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七

一定被荼毒的很厲害。和那個新手錯身時,望日有些同情的想。

修羅殿的荷湖很美,但來修羅殿的人絕對不是來看風景的。幾乎只有雨弓才會沒事在這兒自飲自酌,湖心亭簡直就是他專屬的。

她也很習慣拐來這兒找雨弓,這傢伙長年拒密,有的時候不小心忘了開,連她都密不到,乾脆來找人了。

【Google★廣告贊助】

結果遠遠的,她就看到雨弓跟人在講話,而且還講了很久。她很詫異,但也是站在岸邊等。直到那個陌生的新手暴跳,怒氣沖沖的從她身邊走過,她才舉步往湖心亭去。

「你的老友?」她問,「拍廣告果然是個爛主意。」

雨弓微微挑眉,「哦?何以見得?」

「不要把我當笨蛋。」望日沒好氣,「你才不會把時間花在不相干的人身上。連啦啦啦他們出搥,你最多的是用下巴瞪他們無聲的譴責,還要我費神去翻譯。你都跟他談那麼久了…感應艙不便宜,會特別買來上線找你…除了廣告我還真想不出其他線索和途徑。」

「不錯嘛,小望日。叔叔的苦心沒有白費。」雨弓交疊纖長的雙手,笑得一副「老懷欣慰」,「唉,叔叔實在太強了,只是稍微點撥,小望日的智商和邏輯就一日千里…」

望日實在忍無可忍,「你到底有什麼找不到自戀的題材啊?!…」

雨弓卻笑得更邪惡一點,心滿意足的欣賞她暴怒的模樣。

這傢伙…

她心底一動,「那個人…是你很要好的朋友嗎?」

「Nimbus?曾經很要好。」雨弓的笑淺了點,淡淡的說,「小望日怎麼知道的?」

「因為你是個高傲自戀的水仙花,」望日發牢騷,「只有你看得起的人才會被『特別照顧』得暴跳如雷。那樣的人少得可憐…倒楣得也很可憐。」

雨弓吹了聲口哨。「小望日總是能讓叔叔很驚奇。對的,以前我也只愛戳Nimbus。」卻把話題轉到別的地方去了。

還是望日下線醒來,才仔細思考雨弓的話。然後躺在感應艙很久,不想起床。

她的心情,有一點點複雜。個性惡劣的雨弓,表達友善的方式總是很彆扭。而且人際關係執著到偏執的地步。想想他那只有一個私人號碼的通訊錄…

然後她被自己戳了一下。

難道我不是這樣嗎?

之前滿懷怒火卻缺乏實力的時候,更難聽的辱罵和污蔑,她除了動手反擊--明明知道會被殺--曾經發過脾氣嗎?

沒有,其實。

因為那些人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都是一群盲從的笨蛋。她跟笨蛋浪費口水做什麼?白白降低自己的智商而已。她只是很小心眼的記恨,我不主動惹人,但惹到我就別想舒服過日子。

唯一能夠惹怒她、讓她擔憂的人,也在她手機唯一的通訊錄裡。

所以她才會這麼明白雨弓。

這樣對嗎?她蒙住自己的臉。人類是那麼可怕的生物,光用口舌就能殺人…網路更助長這種惡毒的猖獗。

喜愛的女作家之死,男友背叛後抹黑,她以為是朋友的訴苦反而被惡意截圖…沒教會她什麼嗎?

憑什麼她能肯定雨弓可以例外?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心情很不好的去上班,但因為她是個這樣壓抑的人,所以幾乎沒人察覺她有什麼異狀。

但上涅盤狂殺時,雨弓只瞟了她一眼,「小望日為什麼不開心?」輕輕按了按她的頭。

這次她沒有甩開,只是低頭,強忍住眼眶裡的淚水。

我明白了。她想。我真的,明白了。

以前她只會唸爸爸,對他囉囉唆唆。別的親戚抱怨她爸爸不負責任,把她一個人留在家裡時,她都會勃然大怒。

你們懂什麼?爸爸才沒有丟下我。他是為了工作的熱誠,所以才不在家的。爸爸很愛我,我也很喜歡爸爸。我並不怕一個人在家,因為爸爸總是會回家的,不是小孩子就很怕孤獨好不好?

我才不怕孤獨,我也不寂寞。我知道爸爸總是念著我的,不回家都記得打電話回來跟我說。

雖然爸爸總是惹我生氣…但我也只會對爸爸生氣而已。我氣他沒吃好睡好,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我只想讓爸爸吃好一點…有鮪魚肚也沒關係。我只想著趕緊把爸爸帶回來的髒衣服趕緊洗完烘乾摺好,擔心他出門沒衣服穿。

爸爸是很白目很孩子氣,這麼大的人了,還這不吃那不吃的偏食。真擔心她長大嫁人以後爸爸一個人怎麼辦…勸他再婚,結果他死都不要。

「只有小陽才受得了我…」爸爸聳了聳肩,一面據案大嚼,「害人害己,何苦又何必?」

那時她心底暗暗嘆氣。這樣的爸爸。看起來她還是別想結婚這件事情比較好…怎麼放得下?

但爸爸卻用「死亡」讓她不得不放下了。

她以為會有很多「以後」,卻沒想到世事無常。

「…小望日?」向來淡定的雨弓被她嚇得有點不淡定了,「發生什麼事情?」

「我…」一開口,眼淚繃不住也隨之而下,「這個禮拜天,還可以去看你嗎?」

「當然!妳知道叔叔一直都…」

「下個禮拜天?下下個禮拜天?」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傻孩子。雨弓寧定了點,有點啼笑皆非。心腸很軟,總是想太多的傻孩子。

「太招人喜歡真是麻煩…」雨弓溫柔的輕撫她的頭髮,「但若是小望日,叔叔就勉勉強強接受這種麻煩吧。」

「誰喜歡你啊!?」她卻哭得更厲害。

喜歡什麼的,她不知道。她知道的是,她的心眼很小,非常非常的小,只能裝一個人。愛不愛什麼的,她更不想知道。她只是要想去的地方,和想見的人。

雨弓遞手帕給她,語氣有點無奈和微微的寵溺,「擦擦眼淚。真是…雪山飛狐的當家主力,哭得滿臉眼淚鼻涕…傳出去被人笑死。」他目光悠遠,「小望日想來,隨時都可以來。直到…我死亡為止。」

望日賭氣的用他的手帕擤鼻涕,「禍害遺千年你懂不懂?不懂等等我查google給你!」

「這是強烈的人格魅力,小望日大些就明白了。」雨弓氣定神閒的說。

「我都快二十七了!」

「心智年齡卻一直只有七歲呀。」

和雨弓鬥嘴皮有個好處:你會完全忘記憂傷和痛苦,只感到暴怒。

「…夠了!」望日終於敗陣,「拜託你不要跟我講話!」

雨弓果然閉嘴,卻用饒有興味的眼神瞅著她,帶著一點點惡意寵溺的微笑,一臉「小朋友就是傲嬌真可愛」的表情。

望日險些把雨弓的手帕給撕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