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五

結束戰鬥回到議廳時,疼痛其實已經消失,但望日卻覺得精神上很疲憊。

雖然結果毫不意外,但她倒沒有發怒,而是仔細思索戰鬥過程中她有哪些瑕疵和失誤。

雨弓卻緩步踱向她,淡淡的問,「知道為什麼輸嗎?」

【Google★廣告贊助】

望日皺緊了眉,很爽快的承認,「我技不如人。」

表情一直帶著輕微嘲諷和睥睨的雨弓倒驚訝了一下,默默看著依舊在苦苦思索的望日。

「為什麼你們都喜歡待在這個不見天日的修羅殿呢?」雨弓終於開口,「外面好多了。」

「因為不想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依舊在思考的望日漫應著,「外面的殺戮就只是殺戮,沒有目的也毫無意義。」

雨弓深深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簾。「廣大的修羅殿並全都是不見天日的。走吧。」

欸?我有什麼理由要聽你的嗎?!

「自己閉門造車通常會有盲點,」雨弓淡淡的,「只會讓下次輸得更慘吧…」

看起來相當生氣,眼睛都快冒火花了。嘖,女孩子。等等該不會就哭了?資質再好也不過是…

「不是要走嗎?往哪?」望日卻很快的平靜下來,皺著眉問。

哦。令人意外呢。明明用憤怒當燃料不是嗎?卻可以飛快的收拾自己的情緒。坦白說,連許多男人也辦不到啊。

望日倒是沒想那麼多。剛剛被電得很慘,但輸得卻有點莫名其妙。幾乎都是很小的劣勢累積到最後才一次爆發,她知道會輸,但實在想不出應對上出了什麼失誤。

心不在焉的跟在雨弓後面走,她原本以為雨弓要在練習場再電她一次…卻沒想到雨弓帶她到修羅殿後,撲天蓋地而來的是怒放的火荷與雪蓮,碧波蕩漾,荷葉嘩啦啦作響,是個非常廣大的荷塘…不,應該說是荷湖。

「修羅道每日都跟夏天一樣。」雨弓的神情溫和下來,「偶爾也抬起頭吧。」

抬起…頭?

望日仰首,天空乾淨的沒有一片雲,深深的、純粹的藍。

對喔,夏日的晴空。濃豔極致的色彩。

聽說風景最美的曼珠沙華四季如春,她也看過幾張照片,的確。但她在涅盤狂殺待了這麼久,從來沒有注意日日皆夏的修羅道是如此鮮豔明亮…生命力蓬勃得簡直狂譟。

「我一直在激怒妳,但妳卻對我不夠憤怒。哼哼哼…」雨弓低笑,「這是妳主要的敗因。妳的怒氣…已經漸漸減弱了吧?還有什麼理由,妳要在不見天日的修羅殿繼續?」

薰風吹拂,披風獵獵作響,兜帽漂蕩,梵文刺青忽隱忽現。望日看著艷晴的天空與囂鬧的荷湖,眼底也鍍了一層薄薄的藍。

「我…不想輸。」在良久的沈默後,望日開口了。「輸了是因為下次會贏。」

沒有理由,也不是為了什麼。只是為了激戰中,繃緊精神到極致的緊張感,和戰勝時那一刻的愉悅…不是打敗了誰,而是勝了自己一場。

我,不是一無是處的。

「是嗎?原來如此。」雨弓垂下眼簾微笑,「單純的倔強…嗎?那就這樣吧。」

…這樣是哪樣?

但之後她就不曾在修羅殿見到雨弓,他的名次沒有繼續打,所以漸漸的往下掉,像是流星般一閃而逝,淡出所有人的記憶。

但是望日每天收信時,都會默然無語。雨弓看過她每一場的競技,語氣很不客氣的指出缺失和疏忽,鉅細靡遺,厚厚一大疊。並且再三叮嚀她在現實中絕對不能偷懶,除了女子防身術,最好去健身房系統訓練一下。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歷啊?

明明超厲害的,卻連一點好勝心也沒有。隨心所欲的出現,然後隨心所欲的消失。禮貌的回信給他道謝,再寫來的信絕對不會客氣半分,更不會言及其他,只針對她每場競技批判得體無完膚。

果然,她完全不了解人類。

雨弓…不就是Rainbow?彩虹,對吧?

既然是偶發性的天文現象,似乎也能解釋他這麼神龍見首不見尾吧?…大概。

後來她下班後,真的補習班附近找了家健身房。反正沒有什麼壞處不是嗎?閒著也是閒著。

但她實在不明白,為什麼在現實的健身房揮灑汗水兩個月,虛擬的修羅殿個人排行榜就讓她爬上第十五名。

雨弓…到底是幹嘛的?

她真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出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