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八

雪山飛狐正在團練。

涅盤狂殺非常鼓勵電競,連半業餘的雪山飛狐都受到特別的優遇--超高AI的npc模擬對戰室。

千萬不要小看這些超高AI的npc。以前剛開放這功能時,自負的職業戰隊挑了地獄等級的練習賽,結果…一個小時後,投降。每個人都不知道死了幾百遍。

【Google★廣告贊助】

現在他們團練用的是困難模式,再上去還有精英模式、地獄模式。坦白說,連職業頂尖戰隊團練最多的也是困難模式而已,精英已經不是人力可以挑戰的,更不要提地獄模式了…那真的能讓人體驗何謂「地獄」。

而且這些npc,脾氣比望日還大。誰敢在對戰時輕蔑的說什麼垃圾話,特別是「npc」,就會突然從困難模式跳到地獄模式,完全是找虐不找錢的。

但不管是望日主call還是雨弓主call,他們的話都很少,根本沒有講垃圾話的可能。他們關注的永遠是戰局,敵方動向,開戰時機和地點,如何開戰和反開戰等等…沒那個興趣耍嘴皮。

現在就是望日主call,面對一隊組合匪夷所思,極度暴力但也非常脆皮的npc隊伍,簡直是全體刺客,一個照面就定生死那種。

戰況有點逆風,而他們實驗的一個新戰術又不怎麼熟練,簡直是在訓練抗壓力。

其實,望日不適合主call。雨弓默默的想。不是說她不行,而是太浪費了。

她大局觀學習得很快,令人意外的好,甚至可以準確預判到雨弓七八成的程度。可見全息網路遊戲的強弱和性別一點關係都沒有。

但除了雨弓跟得上她的反應和預判,其他人總是慢一拍…而往往這就是致命的一拍,勝與負的關鍵點。

於是,她必須壓抑自己的能力,配合隊友的程度。別人讚嘆望日宛如潔白的死亡蓮花,綻放得如此致命時,雨弓總是會有微微的遺憾。

望日比較適合打個人賽,那才是她的舞台。什麼死亡蓮花…她是火,憤怒狂暴而美麗的火焰,足以肆虐狂燃所有職業個人賽。

把足以登上頂峰的漾火刺客,壓抑得不到一半實力的留在團體賽,還更給她主call的枷鎖…雨弓覺得自己真的越來越不專業了。

但要那麼專業做什麼?他自嘲的笑笑。

望日和少年的他有個決定性的不同:她太明白、太了解名利的虛無。不像那時候的他那麼渴望引人注意、璀璨輝煌,渴望得那麼盲目。

她會在這裡,只是因為對懷有善意的人心太軟。開心心還乖乖上學,只是閒暇時都在努力練習瑜珈,啦啦啦和春花秋月是乾脆的把工作給辭了,自律的照著雨弓給的講義照表操課,全心全意的投入。

望日麼?

幾乎什麼也沒改變。如常的上班、教書,下班去健身房活動筋骨,回家煮飯吃飯,看看書。假日的時候來他家,陪他種花喝茶,做飯給他吃,告訴他那盆小茶花又長了兩片新芽之類的。

這麼年輕,卻也這麼無欲,簡直要生離塵心了…他都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

不過,如果她不是那樣乾淨到簡直偏執的程度,或許他也不會這樣頻頻回顧,放不下這個小女孩子,小望日。

訓練賽最後慘勝,雙方幾乎同歸於盡,靈魂熔爐是唯一倖存的開心心一下下的用法典打爆的…她完全沒有魔了,也就剩一點血皮。

每個人都很累,但望日還是打起精神,一一點出剛剛配合上的缺失,和需要改進的地方。

這個時候,她就很像現實裡的那個汪老師,充滿耐性、循循善誘。

雨弓淡淡的補充幾句,就解散了這次團練。每日團練非常必要,默契往往就是打出來的。但是機械性的大量團練,只是讓注意力下降,失誤連連…更重要的是,很容易厭倦。

全息網遊職業選手的生涯長不長,其實和體力和年紀相關性不大…許多人沒發現的是,對遊戲的熱誠在不在,能維持多久。

開心心、啦啦啦和春花秋月,其實還不到職業選手的心態。若是過去的他一定覺得是群沒救的垃圾…現在他卻不這麼想了。

天分很重要,但努力更重要。但比這些更要緊的是,能不能認清自己的能力,和在團隊中的位置。

最少這三個小朋友在這方面可以拿個滿分。而不是像某些眼高手低自以為了不起的傢伙,只會心懷妒恨的下絆子扯後腿。他們缺乏天分,但非常努力,想辦法追趕上來,懷著百分之百的熱情。

所以不能讓他們太早厭倦,必要的時候,得對他們稍微好一點。天知道他要忍住嘲諷有多困難…那種漏洞百出的配合,笨蛋到極點。

不過是群可愛的笨蛋,那就算了。

「…雨弓,你不舒服嗎?」望日卻有點毛骨悚然。今天雨弓居然沒有毒舌…這是種天賦也說不定。他總是能用最少的字,說出最毒的話。她都覺得啦啦啦他們超可憐的,被這樣抖S的雨弓精神霸凌。

雨弓笑笑的瞟了她一眼,「我只是覺得,對自己人要稍微好一點。這麼耐操的隊員都調教這麼久了…跑了怎麼辦?張弛有度嘛…笨蛋不是絕症,但也不好治。還是不要操之過急為好。」

「我看他們還是跑一跑的好。幹嘛找虐呢真是…」望日咕噥著。

雨弓似笑非笑的,「就是。還是小望日跟叔叔練練手吧…比較不像欺負弱小。」

你看我像是愛找虐的樣子嗎?!

但和雨弓相處久了,望日也終於學會了轉移話題避免被虐的技能。

「我用積分貨幣買到鬼釀了。」望日轉頭,「而且我去學了『烹飪』這個生產技能。」

雨弓望著她深思,「小望日,你在賄賂叔叔嗎?」

「愛喝不喝隨便你…反正你在現實可是一滴酒也別想沾。而我呢,所有和蛋有關的食譜都學了…足可以讓你吃到以後看到雞蛋會害怕。」

「這麼豐厚的心意…叔叔就暫時放過妳吧。」雨弓笑得如春風般和煦,卻讓望日寒了一下。

這個「暫時」,真是充滿不祥的意味。都不敢想下次雨弓和她「練練手」時,會虐到什麼程度…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