…若不是修羅殿禁殺,這三個傢伙的腦袋早就不在自己脖子上了。

所以她扔下那群喋喋不休、不知死活的傢伙,去刷卡排個人競技了。既然虐殺三小白隊友不可能…那就虐殺競技對手吧。

不但怒氣可以得到相當程度的紓解,還可以賺點積分和貨幣,怎麼說都比較划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