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三十三

雪峰之上。

黝黑邪美的難近母睥睨著心平氣和的雨弓,露出殘忍而感興趣的微笑,「魔劍,這次你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即使如此,你還是想挑戰嗎?」

「我真該跟官方抗議了。」雨弓淡淡的,「別人想取得職業任務專屬頭冠就隨便打個小癟三就行了,還可以邀拳圍毆。為什麼我的職業任務卻是單挑雪山神女三階段?這不公平。」

【Google★廣告贊助】

「因為你該轉職而不去轉職。系統評估你的實力就是該接受這樣的挑戰。」難近母舔了舔鮮豔如血的唇,迷離渴望的媚眼如絲,「好想看到你的血。強者的血…特別芬芳。」

「以前我都會懷疑,你們到底是啥。從TLOTR到涅盤狂殺,都覺得AI高得太不尋常。但現在…我卻覺得無所謂了。」他眼神銳利起來,「你們,就是勉強值得一戰的對手,沒別的。」

「狂妄!」難近母大笑,「但我喜歡!而且夠聰明…許多事情還是不要知道太多得好…」她尖銳的指甲做了個割喉的手勢,「來吧…噴湧鮮血祭祀我吧!」

她漸漸的變形,更黑暗更猙獰,四隻手臂拿著不同的武器,用無數縮小的頭顱當首飾,泛著不祥的黑氣和強烈的威壓。

雪山神女的第三化身,卡莉,時母。

相對渴血得完全失去理智的時母,雨弓卻冷靜得連自己都有些詫異。勝與敗,似乎都不太要緊。

要緊的是…能不能跨過自己的那道檻,能不能打敗昨天的自己。

他不能原地踏步,小望日直追在後,Nimbus不知道更精進了多少。

我可是,永遠在最頂端的電競高手。只有我睥睨眾生的份,區區一個白血病不足以阻礙我的決心和永恆。

「來吧。」他微笑。

已經好幾天沒有雨弓的音訊了。若不是白天傳簡訊時他都有回,望日早就忍不住衝去他家看看了。

現在他上線,就傳個「請假。」,然後就音訊全無。

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麼。望日心底不斷的嘀咕。

但她還是穩下來,督促隊友,靜靜聆聽隊友的心得報告,和看他們自己錄下來的vod。不要說團隊排行競技鬆散沒有紀律,偶爾也會碰撞出很有創意、匪夷所思的戰略和奇襲。這種經驗非常珍貴,不是團練賽或資料分析就能生出來的。

團隊排行競技除了磨練單兵技巧,還有在隊友發揮失常時設法彌補漏洞,加強反應,這種自主練習是不可或缺的。

雨弓不在,他們特別外聘了一個高手來參與團練,之後開會檢討得失和心得,接著就是繼續排團隊排行競技,望日還多了個分析戰術和如何執行的工作,其實並不輕鬆。

他們進步得很快,但是 Nimbus 所組成的「風雲」,也以「世界電競聯合俱樂部」的旗幟,加入了職業聯賽,表現得異常亮眼。

「風雲」網羅的幾乎都是一些桀傲不馴的個人賽選手,一開始並不被看好。畢竟個人賽和團體賽根本是兩個世界,單兵技巧再好,組織戰術不能執行,只是各行其是的英雄主義,只會導致贏了人頭卻輸了比賽。

但Nimbus的組織力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簡直是倉促成軍的「風雲」,卻意氣風發的展現強悍的單兵技巧和組織性,高歌猛進的連勝中。

望日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因為 Nimbus 的戰術應用實在太巧妙而無跡可循,想用智商完爆風雲變得非常困難。

果然是繼skywalk之後,統治 TLOTR 多年的王者 Nimbus。

我該問雨弓怎麼辦嗎?望日有些氣餒的想。但也只有一瞬間,她就豎起英眉,重看風雲的比賽vod。

我答應過的。我答應雨弓,一定會贏的。不會有完美無缺的隊伍,絕對會有能攻破的弱點。

當初接過主call的位置,不就是希望雨弓不要太勞神嗎?而且雨弓信賴我。

這裡是涅盤狂殺,不是 TLOTR。

我們對遊戲核心的理解,不會弱於 Nimbus。

等她稍微有點頭緒的時候,禮拜五,疲憊而憔悴的雨弓,捧著繁花羽冠歸來,淡淡的笑,高傲而自滿。

「…離比賽只有半個小時了!」望日強壓住內心的不忍,大聲的說,「你這個樣子…」

「夠了。」雨弓閉著眼睛,收起繁花羽冠。「讓叔叔休息一下…放輕鬆點,今天又不是跟風雲打。而且叔叔什麼時候…讓小望日失望過?」

「你為什麼總是要這麼逞強?!」望日真的生氣了。

「因為叔叔這樣,才覺得自己不是活死人。」他閉著眼睛,很快的睡著了。

的確,雨弓被搖醒上場時,給敵方一個震撼教育。應該說,整個雪山飛狐,都脫胎換骨似的,讓敵方實實在在的上了一課。

完完全全是單方面輾壓,以前針對明顯弱勢的坦補戰術卻失靈了。雪山飛狐像是被驚醒的鐵甲獅子,以前只有銳爪的大劍師刺客,現在卻展露了銳利獠牙般的雨弓,毫無懸念完爆了原本排行第三的隊伍,徹底的一面倒,沒有絲毫拉鋸。

但是望日卻非常火大。

「你花那麼多天去做職業任務,上場卻不戴繁花羽冠?!你到底是做來幹嘛的啊?!」

繁花羽冠是魔劍特有的職業裝備,職業任務都是地獄等級的困難,可以想像繁花羽冠的強大之處。但他依舊額帶上場,根本沒有使用。

「叔叔不喜歡欺負小朋友。」雨弓似笑非笑的,「讓他們一個裝,我以為不會電得太難看…誰知道他們這麼不堪電。不知道心靈會不會受創…叔叔太強也是沒辦法的…」

「你夠了!」望日實在忍不住,「這季節已經沒有水仙花了!你不要 cosplay 的那麼反季節!」

「小望日,叔叔這是實力,不是自戀。」雨弓笑得很驕傲,整個神采飛揚。

「…我猜你辭典裡缺字得厲害,只要跟謙虛相關的都缺字掉詞!」

「小望日果然是讓叔叔教導久了,刮目相看呢。」雨弓故作驚訝,「這樣都被你發現了。」

望日覺得,之前為雨弓擔心真是太不值得。現在她不但覺得自己的肝傷得很徹底,腦血管也很危險。

「請你不要跟我講話了。」她氣憤的轉身要出去,繩鏢披風飛揚。

「從背後看,小望日的『絕對領域』更讚。」雨弓笑得有些邪惡。

要不是看戲看得津津有味的隊友驚醒,開心心抱住望日,啦啦啦和春花秋月拉著望日的雙手,恐怕他們的主 call 兼主力輸出的大劍師刺客就要因為五次系統警告犯滿,被掃地出門,就這麼沒了。

罪魁禍首的雨弓卻笑咪咪的,對望日的暴走表示愉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