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十七

望日對自己很生氣。

原本她的生活非常規律,對夢境系統的切合度也是超乎一般人的上標,把遊戲和現實搞混,對她而言,非常不可思議和難以理解。

她在電腦補習班上的是日班,朝九晚五。和男朋友分手後,她一直保持著補習班←→家裡如此單純的路線。最多最多,就是下班順便去黃昏市場買菜,而且非常乾脆俐落買完就走,從不跟人殺價。

【Google★廣告贊助】

但雨弓送急診的第二天,她如常上班,卻有些浮躁。下班走到捷運站,明明她的班車來了,她卻站著不動,直到班車又走了。

該死。該死的。從來、從來都不關我的事情!那個水仙花自戀狂甚至跟我不熟!

她最生氣的就是這個。腳不聽使喚的,走到另一個月台,搭往醫院的捷運。

站在雨弓的病房門口,她很鬱悶。為什麼我在這裡?來探病?兩手空空的來?

但她還是按下門把,繃著臉走進了病房。

雨弓半臥著翻雜誌,看到她卻沒有驚訝的表情。「嘖。都病得這麼憔悴了,還是太天生麗質。我這樣的男人,簡直是罪過的化身…」

「你就繼續自戀吧!」驚覺這裡是醫院,望日勉強壓抑住繼續怒吼的衝動,將臉一別,「那個,感覺好些沒有?」

「死不了。」雨弓懶洋洋的回答,「發現得早,來得及服藥和化療。年輕人體力好,撐得住。不錯了,現在的化療。聽說上個世紀化療還會掉頭髮什麼的…我頭型不夠好,光頭太扣分了。」

「…命要緊還是頭髮要緊啊?!」

雨弓回答的堅定,並且理所當然,「頭髮。」

望日發現,唯一可以三言兩語讓她暴跳如雷的,只有眼前這個水仙花自戀狂。

想嗆他兩聲,卻看到雨弓覺得很重要的頭髮,已經半為銀了。

…他才三十歲。人生才開始。雖然說,這個年紀當電競選手有點大了,但應該會有無數的隊伍想聘他當教練。他實在厲害得不像人類了。

在人生最巔峰的時候,卻被病魔硬拖入深淵…完全沒有得救的可能。是,白血病本身已經可以控制了。但也僅僅是控制而已,還得忍受藥物和化療的強烈副作用。

雨弓發病的時候還年輕,體力好,撐得住藥物和化療的霸道,大約可以活到一般人的平均壽命,卻必須這樣虛弱的纏綿病榻,勞心或勞力都是不允許的。

幾場業餘賽,就讓他直接送急診了。

「小望日,別這樣。」雨弓睥睨的看她,「『同情』最傷男人的自尊了,何況我這樣厲害的叔叔。」

「你、你又沒有什麼值得同情的!」望日羞怒,「就、就生病嘛!人吃五穀雜糧誰不生病的?!白血病又不是絕症,早點發現好好治療的話…」

雨弓有些好笑的看她。年紀都白長了。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毫無防備的。

真不該這麼愛逗她…甚至不該跟她有交集。原本她對誰都有強烈的戒心…這樣多好。

但就像是…看到年少的自己。更憤怒但也更冷暴力。憤怒沒有讓她沖昏頭,不像那時衝動口不擇言、肆無忌憚的自己。

就是…沒辦法放著不管。那樣有才華,值得呵護愛惜。

真不該這樣。

「妳功課一向做得很好。」雨弓垂下眼簾,「十九個基本職業,無數二轉,妳都會去尋找應對的答案。妳是很少見的,能徹底執行的理論派。」話鋒一轉,雨弓抬眼看她,微微冷笑,「哼哼哼,妳不只查了白血病,應該也知道我就是skywalk吧?」

望日語塞。她真的很懷疑雨弓的大腦結構是怎麼長的,優化得太過頭,聞一知十的…不,簡直是神棍,未卜先知。

她只知道像這樣的人,就三國演義的諸葛孔明。但這樣的人往往早死…大概就是心眼玩太多,把自己玩死了。

「…知道這個人。」發現站到腿酸,她乾脆坐到雨弓床邊的椅子上。

「那不是個好人…我猜妳也應該搜尋得到無數資料吧。」

「我不知道。」望日將頭一別,「我是搜尋了,但我沒點進去看。」

雨弓研究似的看了她一會兒。沒點進去看?

「那我告訴妳好了。」雨弓的語調很淡,「skywalk男女關係複雜,狂妄自大,還…」

「我不要知道這個!」望日打斷了他,「我不認識skywalk,我認識的是水仙花自戀狂,很愛自稱叔叔壓人輩分的雨弓!網路上說他啥不關我的事情…」

望日頓住了。對,所以她沒點進去看任何一則八卦。光看搜尋結果的簡短介紹就似乎很有看頭。

「妳該看看的。」雨弓更淡的說。

深深吸了一口氣,望日勉強把莫名冒出來的怒意壓回去。「我有自己的眼睛可以看,有耳朵可以聽,有大腦可以分辨是非善惡…為什麼我要相信那些說話不必負責任、只會躲在螢幕後面造謠生事的傢伙說長道短?

「再說一次,我不認識skywalk,我只認識雨弓。雖然雨弓是個無藥可救、驕傲自大的自戀狂,但也是我所僅見最厲害的高手和隊長!敢對雨弓背後說長道短的傢伙都給我站出來,看我砍死他!」

一室寂靜。

即使是向來淡定、智珠在握的雨弓,也被望日的激烈發言震懾住了,竟一時想不出該說什麼。

望日則是覺得很丟臉、異常丟臉。至於丟臉什麼…她自己也還沒有明白。她只知道自己的臉孔好像在燃燒,耳朵燙得有些發軟。

「我、我走了。」她故作鎮定的站起來,「好、好好養病…」盡量平靜的走出病房。

進出電梯時,她還能勉強維持正常的走路速度。等出了醫院,越走越快,到最後幾乎是小跑步的奔進捷運站。

我在幹嘛?我到底在幹嘛啊~~

她那天沒上涅盤狂殺,失眠了一整夜,只好狂看小說。第二天帶著充滿血絲的雙眼去補習班。

下班她很堅定的直接回家,做了晚飯自己吃,卻食不下箸。

聽說…白血病的化療和藥物都有嚴重副作用,病人會失去食慾,吃飯變成一件痛苦的事情。很多患者不是死於已經控制住的白血病,而是死於長期的營養不良,導致免疫系統失效,被趁機入侵的任何小病奪去性命。

最後她還是狼吞虎嚥的吃完晚餐…然後又做了一份。白血病患者該忌口的食物她都有注意到了…只希望資料沒有錯誤吧。

深深吸口氣,她提著食盒,悶悶的走路去搭捷運。

站在通往醫院的捷運月台,她憂鬱糾結的幾乎哭出來,完全不明白自己在做啥。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