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二十九

但是「賄賂」這個大絕,卻時靈時不靈的,完全看大叔心情如何。

不高興的時候當然免不了,太高興只會虐得更慘。在陰晴夾縫中力求生存好不辛苦。

所以雨弓淡淡的說,她在健身房無須白費時光了,眾多武術中挑一門來學--拜全息網路遊戲雜誌所賜,腦袋空空的少年郎早就知道天生自然的腦袋瓜子無計可施,但是揮灑汗水卻有成為高手的可能…

【Google★廣告贊助】

於是學「功夫」變成二十一世紀中葉最潮的流行,誰要不會一兩招真會被朋友笑。後遺症就是,學了幾個月就自覺是大俠了,老愛從公車窗戶翻進來,再過去刷優游卡,造成很多輕傷的意外…迫不得已的,所有的公車窗戶開始上鎖,並且嚴厲懲罰自以為很神跳到車頂的三腳貓俠客們。

「只要能協調四肢就行了,對吧?」

雨弓點點頭,略帶興味的看她,「小望日想學什麼?」

「太極拳。」瞥見雨弓挑起眉毛,她補充,「我們電腦補習班就在外號就叫做補習街,想補啥的都有。附近有個太極拳補習班…其實也教劍術。不過那是高級班,拳法未畢業是沒辦法學的。」

雨弓偏頭想想,聽起來算是自律很嚴的,不會掛羊頭賣狗肉外帶騙死人不償命。

「nice,那就先學著看看吧。」雨弓笑了笑,「鼓勵你的隊友,不管看起來蠢不蠢。」

…上線還沒十分鐘,隊長就開啟嘲諷技能對付副隊長,這樣對嗎?

無視他無視他…為了自己的肝著想,絕對要無視他。

「下午曼珠莎華遊戲雜誌要作雪山飛狐的專訪…人人有分,為了不搶你們的風頭…所以我只是去當個看板、打打官腔。小望日,要好好擔任主訪的職責喔。」

「…有什麼好訪的啊?!有那時間不如去團練!」

「當然是為了那筆豐厚的贊助費。人家錢都花了,總要給點甜頭。」

望日的臉黑得幾乎滴水,「叫FW把攝影師ID交出來,不然我不幹。」

「節目開天窗,我和妳是無所謂啦…妳有正職,我有房租收入。就其他人稍微可憐一點點…這麼不配合的戰隊,是我我也不想繼續花這筆冤枉錢贊助。」

於是黑著一張臉的望日,蒙著覆面,拉低兜帽,殺氣沖天的接受特地用官方臨時GM帳號來採訪的記者。

面對這個全伺服器第一殺的女刺客,壓力真不是普通的重。

她心眼真的很小也很記仇。雖然這次訪問她配合而客氣,但是等她上班午休時翻到那篇報導…她立刻撥電話給官方,想要知道記者大人在涅盤狂殺的ID。

當然,誰也不肯告訴她。

明明五個人,廣告那天也順便拍了很多沙龍照,結果記者大人卻擷取了廣告片裡,飛舞披風露出雪白長腿的那一張…而且是封面!

為什麼啊??!!

天知道忍住不當場撕個稀爛需要多大的意志力。若非這本雜誌是公司資產,她真的想辣手摧書。

草草的翻了一下…還好,除了封面這個毛病,記者大人沒有二創和腦補,還算不離譜。只是後面的賽評專文讓她囧了一下。

「目光永遠比勝利更高一線,機械般冷靜,完全定義了『華麗冷暴力』的標準風格。雪山飛狐的第一主力,所過之處無不尸山血海…

「…頂級的大局觀,無懈可擊的操作,其他戰隊最可怕的惡夢…更是最常被集火的目標。直到醒悟集火只是被這個可怕的刺客綁死,卻怎麼也殺不了她,往往城門就這樣陷落了…」

她快快翻過那幾頁,省得肚子裡的早餐不保,快速翻到結論。

「『雪山飛狐』是隻奇異的隊伍。目前勝率六成,坐四望三。但他們最神奇的地方是,能夠痛快打爆所有排名在他們之前的隊伍,卻在排行低於他們的隊伍會陰溝翻船。標準的遇強則強遇弱則弱。或許是尚未適應賽季,或者是半業餘隊伍的缺點?明明擁有兩個頂尖輸出主力,目前聯賽第一和第二都無法完封,遇到雪山飛狐卻只能遺憾吞敗。但遇到排行最墊底的西恰戰隊,卻大戰三百回合然後被抓到小失誤團滅戰敗…這實在令人理解不能。」

…這有什麼好理解不能的?排行越高的隊伍,幾乎都有他們的風格,很好針對。排行低的…既沒有戰術也沒有風格,誤打誤撞的進入了「無招勝有招」的境界。

真正的問題,其實還是她這個主call身上。她自己也很納悶,這是什麼巫術?使用遠偵技能,往往是五個方向,各做各的事情。

她總是想得很深很遠,步步推算…然後結果讓她完全傻眼。

水仙花叔叔卻沒有怪她,反而笑個不停,「小望日果然是個認真過度的小女生。萌感爆表。」

望日立刻掏出一小瓶流金液(酒名),往他桌上重重一頓,期待能讓他閉嘴,抱著腦袋繼續思考。

「小望日,看在這瓶流金液的份上,叔叔指點妳一下好了。」水仙花叔叔疊起纖長的雙手。「妳去單排五人競技就知道為什麼了?」

「…跟四個不認識的人當隊友?」她深刻懷疑了。

「對。」雨弓笑得邪惡了一點,「歡迎來到團體競技排行的地獄。」

…話不能好好講,非耍文青風不可?

因為個人排行競技和團體競技的積分是分開的,所以望日開始打團體競技,等於是從零開始…然後猛了一波震撼教育。

九隻無頭蒼蠅,技術和地圖觀是B咖中的B咖,嘴炮卻是MAX級的。她深深感到一打九的痛苦。

居然有人能速爬團體競技排行,真是令人佩服。這IQ和EQ非高到超凡入聖才行。

誰都覺得自己是老大,誰也不肯聽人指揮。就是在野區亂竄搶buff野怪,然後摸黑和敵方撞上,賭誰的運氣好、人夠多,殲滅對方或被殲滅。

…原來如此。難怪遇到那些排行墊底的老是陰溝翻船…這些傢伙還保留著爬天梯的習慣,團戰特鳥,但為了生存下去,單兵技巧早就百鍊成鋼了。

不過這部份,真的得稱讚一下,望日的確非常有天分,痛苦了一個禮拜後,她終於淡定了,也找到跟隊友溝通的方法…

用人頭數跟隊友溝通。

人頭數2X零死零助攻,隊友就突然都安靜了,妳說什麼就是什麼。雖然還是亂糟糟的,但總算從一打九變成一打五,偶爾遇到比較開竅的,還可以來個二打五或三打五。

只是她會暗暗感嘆,玩了這麼久的的涅盤狂殺,沒想到這遊戲真正的地獄模式,居然藏在團隊競技排行中。

也是第一次感覺到,涅盤狂殺是個難度非常高的遊戲…高到突破天際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