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一

「哦哦,原來如此。」收起黝黑的劍的少女點了點頭,「你會到處殘殺人類,就是因為遭遇到被當成妖魔的過往啊…真是太可憐了,值得同情。」

「妳明白我的心情吧!我這怨恨的心情!」被打敗的魔化戰士悲吼。

「但,那關我啥事,被你殘殺的人全都是傷害過你的人?」以為偷襲成功的半魔戰士被黝黑的劍抵著眉間,不敢寸進。

「為什麼好人就得原諒感化你這種混帳殺人魔…當好人也太不值得了吧?很抱歉喔,我不是好人。」

黝黑的劍尖轟然出昏暗的劍氣。

【Google★廣告贊助】

他眼睜睜看著自己腦漿併裂、爆破內臟,血、更多的血!連腸子都流出來…救命!好痛啊…好痛好痛好痛…

晚了一步。烈的額頭滴下一滴汗。「…夜歌!」

嘖。「我沒殺他啦,只是稍微混亂一下他腦中的黑暗,讓他體會體會被害人的痛苦。」擁有濃密眉毛的少女睥睨看著滾來滾去殺豬似大叫的殺人狂,「這種人,連死亡的資格都沒有。」

「…先解除他的幻覺。」烈被慘叫聲鬧得有點頭痛。

「不要!」少女把臉別到一旁,但烈又不說話了。這死牆壁的個性怎麼一直都不改…「明天解除,可以吧?明明說好,任務要給我做的呀!」

但只是要逮捕他…算了。的確是可以逮捕了。

任務是交還了…但是任務發佈員黑著眼眶來發佈新任務。那個殺人狂慘叫得太淒厲,整個監獄從典獄長到犯人都精神衰弱,劊子手甚至沒辦法執刑…手指拿來堵住耳朵了。

「那種人沒有死亡的資格。」少女夜歌斷然拒絕。

但我們也擁有不精神衰弱的資格啊!

「…其實他死也不足以謝罪。」夜歌睥睨的看著泣訴的佈告員,「你們不是都用驢子當動力,在枯水期時打井水灌溉田地嗎?如果交給我處理,他可以好好謝罪,你們也免除精神崩潰喔!」

「夜歌,別玩得太過分。」烈扶額。

「放心放心…」她很高興的哼著歌去,解除了被幻象折磨的死去活來的殺人狂。

一解除,那個殺人狂就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他破口大罵,「你這個海苔眉毛的女人!居然用這麼卑劣的手段!…」

「答案錯誤喔。」夜歌極度輕視、俯瞰螻蟻似的看著殺人狂。

「請稱呼我為大巫劍士,逢末.夜歌!」

沒有「大巫劍士」這個職業。烈默默的想。

沒有畫咒文陣,也沒有法杖,只是將黝黑的劍拄在地,並朝殺人狂揮了一下…

他變成一頭…有雙駝峰的騾子。

「出了一點小差錯…但誤差不遠。」夜歌將頭撇開,「讓他好好的去推水車贖罪吧。」她笑得很粲然,「恭喜你!這個形態大概可以活一百年!」

這真是太神奇了!夜歌因此被小鎮的人大大崇拜,好一陣子吃飯住宿都不用錢。

大巫劍士(自稱)逢末.夜歌。時年十二歲。

濃眉大眼,英氣煥發。←令人不能忽視的海苔眉毛。
全身帥氣的刺青。←毫不在乎的刺上精美的黑暗基礎咒文陣,然後使用劍氣加以變化組合。
敏捷高強的身手。←由第一魔劍士霆烈.霜詠所親導。
過目不忘的高強記憶力和時靈時不靈的法術。←前世殘留的天賦。
燦爛卻有點邪氣的笑容。←迷倒無數無知少女(偶爾有少年)。

最重要的是…

用極度偏差並且滿懷惡意完成任務的惡劣興趣。←即使轉世也無法泯滅的本質。

看著親手帶大的少女劍士樂顛顛的一頁翻過一頁的看書,烈悶悶的尋找教養類書籍。

是不是我的教育方針有錯誤…?他突然有點喪失信心。

(極短篇一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