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三

雨弓正在看望日的個人排行競技。對手是目前排行第一的羅剎娑,是個攻防合一的法系,非常棘手。

羅剎娑也是稀有的轉職,法系都有機會轉成羅剎娑,更是每個法系的夢想。法系威力強大,但是相對非常脆弱,像是擁有巨大破壞力的魔劍。但轉職成羅剎娑,就會擁有魔物防高到不像話、厚得令人髮指的盾。而且這是個飛天轉職的羅剎娑,飛行是本能…

【Google★廣告贊助】

你想想一個擁有接近不破的盾、可以從容吟咒絕對不會斷法的法師,而且飛來飛去,距離雖然短,卻可以瞬間轉移…就知道有多麼令人無力了。

難怪可以輕易的把長期盤據在第一名的魔劍擠下去,望日對他也是幾乎全是敗績。

但想名列前十大,雖然有種種優惠和禮遇,但一個禮拜起碼要三場出戰,對手當然沒得挑…真正的高端也就那幾個,撞上這個令人無力的飛天羅剎娑也是無可奈何的。

可小望日,總是能一次次的讓他驚奇。

屢屢敗北沒有挫磨她的志氣,反而讓她更費盡苦心的思考。這次她面對包著朦朧厚實的羅剎娑,卻不如以往衝上去試圖用高破壞力把盾打掉,而是抽出…一根長鞭。

真的是很長很長的鞭子,長得超過羅剎娑的施法範圍,將想接近的羅剎娑打得翻滾騰空,長長的鞭子像是靈活的蛇,飛躍如龍,攻擊力對羅剎娑的盾來說,其實很小,但羅剎娑卻也別想靠近她一點點。

雨弓開始覺得有趣了。

這其實是一種非常有效的戰術,就一個字,磨。

羅剎娑的盾很厚,非常厚。但也有個不算缺陷的缺陷…除非盾破,不然無法再次施法上盾。而施法上盾的時間雖然不長,卻是唯一有機會擊敗的短暫弱點。

每個人都知道,但是實際操作卻非常困難…甚至可以算是個精緻的陷阱。羅剎娑的法術強度非常威猛,甚至可以邊飛邊吟咒。當對手費盡力氣對付他的盾時,往往已經受到重創,被風箏或秒殺是常有的事情。

望日應該是仔細思考過,才用攻擊力貧弱的長鞭。滴水穿石,再厚的盾這樣慢慢耗損,總是有破除的時候。

於是她翻滾飛躍,幾乎預判了所有羅剎娑的突襲,揮舞長鞭將敵手遠遠的鞭策出去,堅持不跟對方耗血,卻遠遠的耗他的盾。

但飛天羅剎娑,真不是容易的對手。反應哪怕是慢上一秒,就會遍體鱗傷。這個戰術是很完美,但練習得恐怕不夠多。好不容易耗掉了羅剎娑的盾,但望日已然殘血,恐怕依舊是敗北的命運…

就在這個時候,迅雷不及掩耳的,望日的長鞭一捲,將正在施法上盾的羅剎娑拖到面前。從護頸和鎖甲的縫隙,斜斜的往上刺,滿足了要害攻擊的「割喉」條件。

暴起無數緋紅匕首,如狂野的刀風穿敵而過,立刻後空翻險險的躲掉羅剎娑的大招。長長的披風飛舞,兜帽也隨之飄動,雪頰上的染血,額上的梵文刺青相同的嫣紅。

飛天羅剎娑死在施法完成的盾裡。因為盾或許可以免疫一切外來傷害,卻沒辦法解除撕裂鋸傷的流血效果,飲恨吞下一敗。

因為眼前這個可恨的大劍師刺客,只剩下十二滴的血。

望日長長的舒了口氣。真險。但自己的想法得到證實,感覺挺愉快的。愉快到那些畏首畏尾的粉絲探頭探腦的尾行,她都不怎麼生氣了。

但她的愉快卻維持不了好久,她很難忽視雨弓,和他那讓人火大的慢吞吞鼓掌。

「賭得真大呀,小望日。」雨弓的語氣打趣,「還好賭贏了。那羅剎娑也是個傻子…當時妳殘血他滿血,不上盾直接交手,躺下的應該是妳。」

「我最討厭賭博。」望日沒好氣的回嘴,「不可能的。我跟他交手過幾次,也看過他和別人交手的影片。有這麼over power的技能,怎麼可能放棄?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戰鬥習慣,摸清楚了就很好應對。」

「果然是讓叔叔薰陶久了嗎?小望日真是越來越聰明伶俐了…」

的確有關係。或許是看了太多雨弓神出鬼沒詭譎莫測的戰術,甚至當過一陣子的主call…她很難否認,的確被雨弓影響,思路越發靈活清晰。

但這種語氣…不能忍。

推開雨弓摸她頭的手,她吼,「住手!並且閉嘴!」

「小望日是害羞嗎?傲嬌的小望日真可愛…」

你她馬的才傲嬌啦!!但跟自戀狂叔叔鬥嘴皮真是比打敗飛天羅剎娑還疲勞艱困的戰鬥。三言兩語,她就敗陣了,還敗得很慘。

所以再下個禮拜天,她又抱著一盆花上門了…西洋水仙花。

中國水仙花到底還是太含蓄,西洋水仙花又大又美,而且更切合希臘神話納西瑟斯(Narcissus)的自戀狂(Narcissism)。

雨弓啞口無言,好一會兒才接過花,無奈的問,「一定要這麼戳?」

「專業就是戳。」望日昂起下巴,「我可是大劍師刺客。」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