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

銷聲匿跡一個多月的雨弓,又出現在修羅殿時,引起一陣騷動。

只有那種不懂裝懂的酸民才會盲目的說「還不是靠十大高手」之類的屁話,對「涅盤狂殺」略窺門道的玩家才會對雨弓特別的詫異和注目。

【Google★廣告贊助】

和極盡華麗冷暴力的望日不同(雖然她自己沒感覺),雨弓很少有什麼極限操作和美技,而是異常平靜順滑的使用魔劍的所有技能,恰當而默契的支援極具爆發性的望日,並且冷靜的追殺敵人,絕對不會有什麼殘血逃脫的烏龍。

而且,他是隊長,所有的戰術和命令都由他所出,大局觀的判斷準確到幾乎百分之百。

比起成名已久的望日,除了曾經連勝進了個人排行榜的第四十九名,更神祕,完全沒有人知道他的任何過往。

就這樣突然冒出來,宛如巨大的彗星,橫過天際,用一種君臨的態度,沈默的降臨。

在這麼一個以殺戮為主旨,英雄崇拜至上的遊戲中,自然的,神祕到極點的高手雨弓,立刻躍升為新偶像。

但這個新偶像確拒絕密語、拒絕飛鴿傳書。據說只有雪山飛狐的隊友有權密語和寫信,其他人想都別想。

結果想職業戰隊挖角的、粉絲群,只能去修羅殿堵他。但結果都不太好,淚奔者眾。

有回望日撞見過一次,心情有那麼點複雜。雖然覺得這些人很煩,但被雨弓精神攻擊…她都不知道該不該同情這些可憐蟲了。

那是個很美的修羅女…雖然不到女神的地步,但也夠有名了。是很難得的不修圖、用自己容貌做基礎的美女。更難能可貴的是,她雖然不打個人排行,但在戰隊排行裡頭是前十名戰隊的主補,真的有實力的那種。

走近才發現他們在講話,雨弓已經看到她,進退不得,異常尷尬。

「…如果是雨弓,我可以喔。」那位主補大人吐氣如蘭,將纖纖玉指搭在雨弓的手背上。

雨弓連眼皮都不抬,「您的意思太深了,難以理解。」並且將她的手拿開。

主補大人似乎有些不滿,嘟著嘴,「人家的意思是…人家願意跟你。你們戰隊的主補太差了吧?不管是戰隊還是…只要是雨弓隊長…你的臉,是自己的臉吧?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雨弓終於抬眼看她,似笑非笑的,「哦?小圓小姐,貴戰隊的對戰影片我也研究過了。比起我們隊的阿普沙拉斯,您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說仙女星座到太陽就太失禮了,但大約是冥王星到太陽的距離。五十幾億公里而已,想必您在有生之年就能趕上。」

…太損人了。

「需要這樣嗎?」望日有些頭疼的看著淚奔遠去的主補大人,「不理她就好了,幹嘛這樣…」

「一勞永逸。不然在修羅殿不能動手,叔叔沒有那麼多美國時間應付這些閒著沒事幹的人。」他回頭看到望日還皺著眉,調侃的問,「小望日有沒有發現我沒微調,就是自己的長相?」

欸?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這、這不難看出來吧?滿大街帥到不自然的男修羅,你卻顯得比較平庸…」

「只是平庸?」雨弓露出有些邪惡的笑,「所以,妳覺得我現實中,長得如何?」

這簡直是廢話中的廢話。你想啊,人家調得要死要活,才把自己調得帥得慘絕人寰,你調都不用調就只是平庸…

「算、算帥了。」即使病得那麼憔悴,還是有種衰頹滄桑的帥氣。

雨弓瞥了她一眼,「品味不錯嘛。還看得出來叔叔帥不帥。」

…你這自戀狂、屬水仙的!

「男子以才為貌。」望日忿忿的轉頭,「那層臉皮根本就…」

「那就更糟啦…才貌雙全。蒼天不仁啊,叔叔情非得已的成了禍害女性的根源了…罪孽真是深重。」

望日從來不知道,在虛擬的全息遊戲裡,氣得肝疼會如此真實。

「…你到底要不要團練?」她的拳頭已經在披風下悄悄握緊。

「今天啦啦啦和春花秋月有事。開心心嘛…算了。我不喜歡欺負弱小。小望日來跟叔叔練練手吧。一個多月沒上,怕都生疏了。」

雨弓說得和藹可親,笑容如春風般和煦。望日的額頭卻悄悄的沁出冷汗,後背有點兒發涼。

誰要被虐前,總是會有這樣反應的。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