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日 之一

蒙面的少女刺客穿著暗沈沈的披風幾可委地,兜帽低低的,幾乎看不到面容。

和她敵對的是個燃血狂暴的弒神者--簡單說是狂戰一流的人物。血厚攻高速度快,是所有薄皮的剋星,貼上來就會被黏死。

或許吧。覆面下的面容悄悄的彎起一絲笑意,只是異常冰冷。當弒神者用自強號般的狂烈和迅速逼近時,她的冰冷也漸漸化為霜樣的冷靜。

【Google★廣告贊助】

當巨斧迎面劈來時,她扭腰後仰,彎成一個接近平行地面不可思議的柔軟角度,險險得避過這一招,覆面卻破裂,露出修羅少女濃豔的臉龐,並且噴出小小血泉。

果然刺客就是要搞暗殺的,正面對決不是長項。

她甩出夾在指縫的飛鏢,逼得弒神者倒退一步,藉機遁入陰影中。雖然知道也就只能搶到兩秒的時間,但也就夠用了。

取下背上的巨弩,她將一把長槍當作箭矢,射向弒神者想把他釘在柱子上,卻被機警的躲過,長槍離弒神者約半尺之遙。

「哈!哈哈哈!我看妳這小賤人還有什麼招!」弒神者囂狂的大笑。這招「彎弓向天」是皮薄刺客的大絕,現在早早交了大絕,看這個小婊子還能怎麼樣…用那可愛的小匕首搔癢嗎?

少女刺客卻只微微笑了笑,迅雷不及掩耳的合掌,引爆了在弒神者面前的長槍,爆裂傷害加上武器碎片的加成傷害,比起挨了散彈槍也沒差很遠…並且附帶致盲效果兩秒。

兩秒,就很夠了。

她撲上前,巨弩在電光石火間瘋狂變形,最後成了一把像是巨大丁字鎬的奇型武器,騰空揮舞,由上而下的給予弒神者巨創,爆擊加成附帶遲緩暈眩效果。

弒神者奮力抵抗,不斷戰吼的增加自己攻擊力直到狂暴,免疫一切負面效果,並且重擊刺客的多處要害,眼見就要將刺客擊殺,他的興奮更助長了狂暴的程度,甚至不在乎刺客的武器又再次變形。

等他驚覺時,才發現自己狂暴到過頭了,防禦已經降到一個危險的低點。而刺客的的武器又恢復為巨弩,後空翻離他遠些就果斷按下,代替箭矢的長槍如死神的口哨,呼嘯著將防禦接近零的弒神者釘在二十尺外的牆上。

長槍爆裂,殘血的刺客微笑著得到了這一次的勝利。

離開競技場,弒神者忿忿不平的攔住她,咆哮著要再挑戰,正大光明的,而不是這些偷機取巧的雕蟲小技。

少女刺客不甚感興趣的抬抬眼皮,「話多而愚蠢的人就會失去勝利。我想你還沒有覺悟。」

「…臭三八,狗娘養的!」弒神者暴跳如雷,「難怪妳男朋友不要妳!我說是個人就不會對妳有絲毫興趣…」

原本她不想計較,但是人家已經在問候她娘親以及相關女性親屬了。

所以她如鬼似魅的欺近那個明顯失去理智的弒神者,惡狠狠的抬起膝蓋,讓他了解男人的弱點不但脆弱、易於攻擊,痛起來也很致命。

當然,她也收到了系統警告。所以她默默走開,而不是多踹幾腳在禍根上面。

沒辦法,她身在修羅殿。這是涅盤狂殺最大的建築物,也是非常有名具有唯一公信力的競技場群。涅盤狂殺哪裡都能打打殺殺,要下剋上的打城主也行…不怕城主狂暴後屠城的話。

但在修羅殿不行。這是個公開的競技場,所有參與競技的玩家都不能在此動武。剛剛她把最後一個額度用掉了…一個禮拜系統只給五次動手的機會,再多會積分歸零,驅逐出修羅殿。

算是很嚴重的懲罰…起碼對她來說。

唔,她進了前五十名,已經在排行第一頁了。但她其實不太關心,而是算算自己的積分貨幣,準備去購買靈魂綁定的裝備。

這其實才是她會投身競技的主要原因。

涅盤狂殺是曼珠沙華遊戲群第三個開服的,風格一言以貫之,「殺殺殺殺殺殺殺」。安全區小得可憐,只有重生點的光環區,一離開就要繃緊精神。

其實台灣人玩得不少,但是照比例來說,完全被大陸人比了個壓落底,連韓國人都比台灣多…很奇妙的現象。大陸人還比較容易了解…東方武俠風、PK無罪,搶人有理,不玩都對不起自己剽悍的民族性。

但韓國人卻會不惜動用到官方內建的翻譯外掛,有點辭不達意的來這兒和人打打殺殺,嘴巴嗆人和動手都輸人不輸陣…超詭異的。

也許吧。韓國人剽悍不在大陸人之下,這種殺戮生涯值得樂此不疲。

望日呢?

其實沒那麼愛打打殺殺。她性子是比較倔強一點,但也還沒到滅絕師太的地步。她只是很煩這種毫無目標和意義的殺戮--追去地獄之歌繼續痛宰那對X男女…她又覺得挺懶的,更沒意義。

但感應艙的頭期款都花了,還有五年的貸款要繳,又不能退貨。原本吧,轉服去曼珠沙華比較適合…但是那對X男女都走人了,前公會卻對她群嘲,沒事搞圍毆,把她的反骨激出來,也就定居下來,神出鬼沒的「找樂子」。

只是這樣廝殺很傷荷包,真的。雖然她之前是大劍師,也不是轉職就喪失了打造裝備武器的能耐…打造武器呢都要礦石,有些零件還只有商店販售,個個天價。打個架雖然對方會隨機掉落裝備武器,但她又不是呂布,難免陰溝裡翻船,把打造到吐血的裝備武器噴了出去。

後來她知道修羅殿的競技場,仔細研究積分和競技貨幣的功能。發現積分打上去了,競技貨幣越豐厚,能買的靈魂綁定的武器裝備越多…到達一定的高度,修羅殿還會配置名為「勇者苑」的小屋給競技高手,免除一切的干擾,還能夠申請跟生產技能相對應的設施,例如她一直想要的鐵匠鋪。

光這個死掉不噴裝(靈魂綁定)的裝備就值得打一打,何況還有玩家小屋和屬於自己的鐵匠鋪。

剛開始,的確輸多贏少。漸漸的,她對自己的技能更能體悟,現實女子防身術也日益進步,反餽到遊戲的無縫接招,勝場就漸漸多了。人嘛,總是對自己越有天分的事情越感興趣,所以她樂得在修羅殿定居,直到現在,成為排行前五十名的高手。

跟眾多高手交手切磋的結果就是:偶爾外出採礦,被前公會自以為義氣的小屁孩堵到,往往可以以一當十,殺到對方連媽媽都認不出來。

跟刺客打架真是白癡到不行。她想。還是個大劍師出身的刺客。別的職業也能轉刺客,但那些刺客沒本事開「彎弓射天」的時候讓武器爆炸。

她可是獨一個…只是很傷本而已。

長槍可不便宜。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