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七

明明很失禮,但雨弓的態度不知道為什麼溫和下來。以前都很疏離,指點她的時候也是冷淡的,很偶爾才會出現一點幾乎察覺不到的關心。

在她這樣失態之後,反而那層看不見的隔閡消失了不少。

「沒打過國戰?公會戰也沒有?妳在涅盤狂殺兩年多了,除了修羅殿和阿努城,去過什麼地方?」

【Google★廣告贊助】

「…京畿附近我很熟。」啞然片刻,望日勉強擠出一句。

的確,她在涅盤狂殺兩年多了。出生在修羅道主阿努王的羅喉國,創人物以後幾乎就都蹲在阿努城的鐵爐前,頂多就在京畿附近的山區尋找礦石(和被殺)。大劍師練起來很不容易,但在成為宗師之前對公會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她沒有喊過苦。說不定要喊苦、撒嬌哭訴才是正確的。但她不會這套。

「原來妳連羅喉國都沒踏遍…其他三國大約也是一無所知吧。」雨弓淡淡的笑了笑,「武術一道,和讀書有點像。行萬里路是必要的。」

這傢伙…講這幹嘛?她突然有點不想聽雨弓接下來想說的話。或許吧,在她心目中,雨弓是有點特別的。但如果跟其他人一樣只想著「住哪幾歲電話多少」,她會沒來由的有點傷心。

但雨弓卻把酒喝完,揮了揮手,就走了。

她覺得有點安心,但也有點失落。

抱著膝蓋,她看著永夏的晴空。荷香隱隱漂蕩。原本的憂傷、憤怒、焦躁,就這麼一點一滴的緩緩消失。但要重回不見天日的修羅殿…卻有些興味索然。

這兩年多裡,我在涅盤狂殺做過些什麼?單純只是為了自己,不是原始的因為外界的刺激做出種種對應和反擊?

沒有。一直都沒有。

那一天,她離開了阿努城,銷聲匿跡了一個月。競技排行是不進則退的事情,她也就緩緩的掉出前五十名,粉絲團議論紛紛,但望日從來沒留過言,更不可能給什麼說法,所以粉絲流失得很厲害,幾乎停止運作了。

偶爾看櫃台的望日會無聊刷過去看看,但也只是發笑,卻沒有其他反應。

她才不要為了別人活。人生白癡一次就夠了,還可以推年少不懂事。白癡第二次就完全是愚蠢,自作孽不可活。

有點明白,為什麼雨弓那樣的高手,卻不願意打競技。困在不見天日的修羅殿,為了幾勝幾敗斤斤計較,的確是很傻。

既然能夠保護自己,永夏鮮豔的修羅道,更有強烈的吸引力。

旅途中,雨弓很少跟她連絡,只有同在華環國時,跟她碰過一次頭。

「眼神不錯啊。」雨弓淡淡的笑,「稍微長大了點。」

「…我早就成年了!」

「唔,還真看不出來。」

望日怒目,久違的怒氣又冒出來。這傢伙為什麼總是能夠精準的激怒她啊?!

「走吧。」雨弓站起來,「來華環沒見見這景象實在太可惜了。」

他們正在一個簡陋的旅店,外面正在下傾盆大雨,潑瓢似的轟隆作響。

「現在?」

「天時地利人和,不是現在這時候,還別想瞧見呢。」雨弓走出去,打起傘。

天地陰暗如墨,只有閃電橫空,雷霆霹靂炸響。狂暴的雨滴砸在傘面,囂鬧得震耳欲聾,根本沒辦法交談。

山路崎嶇泥濘,一腳深一腳淺的。但也沒有辦法,這種壞到極點的豪雨天,沒辦法縱狂風飛行,只能靠兩條腿,一步步的往前走。

到底要去哪啊?她疑惑的抬頭,卻發現雨弓半個身子都是溼的,傘幾乎都遮在她這邊。

她悶悶的把兜帽拉上,離開傘的範圍。她的披風能擋雨…雖然對這樣的暴雨效果不太好。

「我不想吃妳豆腐,最好乖一點。」雨弓靠近些,又把傘遮過來。

「…你已經快成落湯雞了!」

雨弓彎起個些微邪惡的笑,「哦~」很意味深長的拉長音,「小望日,妳開始關心雨弓叔叔了是不是?但我不願意誘拐未成年兒童呢。」

…該死的自戀狂!這天下的為什麼不是硫酸淋死你?!

但她實在是動手遠遠強於動口,面對打不贏的自戀狂,她只能把兜帽拉低,忿忿的把注意力放在泥濘不堪的道路上。

走了很遠很遠,在狂風暴雨中跋涉,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她既然已經沈默,雨弓也不再說話。很疲勞,雙腿如鉛,但她倔性被激了起來,還是一言不發的往前走。

雨漸漸小了,漆黑的天色慢慢轉淡,陽光從烏雲的間隙撒下來,等他們走到目的地,只剩下濛濛細雨,和燦亮的陽光。

那是個崖頂,望出去是驚石拍浪、翡翠似的海洋,和陰晴交纏的天空…與一彎氣勢萬千,光華奪目的彩虹,由天而發,奔騰入海。

望日雙手摀住自己的嘴,說不出一個字,愣愣的看著這樣接近奇蹟的天文異象。

只有親眼看到,才能了解那種深入魂魄的震撼力吧?她沒有想拍照或錄影…因為那沒有用,百分之百的失真。

真正的,完全的…虹。

她覺得整個人空空的,卻又塞得極滿極滿。沒有任何言語可以形容…只有敬畏、感動。

難怪,真的,難怪。古人會把「虹」列在龍族之中。這不是空氣污染嚴重,有氣無力的現實之虹可以想像和比擬的。

龍般的虹貫空而過,宛如意欲吞盡五湖四海。

等彩虹終於消失,她才發現把自己的腿給站麻了,不知不覺中淚流滿面。

一直沒有說話的雨弓遞手帕給她,「感受性這麼強的小孩子…真讓叔叔覺得不能放著妳不管。傷腦筋…」

望日奪過手帕怒目而視。她很想跳腳大喊自己成年已久,但這個選擇性失聰的自戀狂一定會聽而不聞。所以她把怒氣轉到手帕上,不但擦乾眼淚還狠狠地擤了鼻涕。

但除了得到雨弓的捧腹大笑和一句「果然是小孩子!」,沒有任何反擊的效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