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三十一

經過慎重考慮並且徵求雨弓同意後,望日盡量簡約只提重點的說了雨弓就是 TLOTR 的 skywalk,本來以已經轉當教練的 Nimbus,已經來到涅盤狂殺,準備組戰隊加入聯賽中。

原本望日還煩惱自己講得太簡約,隊友會聽不懂,誰知道會一石激起千疊浪。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有點沮喪兼低潮的隊友們突然精神大振,七嘴八舌的表達了對 skywalk 的崇拜和驚喜,原本的服從更上升到狂信者的盲目程度,團練之餘就瘋狂的去團體排行競技單排著去找虐。

skywalk 欸!那個世界頂尖電競高手!誰國高中時不是守著電視看他霸氣震懾全場的精彩比賽?沒想到消失了這麼幾年,居然成了我們戰隊的隊長!!當然是他說啥就是啥,難道你比 skywalk 更厲害?

望日啞口無言。她不擅長人際關係,但也知道雨弓這頓脾氣發得太錯誤,想要稍微彌補一下。她還在上大學的時候就在補習班打工,畢業後就乾脆轉正職老師了。

學生不是不能罵,但是要罵得有技巧有理由。最好是「責備」,而不是發洩情緒的「辱罵」。因為情緒化的辱罵什麼也得不到,內向的學生只會越罵越笨,叛逆的學生越罵越故意。

稍微轉個彎,認同的確不容易,隱約的說明自己的立場和難處,往往責備學生就會有比較好的效果。

但她不知道會產生這麼爆炸性的效果…而且好得太過頭了。

在他們這樣找虐了兩個月,某天,她經過試煉大廳(團隊排行競技的刷卡等候處),看到開心心被個男生堵著,說了一堆意淫的污言穢語,是個人就會忍不住。

但該死的,修羅殿禁殺,卻沒有禁污言穢語和性騷擾。

她上前,卻瞠目看著笑吟吟的開心心,兇猛的揮下手底的法典,直接痛毆在那個混帳的臉上,翻手又拿法典重擊了那傢伙的咽喉。

不好!許多人沒有仔細閱讀過修羅殿的法約就簽了…系統警告不是攻擊一次就記一次,有許多苛細的規則。像這樣連續攻擊會被系統大神判定惡意,是三次系統警告,再出擊一次就會犯滿被驅除出修羅殿,積分歸零,甚至會被判失去積分資格…

也就是說,連戰隊都不用打了,管妳是職業或業餘。系統大神這部份是萬分嚴酷的。

但更讓她傻眼的情況發生了。

開心心打了那兩下,轉身就走,一面規避對方反擊的最大傷害,一面替自己補血。結果那個性騷擾的混帳,突然從試煉大廳消失,系統公告該名玩家褻瀆修羅殿的神聖,所有積分歸零,禁止進入修羅殿。

眾人大嘩。這一切都發生得太快,誰都沒搞清楚狀況。

「副隊長。」開心心看到她,笑咪咪的迎上前。

「…妳仔細閱讀過法約?」望日有些複雜的看著這個半年前愛哭內向的女孩子。

「拍過廣告後,老有人愛說些…總不能一直讓啦啦和秋月替我擋。」開心心笑得有些羞澀,「其實我不該打他第二下的。這樣整個禮拜的額度都沒有了…實在他說得太過火。不過隊長真的很厲害喔!去單排團隊排行競技被雷久了,就會變得厲害一點。」

「…是呀。」望日浮出微微的笑容,有些滄桑的。

這其實是一種利用規則,誘人犯罪失格的手段。她之所以會很清楚,是因為在成為全民公敵時,差點被騙到了。要不是她一直都注意著系統警告的次數,早就被掃地出門了。

那次她緊急住手,反過來被人擊殺在修羅殿,那些人以為法不責眾,卻沒想到涅盤狂殺的系統大神非常殺,參與擊殺她的所有人都除格驅除出修羅殿。

就是那次差點被陷害成功,她才會仔細閱讀法約,研究到非常透徹,拿捏住反擊的尺度。

結果這個羞澀內向的小女生,也被百鍊成鋼了。

果然,女人不是只有軟弱那一種面貌。

只是她還是會惆悵,一點點的,惆悵。

***

揉著酸痛的小腿,望日正在看 VOD,偶爾暫停回播,然後仔細記筆記。

太極拳不像她想像的那麼輕鬆…甚至比健身房的課程還累很多。但的確有助於提升實力,而且在理解中更有所領悟,讓她有了更多的想法和創意。

柔與纏。

現在她已經成為正式的主call,所有的戰術和指揮都由她所出。倒不是她有控制欲…而是雨弓的健康狀況實在不能勞心勞力,每個禮拜天去探望他,太明白他完全是靠藥物和化療撐著的。

他在涅盤狂殺能夠那麼強,實在是基本功太紮實,而且有個發達到匪夷所思的大腦。

但他還是當主力輸出就好了。勞心的事…她也並不是個笨蛋。

只是主call很耗費心神,同時要做出最大輸出,對一個用精神操控複數武器的刺客來說,實在太累了。

在學習太極拳的過程中,她領悟到了一些什麼,所以反餽到涅盤狂殺,讓她開發出新的武器。現在她的披風已經在開心心的幫忙下,改造成繫著細小匕首、宛如繩鏢組成的披風。

這樣的好處是不用完全用精神力浮空操作,而有個媒介,使用柔勁與巧勁就可以有很多組合變化,練熟了,她依舊殺傷力十足,還可以更專注於大局和戰況的應對。

唯一讓她不滿的是,遮蔽力下降很多,逼她打造了一雙覆蓋率最高的長靴…但也只能遮到膝蓋。中印美術風格混合的涅盤狂殺,找不到更保守的裝備了。

結果老有人盯著她膝蓋以上,短裙以下的大腿猛看,連排團隊排行競技都不例外。

她很遺憾不能殺隊友,只好把怒氣都發洩在敵方身上。有次啦啦啦不幸排在她對面,被殺得不成人形,哭訴她實在太殘暴。

「你好歹只死了十次。」望日冷冷的回答,「你其他隊友起碼要乘以三或四。誰讓你不叫他們把眼睛管好?」

「女生少啊…啊唷!」啦啦啦慘叫著摀住手,阻止血泉繼續噴湧。

春花秋月同情的看他一眼。這笨蛋。副隊長的脾氣是爆炭一塊,燃點甚低。自己找虐啊這是…

他很聰明的迴避了副隊長非常吸睛的「絕對領域」,正經八百的提出團隊排行競技的心得報告,對啦啦啦哀怨譴責的眼神視而不見。

兄弟,不是我不講義氣不幫你講話。只是日頭赤焰焰,隨人顧性命啊。他只是個脆弱的詩人,坦不住霸王龍等級的副隊長。

後來他們隊員排團隊排行競技時,都會先等副隊長排進去了,才去刷卡排隊。

誰也不想在副隊長的對面…心靈會受到深刻而嚴重的傷害。

死神說:「女人,拋棄妳那些無聊的幻想,妳再也不能君臨妳的文字。向妳的殘暴君主說再見,我今晚來召喚妳離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