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四

後來想起來,會這樣每個禮拜天都去雨弓的家,大概就是那兩盆水仙花的錯。

等她意識到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個禮拜天了。連她自己都莫名其妙,為什麼一到禮拜天,就會梳洗去搭很久的捷運,走很陡的山路,去按雨弓家的電鈴。

【Google★廣告贊助】

雨弓為什麼不像對別人那麼冷淡,總是笑笑的開門,問都不問。

像是她來是很應該很理所當然的事情…明明他們不怎麼熟。

關於這一點,雨弓什麼也沒說。既沒有自戀自大的激怒她,也沒有露出絲毫不耐煩…來他家做事的阿婆都照顧他多少年了,他還是冷淡的,除了打招呼連話都不跟人多說。阿婆只是不能講話,並不是耳朵有毛病。

明明對別人都豎起一道無形卻堅實的隔閡,為什麼對她就沒有?

望日不知道,也不敢深想。

那我呢?為什麼一次次的來?

或許是擔心吧?總是很難不去想他接近獨居的生活…這麼一個身耽重病的人。或許是因為雨弓的院子很漂亮吧?他接近憐愛的照顧幾盆茶花和皋月杜鵑,細心的選擇花器,上面覆著青苔和綿密的草本植物,營造一種美麗的意趣,開不開花都令人心情平靜。

但他也容許阿婆在院子裡種滿各式各樣的花草樹木…有幾叢盛大驚人的重辦鳳仙,美得甚至有些俗艷。雨弓明明說過,他不喜歡在枝頭腐爛的花…但他還是容忍了,體力許可時,甚至會拿著花剪,將那些已殘的花一一剪下,修整多餘的冗枝,精神奕奕的像是無刺的玫瑰。

「阿婆家就住附近…和兒子媳婦同住。」雨弓淡淡的說,「但她兒媳有些潔癖,院子鋪滿水泥,連插花都不許…討厭動植物,總是有這種文明過度的人。阿婆喜歡種,就讓她種好了。這麼大的院子,我也管不來。」

「…那你為什麼不對她和善一點?」望日忍不住問了。既然有這樣溫柔的心意,為什麼要這麼冷冷淡淡、公事公辦?

雨弓不語良久,微微惆悵的說,「阿婆是個心腸很軟的好人。像我這種腦袋上隨時有死亡翅膀飛舞的傢伙…還是公事公辦的好。」

「不要胡說!」望日厲聲。

雨弓只是笑,「小望日妳呢?我的生活超寂寥的,來這兒又沒什麼好玩。年輕女孩子,該去逛逛街啊,買衣服啊,和死黨談談心,看看電影什麼的…」

「那些我沒興趣。」望日脫口而出,「我不懂人類,我也不喜歡人類。」

隨即啞口。說這些幹什麼?這不是把自己的弱點曝露給雨弓,給他自大自滿自戀兼嘲笑的材料嗎?

讓她詫異的是,雨弓居然沒有趁勝追擊,眼神溫柔而悲憫,「沒有想去的地方,也沒有想見的人。」

但這比被雨弓激怒更糟。因為她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是的。這就是原因。她沒有地方可以去,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放假一直是她最煩躁無聊的一天。在家裡捧著冷掉的咖啡,坐一整個下午,等待著黃昏、天黑,什麼也不想,不願想。

明明在雨弓家也只是看他養花、泡茶、散步。來這兒也只是做做中飯,和雨弓鬥鬥嘴皮…這些都是很尋常、想起來似乎沒什麼的事情。

「…你覺得煩嗎?」她低頭,即使這樣倔強的忍耐,還是有點掩不住的哽咽。

「怎麼會呢?」雨弓恢復輕鬆自在的神情,「我是小望日的雨弓叔叔。來叔叔家玩,叔叔歡迎都來不及了…看,我還特別準備了零食唷。」然後將一整盒的糖果遞過來,一臉的期盼和可惡到極點的「哄小朋友」表情。

望日忿忿的推開那盒糖果,聲音很大的說,「我爸是獨生子!我從來沒有叔叔!」

「哎呀,親人這種關係,不是只有血緣可以決定的啦。我知道小望日心裡是喜歡叔叔的,就是傲嬌了點…不過這也是萌點之一。真好呢,小望日果然還是很萌的少女…」

「萌你老師!」望日忍無可忍,終於罵人了。

「可我的老師們都德高望重,卻缺乏萌點…真是遺憾啊。」

「…………」

跟自戀狂鬥嘴皮,果然是世界上最不智的事情。所以她怒氣勃發的撿巧克力出來吃,化悲憤為食慾。

***

新一季的職業聯賽又開打了。

相較於其他職業戰隊,雪山飛狐其實是很不利的。因為職業戰隊有專屬的後援,雖然說到了這樣高端的玩家,裝備其實都大同小異了。但往往這微小的差異和巧思,就是勝負的關鍵。

人家是整個團隊在研發、有專屬工匠的支援。雪山飛狐就是個業餘到不能再業餘的戰隊,唯二有練生產技能的,只有大劍師刺客和練裁縫的阿普沙拉斯。

大劍師刺客,顧名思義,已經是刺客本體,製造武器防具的技能止步於轉職前大劍師的部份,沒辦法跟其他轉職成專業工匠比擬了。而開心心的裁縫技能雖然高,但也比不過織娘轉職的紡天…人家是天生技能又再昇華,哪是額外學習生產的阿普沙拉斯可以相提並論?

光論武器裝備,雪山飛狐就輸了一路,能在職業聯賽獲得一勝已經很了不起了。

可雪山飛狐新賽季的首賽,卻跌破了所有觀眾的眼鏡。證明了武器裝備的精良和巧思,不在職業生產技能夠不夠imba,而在個人的創意。真正決勝負的,是默契、心態,與戰術的徹底執行。

雪山飛狐首度出現了雙主call,不但毫無衝突反而更補強和諧的分成兩批,望日帶著開心心反殺了入侵野區的上季總冠軍隊主力,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在二對四的狀況下,開心心犧牲了,卻是個一換四的重大戰果。

而他們在野區混戰時,雨弓帶著春花秋月和啦啦啦已經打破對方城門。等敵方主力復活回來時,面對著兩個坦和一個魔劍,根本無力防守,只能退守主城大廳,卻遲遲等不到復活傳送回來的其他隊友。

只能說,有補師撐腰的大劍師刺客,強到簡直變態的程度。就算沒慘死也被騷擾到殘血,兩個人堵在墓地,就能拖住了四個人,即使最後終於擊殺了大劍師刺客和阿普沙拉斯,但靈魂熔爐已毀,季冠軍隊居然慘敗於這個接近自殺的硬性切割戰術。

雪山飛狐因此聲名大噪。

但對望日來說,這卻不是一個好消息。她原本就只是跟雨弓閒聊(兼暴跳)的時候,你一言我一語想出這個利用時間差和硬性切割、非常匪夷所思的戰術,想要嘗試看看而已…

卻沒想到戰術成功,卻引來了無數麻煩。

現在一堆錢多得燒手的贊助商竭盡全力的想買下整個雪山飛狐,價碼節節高升,也讓望日的頭疼,程度越來越劇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