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

雖然打造長槍對她來說比呼吸還簡單,可惜礦石還是得親自去採…在涅盤狂殺,只要是行走都是極度危險的事情,採礦石不但不例外,還廝殺得更激烈。

望日真覺得為了塊破石頭打得死去活來很愚蠢,但其他人樂此不疲,她也只好從眾。明明是她先揮十字鎬採礦的,結果三撥人撲上來準備來個殺人發財兼賺礦石。

【Google★廣告贊助】

的確礦石很值錢,但也沒必要三撥人一起上吧?

她一矮身,先避掉大部分的攻擊,揮出十字鎬命中那個威力強大卻皮薄餡美的法系,秒殺。

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以為她拿著採礦工具就沒有攻擊力那就錯了。人麼,都是會成長的…大部分有帶腦袋出門的人是這樣。但是奇怪的是,許多立志當強盜的,腦殼裡除了熱血和殺人,啥都沒有裝,是一件很神祕的事情。

她被殺過幾次就知道要把十字鎬升級成超高傷秒殺型兇器,許多當大劍師的鐵匠只會上論壇抱怨,毫無建設性。

明明知道這是殺人無罪搶劫有理的鬼地方,還指望仁義道德?別傻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望日的原則,但有人犯到她…就該承擔該有的後果。

當強盜也是有風險的孩子。不是人多就能搶得愉快,搶到不該搶的…你會理解鐵板的厚度和不可侵犯。

她輕靈如風的在諸強盜間穿梭,完全把刺客的如鬼似魅演繹到極致。將十字鎬揮舞得像戰斧一樣,中間還穿插了無數飛鏢和暗器,當最後一個人想逃脫的時候,她的十字鎬突然如脫韁野馬般飛出,中間嘩啦啦的飛出一長串的鐵鍊,硬把那個逃出生天的強盜抓回來,另一手翻出匕首,瞬間割喉。

三撥人馬總計十一個人,全體躺平。不甘願的看著幾乎空血的望日慢條斯理的把礦採個精光,收穫了所有掉落的裝備。在援軍到來之前,這個大劍師刺客已經縱狂風而去了。

收穫還真不錯。望日檢視著這十一個強盜掉落的裝備,當中還有把貴得能把人眼珠子掉出來的「納迦之牙」。這可是目前最高等級的副本極低機率掉落的神器…是說有這把神兵還能打輸她真不簡單。

搶人呢,抵觸她的道德觀,不屑為之。但是反搶劫是合理自衛,收穫是嬌弱的她受到驚嚇的精神賠償,她收得很心安理得,毫無愧色。

一個好刺客需要一把好匕首。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再適合也沒有了。

但是俗話說得好,天上掉下來的通常是鳥糞,不會有禮物。這把納迦之牙的確給她帶來了些麻煩。

在修羅殿準備刷卡排決鬥的時候,突然被一大群人氣勢洶洶的圍上來。

「有事?」她拉低了覆面,有些困惑的問。

「把納迦之牙交出來!妳這強盜!」那群男人很兇的吼,一個花顏少女在一旁哭得好不可憐。

是啦,梨花帶淚我見猶憐…但這個花顏少女就是帶頭去打劫她的人啊。

「我有錄影。」望日淡淡的,「如果起爭議,大聲就能搞定?涅盤狂殺哪有這麼好混。」接著她就不想說什麼了,刷卡排決鬥,秒速消失在公主與騎士團的面前。

結果她把對手打得鼻青臉腫,最後只好求饒投降獲得一勝後,一回到修羅殿的決鬥議廳,公主和騎士團居然超有耐性的等在那兒,又圍上來吵鬧。

她開始有一點點煩了。第一次覺得修羅殿不能殺人的規則不合理。因為他們殺不過妳,可以嘴炮轟妳,還亦步亦趨、結成人牆的吵吵鬧鬧。

「給我一個必須歸還的理由。」她拉下覆面,強忍住打趴這群小草莓的衝動,「你們十一個人來打劫,三個方向衝過來,然後被我反殺。需要影片的話,我複製給你們。」

眾皆啞口。好一會兒,才有一個看起來比較斯文也罵得沒那麼難聽的男孩子出來說話,「她是小女孩…只是為了好玩。那把納迦之牙她真的很喜歡…」

「我幫你翻譯好了。」望日似笑非笑的,「因為她臉書的照片photoshop得很漂亮,RC上的語音很銷魂,所以公主什麼都是對的。你們幹嘛不帶她轉地獄之歌?就算現實吃不到,也可以在虛擬聞香一下…感情這麼好,當表兄弟還可以更拉近關係。」

「妳血口噴人!」「妳不要臉以為別人也不要臉?」「誰不知道妳的名次是靠跟人上床洗分洗出來的!…」

欣賞完公主與騎士團的暴跳如雷,她才慢騰騰的開口,「單挑。反正我是洗分的不是嗎?」

結果騎士團和公主開始模糊焦點轉移話題,她也覺得戲看夠了,轉身往自己的屋子走去,將門甩在公主與騎士團的臉上。

什麼時代都不缺這種敗類啊…虛擬更明顯。

就是這種小屁孩,害她超級討厭吃草莓。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