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十二

世界的內在,其實是許多精純的力流所構成。黑暗或真理,只是當中的一部份,但像是雙生子一樣互相依存,是最特別也跟她最契合的力流…曾經。

雖然不像愛麗的天賦那麼驚人,但除了看書,夜歌最喜歡的卻是冥思的時候。和真理與黑暗同行,成為他們的一部份,真正的體會那種精純再無所缺,與世界同在的完美感。

【Google★廣告贊助】

只是現在的她,使用著愛麗的天賦,卻是依循著自然力流而行,也不是說不好,只是總覺得缺了些什麼…蓬勃的生命如湧泉般洶湧,本質是渾沌。但她比較喜歡邏輯清楚明白的黑暗和真理。

或許是,自然與太多人類息息相關,讓她覺得很疲倦。

都這麼多年了…還是不斷的有人提到她,挺煩。

可能是,她一直都不太了解人類吧。讀過那麼多書,學會那麼多法術和闇術,這麼聰明智慧的大巫師,看了再多人類心理解析,能夠準確推測,卻還是不明白為什麼原本純潔的渴望,最後會墮落到污穢不可聞問。

所以她不喜歡人類,常常失去理智,做出莫名其妙舉止,拼命浪費時光的人類。

明明她沒有做什麼,結果有人花時間對她吼魔女,有的人卻崇拜的喊她聖女。有那麼多無謂的時間不如多用用自己的腦子吧,笨到讓人生氣的一群混帳。

罔顧那些呼喚她名字的人,她漸漸的和自然越來越同步…其實渾沌也不壞嘛,當中包含了黑暗和真理…一個濃縮的大道。只要理解規則就覺得不錯…

她會想去服侍火之王,就是因為純粹的火充滿智慧,同時存在黑暗與真理,創造與毀滅。

或許這樣跟自然同步合流也好,比跟種族相同的笨蛋人類混在一起好…生命和死亡,其實就是真理和黑暗的體現而已。所以她不太在意自己的死亡或生存…

只是,她還有些「簡單任務」尚未完成。

她有的體會和覺悟,是非常高標準的。一般笨蛋人類是達不到…愛麗大概也不行。她一生最堅持的一件事情就是,自由。而愛麗把珍貴的自由給了她。

所以她也要讓愛麗自由的選擇一次,生或死。這是她欠的債務,非償還不可。還有一個謎呢。冒著紅茶香氣,充滿疑團的謎。那個龐大的宿命真相,真的是不祥嗎?她好想知道,真的好想知道啊…

逢末.夜歌。

冒著紅茶香氣的謎在呼喚她,在眾多雜音中異常清晰。

於是她在自然力流中止步,莫名其妙並且驚駭莫名的和那個謎面面相覷。

烈的驚駭絕對不下於她。他只是在初階占卜屢屢挫敗時,想讓自己冷靜一點,在神殿廣場散步。望著跟夜影(生前)一點相似也沒有的雕像,無聲的唸著跟事實毫不符合的碑文而已。

然後身邊的一切突然消失,在洶湧翠綠的氣當中,他和夜歌面對面。

沈默降臨,疑真似幻。

「妳有沒有違反太多規則啊?」「我並沒有違反規則喔!」他們幾乎同時說出口。

咦?為什麼這麼感人的相遇是這種台詞?這就是代班的命運嗎?

可是烈卻哈哈大笑起來了。一直很壓抑冷漠的少年,突然笑得這麼開懷…討厭,害我也彎了嘴角。

「沒什麼後遺症吧?」夜歌硬板起臉來。

「妳瘦好多啊…很吃苦吧。」烈凝重起來,「對不起,我的占卜學得很差…還沒找到妳。」

「…誰會期待魔劍士占卜啊?揮你的劍去吧!」夜歌對他揮拳頭,「我不會有事的,那混帳並不想取我性命。所以,不要來找我啦,你那三腳貓工夫,對付不了他的。再說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

烈卻只是微微笑著看著她,「妳,不能服侍火之王了吧。」

夜歌被他嚇一跳,不太自在的轉頭,「現在有肉體當然不行啦。」

那個巫妖說,夜歌剝離不出來了。原本瀕死的人就不容易救了,她一定是用自己的魂魄去修補。將來,若愛麗重生,她會…?

不,現在先不要想這個。

「我想面對自己的宿命。」烈靜靜的說,「在封印之下,還有封印。是的,我失控的時候隱隱約約觸摸到裡封印。我需要妳幫我…所以,夜歌,告訴我妳在哪。」

果然這麼謎團讓夜歌的眼睛發亮,激昂的讓原本有些隱約模糊的形體更明顯。

「…我應該在很寒冷的地方。看出去都是白雪,什麼都沒有。」夜歌露出一個有點邪氣的笑容,「但是我在屋簷看到一個印記。那是很古老的教會印記…那混帳大概也看不懂…那是傳說中的亞爾奎特學院從教會獨立後的徽章。」

只有白雪的國度,亞爾奎特的徽記。

「大概是,永冬亞爾奎特分院廢墟吧。」烈點了點頭,「我會去找妳。」

「這樣好嗎?」夜歌緊緊皺著眉,「永冬亞爾奎特廢墟的正確位置沒有人知道。而且你就是從永冬逃離的皇子。」

「我決定,要面對自己的命運。」他伸手想觸碰夜歌…卻穿透過去,沒有實體。「我不要逃避了。我不要再這樣…什麼都不做!」

夜歌昂首睥睨,「不錯的眼神,哼,小鬼,你不只是紅茶泡得好喝而已了…」她的形影扭曲蕩漾,像是被干擾。但是消失之前,她對烈翹了翹大拇指。

周圍的一切突然都回來,他驚愕的四望,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賣乳酪的小販,刀下的乳酪還沒切完。

他看了看自己的大拇指。正常的女孩子會這樣激勵人嗎?

對大巫師不要有太多期待比較好。他輕嘆了口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