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五

雪山飛狐有種詭異而壓抑的氣氛,表面平靜無波、一切如常,卻讓人心生煩躁。

當然,這是個好機會…對其他人而言。望日卻完全不喜歡這個「好機會」。或許吧,對啦啦啦和春花秋月那些男生來說,能夠成為職業戰隊,揚名立萬,在年少時璀璨一把,簡直是夢寐以求,這完全無可厚非。

連開心心都有些浮動…她和殺爽爽分了,更渴望能夠證明自己,讓前男友刮目相看,望日也不覺得這是錯誤的。

但他們都把一切看得太簡單了。

【Google★廣告贊助】

望日見過網路最血腥殘暴的一面,甚至親自體驗過…在前男友抹黑她到得罪女神成為全民公敵,什麼卑劣的污蔑和試圖人肉她都見到過了,如果還沒學會什麼,那簡直是愚蠢到極點。

職業戰隊?那只代表個人的隱私都被攤在陽光下檢視,任何微小的過失都會被無限放大。尤其是女人…特別是女人。

長得不好看會被譏笑,長得好看會被意淫。比賽失利還會被拖出來特別鞭,被當成戰犯。連會抽煙都會引起粉絲抗議…雖然她不會抽煙,但關你們什麼事情?做人不能有自己的小嗜好?

簡直是中古世紀的魔女審判,她才沒興趣為了一點錢把自己擺到火刑台上頭去。

而且雨弓應該…也不樂意吧?

「職業戰隊?沒有問題啊。」雨弓語氣一派輕鬆,「但只接受贊助不給包養。贊助嘛,誰出得高給誰。頂多開心心要辛苦一點,在戰袍上繡贊助商的LOGO。代言什麼的,讓那三個小朋友自己去橋。自己覺得對外貌有自信的,就可以去賺這個代言費啊。」

他看著發呆的望日,輕輕的笑了起來,按了按她的頭,「原來小望日在煩惱這個?真是小孩子…也難怪,你們對職業電競圈不熟。」

「…這樣,還是職業戰隊嗎?」望日都忘記推開他的手了,沒想到煩惱那麼久的事情,這麼簡單就解決了。

「打出成績就是職業戰隊了。」雨弓懶懶的笑,沒有多做解釋。

只給贊助卻不給買,讓一部份的企業退卻了。論成績,誰知道雪山飛狐這種非正規戰術能夠威風多久…而且成員參差不齊。大部分想把雪山飛狐買下來的企業,主要是想買這個一鳴驚人、備受注目的名聲,真正覬覦的是那個算無遺策的魔劍和華麗冷暴力的大劍師刺客。

若是把整個隊伍買下來,就能讓那三個不怎麼樣的隊員退居二線,另外招募更強悍的隊員…經過一小段磨合期,想要稱霸整個職業聯賽也不是夢想。

但贊助…花的錢當然少,但是卻對雪山飛狐不能有任何干涉。當然會有一定的廣告效果…但比不上擁有隊伍,將電競選手當偶像一樣培養,方方面面都損失太多。

可這時代,永遠有賭性堅強的企業主。有個賣運動鞋的台灣老闆,本身就是涅盤狂殺的玩家,更是雪山飛狐的粉絲。他無力跟人競爭那種高價買賣隊伍,但是不輸上班族月薪的贊助卻出得起,毅然決然的投下了這筆數目不算小的贊助。

雨弓對這樣乾脆的企業主也很優厚,他們甚至暫時捨棄了低調標準的為這家名為「Fierce wind」的運動鞋拍了一隻廣告片--cosplay上場。

望日雖然很不高興,但因為覆面又罩著兜帽披風,非常勉強的接受了。正因為她心情非常不美麗,反而在現實中重現大劍師刺客冰冷的殺氣和威壓,都快把導演嚇死了。

容貌只算中等的開心心比較麻煩…但也不是太麻煩。失戀的打擊很大,大到她體重下降得太快速,簡直是一捆柴。現代的化妝術日新月異,而濃妝豔抹也掩不住的微微憂傷更展現了另一種style的阿普沙拉斯。

啦啦啦和春花秋月則是太緊張,跟氣定神閒的雨弓大成反比。但是夾雜著恐懼的興奮也讓這兩個沒有NG太多次。

魔劍雨弓戴著職業專屬的繁花羽冠,遮到鼻尖,長羽幾乎垂墜於地。寬大的白袍掩住了他的瘦弱,真正看得清楚的只有他如櫻花白、形狀優美的嘴。

簡單講,這個cosplay風格非常強烈的廣告片,受到熱烈非常的好評。在YouTube的點閱率簡直突破天際,原本名聲平平的Fierce wind立刻受到很大的注目,讓企業主和廣告商笑得合不攏嘴。

