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九

看著雨弓悠閒的踱過荷湖的曲橋而來,在湖中亭的望日異常緊張和懊悔。

自己的事情不能自己處理嗎?為什麼要麻煩到別人…本來只是想找個人談一下,誰知道雨弓會親自過來。

修羅的容顏其實參考的是古印度神話…畢竟當初綠方留下來的粗疏設定並沒有繪本可參考。只能從她錯誤許多的原始設定去推測,變成這樣半印度半中國的奇怪美術風格。

【Google★廣告贊助】

但遊戲總是要賺錢的。就已經只有一個種族沒得選了,女性美麗沒問題,但是男性獰惡醜陋…誰想來玩啊!!這種上線殺到下線的全息網遊用膝蓋想也知道絕對是男性佔絕大多數。

所以這點就背離了印度神話的男修羅設定,個個高大英武,高矮胖瘦和英俊威武都可自由微調,只求能留住玩家。

雨弓大概懶得微調,在帥得驚天動地慘絕人寰的男修羅中,顯得很平庸。但個子還是高…修羅的設定中,男的就是高,女的就是嬌小。

所以雨弓在她面前站定時,望日覺得很有壓力…她還差一點點才及得上雨弓的肩膀。

而且雨弓一直沈默,只是用薄酒紅的瞳孔靜靜的注視她,讓她那種壓力感越發升高。

「結果,」雨弓終於開口了,「妳還是打算撩下去?」

「…不要說得跟下海一樣好不好?」望日皺眉,「就、就看不下去而已。好嘛,我知道不關我的事情…但、但是…我就是會生氣,覺得很生氣。」

雨弓無言。這傻瓜孩子。跟他當年一樣的傻。義憤填膺哪有什麼好下場…「人家只會覺得妳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別人關我屁事。」望日扭開頭,「反正只是業餘賽,我已經說好不洩漏資料不露臉。」沈默了一下,「反正也沒有人知道我的任何資料,官方也不會為了我這麼個小人物給自己惹麻煩的洩漏什麼。」

雨弓也安靜了,輕嘆一口氣,「時間這麼緊,就算是業餘,團體賽重要的不是個人表現而是默契和戰術。妳又…總之,打不好全是妳的責任。所有的人都會責備妳。」

「我若是會在乎別人的閒言閒語,也沒辦法撐到現在。誰在乎啊!」望日將頭一別。

妳在乎啊,很在乎。不然怎麼會像隻兇猛的刺蝟,狂暴的反擊和拼死命的證明自己?

但雨弓沒有戳破她,「為什麼妳會考慮呢?他們跟妳有交情嗎?」

「沒有。」望日看著地板,「頂多在修羅殿競技時交手一下。但他們…都是台灣來的。而且…把我當成一個可敬的敵手,而不是…女人。」

說著說著,她又火大起來,「我知道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爬,但是都要比賽了,兩個主力突然跳槽到勝率比較大的隊伍…這算什麼啊??!!友情啊戰鬥情誼啊,比不上勝率和獎金嗎?!」

「既然妳都有定論了,那問我做什麼呢?」雨弓冷靜的問。

…就是。為什麼要問雨弓?

「我不知道。」望日低下頭,「大概是…我不認識其他人。」

真的就是個…孩子。面對充滿敵意的世界只會豎起全身的刺,跟她完全沒關係的不公不義只會怒氣勃發的衝撞過去。

輸或贏,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他知道的。因為當年的他也是如此。

「就這樣吧。」他無奈的笑笑,「哼哼哼,我和妳。他們還缺兩個人不是嗎?」

…哈?

「我、我沒有要拖你下水的意思!」望日慌張得有點語無倫次,「我只是、只是,我不知道…我想找個人商量,就、就是…」

「行了。」雨弓淡淡的阻止她,「團練的時候通知我。」

看著他越去越遠的背影,望日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突然追過去,拉住雨弓的袖子。

雨弓睥睨的看她,讓望日覺得更困窘。「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我知道,你不喜歡…雖然不清楚為什麼。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你改變心意的時候,傳簡訊給我。」

「小姑娘…隨便把手機號碼給人是個壞習慣。」雨弓笑得有些邪惡,「所以說,太有魅力也是麻煩事…但誘拐兒童的罪罰很重,叔叔又不想以身試法。」

這個該死的自戀狂!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我說啥你也沒在聽!你根本就是個選擇性失聰的水仙花、自戀狂!」望日氣得縱狂風而去,擾得平靜的荷湖波瀾洶湧,刮亂了雨弓的頭髮。

到現在才爆發…脾氣雖然倔強,倒是意外的能忍。或許是,有著野獸般的直覺,能夠本能的區別善意與惡意吧。

手機號碼這種東西…之後他下線醒來,打開自己手機的通訊錄。只有寥寥幾個號碼…沒有半個是私人電話。

他默默的輸入,註明「小望日」。

望日一早的心情就很惡劣。

她覺得自己很蠢,蠢到不行。明明自己可以解決的事情,為什麼要去徵詢那個自大又自戀的雨弓。

還給他手機號碼…我瘋了嗎??!!

雖然說,一直很注重隱私權的她,和前男友分了以後,她就換了手機號碼,並且申請了手機鎖密,想從手機號碼追查她的是不可能的。補習班也只知道她家裡的電話,她的手機通訊錄一片空白。

她的手機就是拿來代替GPS,當當鬧鐘,玩玩小遊戲,看看電子書的。聽音樂,或者有時看看電競比賽。

喔,還有。因為她獨居,誰知道幾時會有三長兩短,必要的時候可以撥110或119。

所以她心情不太好的刷牙時,手機會突然響起,她的確嚇了一大跳。

保險?推銷?可能性還滿低的。她額外付費就是為了確保她的手機號碼不會流到任何人手上。打錯還比較可能吧…

匆匆漱口,她拿起手機,遲疑的,「喂?」

「聲音果然是大女孩了,但個性卻是小孩子,挺衝突的。」低沈為帶沙啞的聲音傳來,還有非常熟悉的哼笑。

「…我是叫你傳簡訊不是讓你打來!」

「確定一下嘛。萬一妳給我某個警察的手機號碼怎麼辦?」他輕笑一聲,「團練通知我。」然後就掛手機了。

混帳!可惡的自大水仙花兼自戀狂!一點禮貌都沒有,不知道要說再見嗎?!

望日忿忿的回去繼續梳洗,換好衣服後,看著被她摔在棉被上的手機。最後她還是把手機撿起來,默默的將來電顯示的號碼,輸入通訊錄。原本想註明「水仙花」或「自戀狂叔叔」…

最後還是註明了「雨弓」。

…為什麼我要去找他商量,還給他手機號碼呢?

她真覺得自己是白癡,並且深深的自我譴責與懊悔。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