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三十二

有的人說「天份最重要」、「再怎麼努力也沒有用」,其實只是藉口而已。雨弓默默的想。

很多人都以為skywalk是天才中的天才,他是有天分沒錯…卻沒人注意到他有多努力。只要能提高獲勝的機率,他怎樣艱苦的訓練都熬了下來,誰也沒能比他自主訓練更多更久。

【Google★廣告贊助】

小望日有天賦,但她憑著憤怒當燃料,下過苦心,而不是坐在那兒怨天尤人。

連這群小笨蛋都證明了,天分不夠無所謂,努力就會有回報的真理。不管是多麼微小的進步,一點一滴的累積,終究會脫胎換骨。

我的隊伍。漸漸蛻變進化的隊伍。

輕輕的敲門聲,讓冥思中的雨弓醒過來,忍不住微笑。「小望日,鑰匙都給妳了,還敲門做什麼?」

抱著一盆玫瑰的望日皺眉,「這是禮貌!跟有沒有鑰匙沒關係。」

撐著臉的雨弓笑得更深一點。這就是現實裡的小望日。有點壓抑的狷介。連喜歡的花都是近乎黑的紅,台語叫做「黑豆紅」。

現在她就抱著暗沈近黑的紅玫瑰,襯著一身淺藕色的連身洋裝,成為最惹眼的焦點。

「可以放在你的花園嗎?」望日問,「我那兒陽光不足。」

「叔叔的家就是小望日的家,幹嘛這樣問?太生疏了,叔叔好傷心。」

望日的臉立刻漲紅,「你、你去…不理你了!」

結果還不是把玫瑰放在落地窗外,讓他一眼就能看到。還去泡了一壺紅茶遞給他。

說好的「不理你」呢?

但雨弓沒去逗她,只是笑笑的接過紅茶,啜了一口,推開桌上大疊的書,清出位置放紅茶杯和茶壺。

「這些是啥?」望日幫著整理,順口問。

「微積分。自修中。」

這時候的小望日真是可愛。眼睛張得大大的,一臉錯愕,習慣性抿緊嘴角的壓抑不見了,微微張著嘴。她本來就是氣質取勝的女孩…別開口的話。但那種老師氣質一消失,不怎麼出彩的臉孔出現那種無辜的愕然…

很讓人憐愛,卻也很想欺負她。

要忍住這種衝動真不容易。摀住嘴忍笑的雨弓想。

「…為什麼突然想要看這種天書?」望日皺緊了眉。她對數學十二萬分之無助,所以她選擇了軟體應用而不是寫程式。

「開始的時候的確像天書。」雨弓閒然回答,「但理解了規則就很簡單。當然體力訓練是比較容易…但現在只能鍛鍊腦力了。自修微積分是挺好的方式。」

沈默了好一會兒,望日低聲,「…為了勝利,你什麼都肯做是嗎?」

「我討厭輸的感覺。」特別不想輸給Nimbus。但他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對了,這幾天戰隊團練我要請假。」

「我們禮拜五有比賽!」望日更訝異了。

「比賽前我會回來。」看著望日的不解,雨弓笑意更深,有一點點邪惡,「沒辦法嘛,小望日快贏過叔叔了,不趕緊去祕密特訓…真輸給小望日,叔叔面子往哪擺?」

「說瘋話。哪裡贏了啊?!還不是被電得體無完膚…」

「衝動的小望日都比叔叔成熟冷靜…這輸好幾條街了。嬸嬸能忍,叔叔也不能忍啊。」

「哪來的嬸嬸啊?!梗不要亂用好嗎?」

雖然激怒她的時候比較多,但她還是陪伴了雨弓一天。天色將暮,她要回去時,欲言又止的回頭。

「…不要太逞強喔。」她轉頭,「別送了,風大。也不要太勞心知道嗎?微積分很殺腦細胞的。」

「嗯。」雨弓淡淡的,「目送比較浪漫,叔叔懂的。」

「浪漫個頭啦!」她穿上薄外套,忿忿的舉步往前走。雨弓倚門看著她。

望日的背影很纖細、柔弱。

平心而論,她容貌不出色,身材也不出色。大約最美的就是那雙筆直修長的腿,但她總是穿著長裙,連身洋裝的裙擺也幾乎遮住小腿。就是…很像個老師,隨時準備春風化雨、有教無類那種。

但沐浴著夕陽光芒而行的她,背影看起來卻沁滿了孤獨的氣味。

很想開口,叫她留下來。很想拂去她孤獨的傷痕味道。

真可惜,他什麼都不能。

他進屋,捧著茶發呆,直到茶完全冷掉,變得苦澀無比。

如果她像愛可,或者以前那些芭比娃娃似的前女友們,那倒好了。可惜…小望日很像年少時的他,卻自律壓抑到有些厭世了,非常死心眼。

而他呢?其實一直都是自私自利的,也沒有真正長大過。說不定,從某個角度來說,死心眼這點也是相同的。

小望日想成就他的願想,他又何嘗不想成就小望日的燦爛。

他戴上眼鏡,翻開厚厚的書本,算著一道道艱深的習題,直到夜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