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番外(極短)篇之二

麥穗村的神官大人的出身,說起來很令人感傷。

他是被遺棄在翠綠森林的棄嬰,應該是過往旅人丟下的。若不是老神官突然覺得有點心悸,不由自主的走出神殿,這個可憐的嬰兒可能就凍死在雪地上。

不知道怎麼哺育嬰兒的老神官只好跋涉到半里遠的麥穗村求救,麥穗村民雖然有永冬人固有的剽悍,卻也有永冬人的熱心腸。

這個嬰兒就在幾個同樣有新生兒的媽媽共同哺乳下,慢慢的長大,離乳才讓老神官抱回去撫養。

【Google★廣告贊助】

他的名字也是老神官取的。老神官堅信,是慈悲的春神不忍心看幼小的生命喪生,才讓他這把老骨頭走入霜雪紛飛的樹林裡,所以將他取名為翠芽.雨詩。

這個孩子漸漸長大,果然如春神所賜的姓氏一般,是個溫柔誠實的少年,最後展現天賦,馬雅學院願意收他為學生,他卻執意進入神學院。

「我撫養你是春神的旨意和慈悲,」老神官皺眉,「春神和我都不要你償還什麼。」

「不,這是我自己的意思。」翠芽微笑,「我是麥穗村的孩子,同時也是春神的孩子。侍奉母親安撫村莊,就是我想得到最想做的事情。」

神學院要學的東西很多,課業也非常繁重。他一直保持優異的成績,畢業時是特優生,原本有到永冬城冰霜神殿任職的資格。

但他卻婉拒了,回到故鄉麥穗村,侍奉和官方隱隱對立的春神,兼管圖書館,醫療百姓,照顧日漸年老的老神官。

兩三年的時光,已經沒有人喊他的名字了,都喊他神官大人。至於老到不行的那一位,是神官爺爺,沒人搞錯過。

每年春之祭都是他忙進忙出,也是他選拔出明年春之祭的少年少女侍者,工作更為繁忙。

但他不管再忙,村人有煩惱要訴說告解時,他都會停下來認真的聽。

他就是這樣讓人忍不住信賴的神官,因為土生土長的關係,村人或許會跟他開開玩笑,和老鐵刮也會互相嘲謔,但心底都是很信賴景仰這位神官大人。

連心防很重的大巫師逢末.夜歌,都對他坦承以對,把一切都告訴他。

這位心腸很軟的神官大人,看到徬徨無措的愛麗出現在神殿,熱淚盈眶,知道大巫師大概再也不會回來了…眼前的這一位,靈魂完全不一樣。

但他善良的隱瞞,照顧著發燒生病的愛麗。後來魔劍士回來,卻失魂落魄,等愛麗痊癒以後,沈默良久的他,只說了三個字,「對不起。」又背起行囊走了。

他不知道該責備誰,或者該怎麼責備。他敏銳的感性讓他明白魔劍士失去所愛不能言狀的痛苦,即使容貌相同,甚至是相同的軀體,也無法屈就。

但愛麗含著眼淚目送魔劍士遠去的背影。他也能感受到那種擁有不屬於自己卻鮮明的記憶,憧憬愛慕對象遠去的悲傷。

「愛麗,那並不是…妳的記憶。」他溫柔的說,「妳並沒有親身體驗…那時妳在神的懷抱沈睡。」

「可、可是…」愛麗的眼淚流下來,晶瑩純潔的戀之淚,「那麼清楚,那麼清晰…我、我好難受…心快裂開來了,神官大人…」

「那就只是,像是一本看得很熟、很著迷的書,著迷到…以為自己就是當中的人物。」神官大人慈悲的撫摸她的頭髮,「但也就是這樣。」

是嗎?或許是吧。

經過幾個月,愛麗發現,她漸漸淡忘了那個人的輪廓。溫柔的神官大人,和豪邁熱情的麥穗村民,規律的工作和作息,漸漸填滿她每一天,直到她想不起來那個人的模樣。

有點惆悵,但像是美夢或是一本心愛的書,終歸不是她的故事。

那一年秋天,神官大人宣佈了明年春之祭侍者的名單,當中居然有愛麗。

村民驚噫,他們都猜測遠行的魔劍士是去執行什麼偉大任務,終究還是會回來的。春之祭的侍者必須是純潔的處子才可以。

神官大人清了清嗓子,「我想,也該說明魔劍士的苦衷和真相了。愛麗.夜歌,是霆烈好友的妹妹。為了某種我不能說的理由,這對兄妹遭遇了不可抗拒的危險,愛麗哥哥臨死前把妹妹托付給魔劍士霆烈,而霆烈的戀人…義無反顧的假扮成愛麗,引開追兵,讓霆烈帶著愛麗歷經千辛萬苦、千山萬水、九死一生才到我們麥穗村。

「為了確保愛麗的安全,他們才偽裝成私奔的夫妻。只是他們之間是純潔的,春神可以為我們證明。」

…我並沒有哥哥。愛麗發呆,卻被神官大人攙住手,放入春神前的純淨水泉。泉水漸漸漾出純淨的光芒,而不像結為夫妻的人湧出玫瑰色。

「哦哦哦!」村民驚嘆。

「但是,魔劍士霆烈的戀人卻陷入巨大危機!而愛麗在我們麥穗村和春神的眷顧下能安然度日…所以他才留下愛麗,因為他信賴我們和春神!願春神祝福他與戀人的平安!」

「哦哦哦哦哦!讚美春神!」村民更驚嘆了。

爆炸性的超級大八卦!愛、友情,與勇氣!被信賴的麥穗村和春神!

「你小子居然會說謊。」鐵刮老闆低低的對神官大人說。

「…春神會原諒我的。」神官大人摸了摸自己的鼻頭。

「編得太差勁了,要不是你是神官,鬼才會信。」鐵刮咕噥。

「放心吧。」他露出神聖慈悲的微笑,「大家會幫我把故事補得合理完整。」

「從實招來吧…雖然我也有點感覺…」鐵刮老闆張開蒲扇似的大手拍了一下神官的肩膀,「但我還是想聽真正的故事。」

「聽完你要收養愛麗喔。」神官大人笑咪咪的豎起纖長的食指。

隔年的仲春日,被老鐵刮收養的愛麗,站在侍者行列最前,神官大人引導著隊伍。嚴肅面容的神官大人,漾著慈悲的溫暖,揚起樹枝,揮灑著泉水,傳達春神的祝福。

春陽將他的頭髮鍍了一層金黃,容顏光亮柔和,謙卑侍奉神明的神官大人。略微纖瘦的肩膀看起來卻那麼可靠。

像是他本身就是春陽。

愛麗的臉孔突然通紅,心臟猛烈的咚了一聲。原來…是這種感覺。跟對大哥哥的憧憬…完完全全,不同。

活著,真好。

頭天的遊行結束,神官發現愛麗的臉紅得嬌豔欲滴,對他低著頭。「愛麗,妳不舒服嗎…?」

她怯怯的抬頭,琥珀色的眼睛像是盛了滿滿的,春雨之詩。

擁有敏銳感性的神官大人,覺得心律強烈不整,臉也跟著紅起來。

或許大巫師和魔劍士會來到麥穗村,這一切之所以會發生…都是春神的旨意,讓他能與愛麗相遇。

讚美春神。

(極短篇之二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