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一

慘電九場,名列排行榜前十大的望日,完敗。

果然排行榜什麼的,根本就沒有絲毫參考標準。累得只能坐在地上喘氣的望日,有些慘澹的想。

「小望日總是能讓叔叔感到驚奇。」雨弓撫著下巴,「進步的幅度總是大出叔叔意料之外。」

「結果還不是被你電假的?」望日沒好氣的回。

【Google★廣告贊助】

雨弓笑了。「叔叔曾是職業戰隊的主力,鑽石VIP。用一個頂端職業選手當標準…小望日對自己的要求也太高了吧?」他很驕傲自滿的揚頭,「妳只是忙於團練沒空去打個人排行而已,不然這個第一非妳不可。」

「維持住十大就好了。第一什麼的…沒有什麼意義,只代表更多的麻煩。」望日漫應,習慣性的低頭思索剛剛的戰鬥,回想什麼地方失誤,該怎麼反應和彌補。

因為她低著頭,所以沒有看到雨弓的眼神非常溫柔,有些欣慰、自傲,和惆悵。

該欣慰她曾有的挫折和悲慘嗎?但有的人只會拼命跌倒,卻從來沒想過為什麼跌倒。就像少年的他。望日的生活經歷很單純、平凡,但她卻會思考反省,雖然有點過度反應,但卻能看破許多虛偽的燦爛奪目。

記得住教訓的人,總是能走得最遠的人。

「妳不要跟叔叔比,」雨弓淡淡的提點,「叔叔從小學就是跆拳道校隊,國中還拿過全國盃冠軍。全息網路遊戲沒什麼,要不就比別人的大腦更發達,要不就比別人更懂如何協調四肢…或許妳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事實就是如此。

「在全息網遊裡,智商越高、運動神經越好的人越佔優。職業電競選手嘛,妳沒辦法想像在現實中要受到多嚴苛的體能訓練,就是為了在比賽中更能超常發揮。因為智力這一塊…大部分的年輕電競選手都無法要求,只能往體能發展了。」

望日聽呆了,「…為什麼?」

「我不知道。」雨弓坦白說,「但我猜,或許我們在睡眠中進入全息網遊,主管想像力和反應的大腦才是主角吧?不說有些人『身體比大腦聰明』嗎?其實我覺得,這只是大腦反應得過來,但意識跟不上而已。體能訓練就是促進這種極端的反應…大概吧。」

薄酒紅色的眼一揚,雨弓無比自信的抬頭,「所以打不過叔叔根本不用羞愧。像叔叔這樣高智商高武力、文武雙全的天才簡直是僅此一位別無分號。能跟叔叔周旋這麼久,已經足夠慘電許多職業級的高手了。」

…就算真的很厲害,有人自己這麼誇獎自己的嗎?!不愧是發病危通知書依舊不改自戀劣根性的水仙花叔叔!

等等。

她仍然保持在健身房體能訓練的習慣,可啦啦啦他們並沒有啊。雖然雨弓曾經淡淡的提起過,除了開心心乖乖去練了瑜珈,其他兩個大男生根本沒放在心上。

「…職業聯賽,還是不要參加吧?」望日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雨弓笑笑的看她,真是讓他改觀啊…對女人的看法。反應這麼機敏迅速…比少年的他還出色。

「出賽啊,當然要出賽。」雨弓交疊起纖長的雙手,浮出有些惡意的微笑,「再也沒有比慘敗更能讓人獲得更多的了。囉唆浪費口水不是我的風格…讓他們親自嚐嚐不聽話的後果吧。」

望日再次的懷疑雨弓的大腦構造到底是怎麼組成的,很有敲開他頭蓋骨看看的衝動。

果不其然,在眾所矚目的職業聯賽初戰,業餘賽大殺四方威風凜凜的雪山飛狐,被聯賽中最墊底的戰隊打了個稀爛。

雨弓和望日殺人無數,讓雙方人頭差距大到不能想像的地步。但這是五人團體賽,主坦副坦都輪流秒死,連補師都死得比他們少。既打不破對方的大門,又無力防守自家大門,雨弓的戰術再算無遺策,反應不及、執行不到位,還是沒有用的。

望日倒不覺得怎麼樣…她早經歷過這一段。記得嗎?她遠遊歸來後,為了成為真正的刺客,一路輸到出百名外,之後才又打回來。而且她對網路有種強烈莫名的戒心,根本不會去看論壇。

勝負這種東西,沒啥。只是給自己一個修正補強的經驗。

開心心雖然有點難過,她不敢問雨弓,只是追著望日問,然後認真看比賽影片,仔細找自己失誤的地方,也沒有過激反應。

但啦啦啦和春花秋月卻受到很大的打擊。太多的冷嘲熱諷和「不自量力」、「累贅」、「換人才有救」的種種惡評,讓他們連頭都抬不起來。

他們畢竟是男生,還是自尊心很高的大男生。遭受這麼大的打擊,難免會萌生退意。

「哦?」雨弓淡淡的瞟他們一眼,「原來,你們的覺悟就這麼淺?難怪台灣隊伍老讓人說是第九流。」

春花秋月立刻暴怒,「什麼第九流?!那是我們太廢…換有實力一點的不好嗎?!反、反正我們就是…」

「廢物垃圾?兩個渣坦?」雨弓冷笑,「你們到底知不知道坦最重要的是什麼?抗壓力。輸?要緊嗎?重要的是學到了什麼。你們可以退隊,沒問題。但雪山飛狐就沒有了。」

他睥睨又鄙夷的看著春花秋月和啦啦啦,「我還以為,我又有一支隊伍了。」說完就揚長而去。

兩個大男生臉孔又青又白的,最後羞紅,熱辣辣的。

最後春花秋月和啦啦啦沒有退隊,雪山飛狐輸了一整個賽季。即使春花秋月和啦啦啦非常努力,真的跑去健身房試圖將體能調整上來,但這真不是一蹴可及的。

說起來,望日的確非常有天分。但她也花了三個月才調整到可以復仇的地步。

只是,連敗的雪山飛狐,展現出一種狠辣到不要命的鬥志。不管劣勢到什麼地步,都奮戰到最後一刻,抵死不降。

這讓一開始嘲笑譏諷落井下石的觀眾詫異了、驚悚了,最後肅然起敬。直到賽季得最後一場,雪山飛狐擊敗積分第二的戰隊,取得整個賽季得唯一一勝…在外看著賽事大螢幕的觀眾玩家,歡呼的聲音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簡直完全蓋過冠軍隊的鋒頭。

開心心哭,意料之內。但春花秋月和啦啦啦兩個大男生哭得更嚎啕,這倒是望日想都沒想到的。

不就是一場比賽贏了嗎?

但她回頭看到雨弓倨傲的笑,眼眶卻有些微微發紅,不禁啞口。

難道,整個雪山飛狐就她最狀況外?

望日開始深刻的自我檢討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