望日也勉強算滿意。因為cosplay的太厲害,全體面目全非,走在路上絕對沒人認得出來。

雨弓莫名其妙的一時興起,讓雪山飛狐意外的網聚了一回,她倒也沒有不高興。除了那三個實在太煩,一直興奮的追問雨弓和她的關係,讓她覺得現實不能梟首實在太遺憾了。

最可惡的是,雨弓不但不否認,反而撐著臉,懶洋洋的笑,「我跟小望日的關係…可深了。」狡黠的眨眨眼,「小望日,這禮拜天,我想吃蛋餅。」

「…我炒蛋殼給你吃。」望日咬牙切齒。

雨弓聳聳肩,對其他三個隊友說,「瞧,這麼傲嬌。都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

「原來副隊長會不好意思。」開心心掩口,臉孔微微的紅。

「反差萌啊!這就是反差萌~」春花秋月眼睛到出現星星了,「隊長要好好珍惜啊,這麼反差萌又會做飯的小姐已經很少了…」

「我早就說過了。就這麼回事嘛…」啦啦啦摸著下巴嘿嘿直笑。

「我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望日大怒,但是讓她更生氣的,根本沒人相信她。「不理你們了!」她馬上提起手提袋。

但是開心心笑著拉住她,她又不好意思打女生。

這個意外的網聚就在拍片和閒聊中度過了。每個人都很高興,除了望日有點悶以外。

但讓她很感動的是,這三個白目又天真的隊友,並沒有追問她和雨弓的現實身分,知道他們將自己的現實收得很緊,很重視隱私,完全沒有試圖越線。

贊助和專屬,差別其實是很大的…最少薪水就差很多。但雨弓一開口,所有的人都聽他的,接近盲目愚蠢的信賴與服從。

最後望日還是送雨弓回家了…折騰了一天,他的臉色真的很糟糕。

「小望日,叔叔沒事的。」雨弓垂下眼簾,「偶爾…還是可以的。」但他隨即咳了幾聲。

吹了一天的風,會沒事?

回到雨弓的家,他的臉色已經慘白如紙,還想強撐著坐著,被望日老實不客氣的架去床上躺下,果然開始發燒了。

「三十八度九。」拿著電子溫度計的望日忍無可忍,「你能不能別逞強啊!?」

「…這是我的隊伍。」雨弓閉著眼睛,慘白的臉頰透出不正常的紅暈,「我的。我不允許這麼微小的問題導致崩毀。」

所以你笑著去拼、去折騰所剩無幾的活力?

望日不願再想了,一面熟練的找藥,一面埋怨,「你居然誤導他們!」

「這是給妳和戰隊省麻煩。」他依舊閉著眼睛,彎起有些邪惡的笑,「免得那兩個男生出了什麼別樣心思,破壞團隊的和諧。」

「無聊!」望日把藥和水遞給吃力坐起的雨弓,「…我去煮些東西,有點餓了。」

她熬了一小鍋的稀飯,細細的切蔥和薑,默算今天雨弓可以吃幾分之幾的蛋,用麵粉和一點蛋混合,哄騙多些份量出來。

「我的隊伍」。一直凡事不經心,總是漠然冷笑,高傲又自戀的雨弓,用執著到偏執的語氣,說了出來。

望日飛快的擦去頰上的一滴淚,專心的看著正在翻滾的米粒,攪拌著。

事實證明,雨弓就是個連白血病都殺不死的自戀小強。有人監督他吃飯,傷風幾天就痊癒了。

但是廣告片出來了,卻讓望日恨不得咬死雨弓…拍廣告這主意簡直太破了!

她的確把臉遮得很嚴密,絕對沒人認得出來。但是攝影師在她演示招式、披風飛舞的時候,焦點都放在她的長腿上。

早就對這種中印混合的美術風格很不滿,女性角色個個衣不蔽體,她才會都罩著兜帽披風不放。

失算了!

結果就是有人擷取那短短的一幕當桌面,討論最多的除了柔弱的開心心,就是她的腿。

她立刻打電話去問攝影師在涅盤狂殺的帳號,可惜誰也不肯告訴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