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十三

她猛然睜開眼睛,斜斜的盯著旁邊舉起餐刀的侍女,就將那個女人嚇得不斷發抖。

真悲哀,被有自己臉孔(生前)的人暗殺,這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搞屁啊!

被中斷冥思的夜歌很不爽,非常不爽。不爽到捨得將臉朝向那個侍女,「沒殺過人?」

【Google★廣告贊助】

那女人的餐刀掉在地上,嗚嗚的開始哭起來。

夜歌的不爽立刻煙消雲散,轉成更濃重的悲哀…不要用我的臉做出那種可恥的表情啊真是夠了!

「說吧,為什麼?」她露出厭倦的神情。

「都是妳不好,」那侍女梨花帶淚的嬌喊,「若不是妳出現,主人本來對我很好的…妳、妳消失就好了!」

「白~癡。」她將目光別開,看到別人用自己的臉耍純情真是嚴重折磨,「不過妳本來就沒有腦漿,就稍微原諒妳好了。聽著,」她撐著臉,用居高臨下的高姿態睥睨著侍女,「我根本不想在這裡,明白了嗎?要怪去怪妳的主人,沒有腦漿的人偶。」

沈重的壓力隨著她的睥睨壓過來,宛如百重之山、千鈞之重,把這個人工製造的人偶都壓得腿軟,眼淚逼在眼眶不敢流下來。

門突然打開,怒氣勃發的梵離看了一眼地上的餐刀,一掌將侍女打倒,揪住哭喊的侍女長長的黑髮。

「呵呵。」夜影輕輕笑了起來,越笑越大聲,「哈哈哈哈!徒兒,抓著我生前的頭髮,打我生前的臉皮,感覺很優越對嗎?」她的眼中出現極度的輕視,「你也就這種程度啊…永遠不敢正面對著我,是吧?」

梵離沈默了好一會兒,鬆了手,輕聲說,「…對。我只想在背後…」

「你也只是個沒用的東西啊梵離,沒用的東西。」夜影交疊雙手,惡意而嘲笑,「若不是背後偷襲,你也不敢殺了我吧,嗯?就算我死了這麼久,都換軀體了,你還是不敢正視我啊!你唯一敢的就是折磨我的屍體…作成的玩偶。」

她笑得更嘲諷,很輕很輕,卻惡意無限蔓延,「終究你還是玩洋娃娃的娘娘腔。連舔我的鞋子…都不配。」

百年巫妖的梵離幾乎維持不住完美的表皮,被激怒得差點現出乾枯的真相。他恨,真恨這個怎麼都不肯屈服的女人…哀求和折磨都沒辦法軟化她,他恨,恨得不得了,恨到想掏出骨匣碎片折磨到她哭泣求饒…

不對。等等。

好險,差點又中計了。在夜歌之影的時候,就是被激怒了,才把她的人工巫妖體關在狗屋裡折磨,離他太遠。結果趁他專注鑄造完美骨匣時,那個可惡污穢的人類小孩才有機會把她放出來。

他平靜下來。「師傅,我已經改正了,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氣。」

嘖,小渾球。還指望看到他把骨匣碎片擺在哪呢…越大越不好哄。

「師傅,您還是吃點東西吧…不然你寄居的軀體會餓死…或慢慢衰弱而死。」他溫柔的勸誘。

「頂多就是任務失敗嘛。」夜歌輕笑一聲,「不然,你把我的靈魂拖出來如何?再來一次嘛…不過,這是別人的軀體,不足以製作骨匣喔。我這種狀況死亡,恐怕連我自己都會失去記憶和意志,你有辦法戰勝必然的輪迴嗎?」

「我不想冒險,但師傅也請不要逼我非冒險不可。」他也微笑,對侍女示意,那個飲泣的女人起來收拾完全沒動過的餐食。

在他轉身之後,背後的夜歌厭倦的問,「到底為了什麼?你是不是偷看太多愛情小說啊?」

他沒有轉身,甚至沒有回答。

其實,我也沒辦法控制。

我只是…只是不能存在於沒有逢末.夜歌的世界。

就算自殺,也去不了她那兒…他完全明白。所以他趁大巫師瀕死的那一刻,偷襲了她,妥善保存靈魂和屍體,想盡辦法要讓她復活,卻束手無策。

其實不一定要復活嘛。只要逢末.夜歌存在就好。只要能熬過死亡的洗禮,成為巫妖,他們會永遠存在,永遠在一起。

就算師傅那麼的大怒,就算她一直想逃離。他就是要控制她、掌握她,絕對不讓她逃走。

「…末兒。」他喚了侍女的名字。

推著餐車的侍女嚇了一跳,怔怔的看著他。

師傅的臉,這是師傅的臉。他仔細割下來,用了無數法術和珍貴藥材保存,活生生的臉孔。

「末兒,妳對我…笑一笑。」

侍女慌張的把滿臉的淚痕擦一擦,露出有點憂愁卻美麗的笑容。梵離擁住她,吻了她如熟蜜般的美麗嘴唇。有一點點滿足,更多的卻是無法填補的空虛。

牆很薄,你們不知道嗎?拜託要演愛情動作片滾遠一點點好嗎?想到女主角居然有她生前的臉孔…還叫做「末兒」這種噁心巴啦的名字…

幹!媽啊大道拯救我快崩潰的心靈啊!

她心浮氣躁到不能進入冥思狀態,只好把耳朵堵起來,自言自語的發脾氣。

就知道跟人類牽扯沒好事…當初她就不該中了激將法收養這個有神經病的學生!明明天賦不錯卻浪費大好光陰在蠢個賊死的愛情情節…腦袋故障啊笨蛋。

逢末.夜歌出生於一個城市商販的家庭。家族很平凡,沒有什麼特出的地方。她到兩歲除了不太愛笑,還是個普通的孩子。

直到她上小學的哥哥為了好玩,教了她一個字,她的世界從此就改變了。

字彙總成詞,而詞的正確使用,就可以構成整個世界。她徹徹底底被知識給迷住了,饑渴的吸收,甚至到小學偷聽老師上課,幾乎是無師自通學會文字。

對知識的飢餓,讓她瘋狂的閱讀,而平凡的生活環境是沒辦法提供那麼多書的。

好餓,這是靈魂的飢餓啊。她只好自己用用詞語再造世界,無意間瞥見了真理和黑暗。

然後著迷得更深,並且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展現魔法天賦。

也是那個時候,她才發現,與周遭的人有了很遼闊的距離。他們…沒有對知識的渴求,也不追求廣大神祕的黑暗與真理。不願使用大腦,卻被奇怪的情感牽著走,胡亂的浪費光陰和生命。

然後用那種奇怪又莫名其妙的感情排擠她、造謠,甚至有點憎恨。

人類真是太奇怪了。我不要被那種髒兮兮的情感染上。明明有那麼遼闊無邊的知識和一切可以追求,為什麼把生命盡情浪費再盡情忌妒傷害別人,一點邏輯都沒有。

連她的父母都抱著這類的情感,真是太奇怪了。她去馬雅學院,他們居然是暗暗鬆了口氣。

算了,沒有時間管他們。要看的書太多了,值得追求的黑暗和真理太深沈了,她不要浪費生命去管那些明明很簡單卻自己糾結的無聊情感。

她為了驅除整個大陸的惡魔捨身,有部份因為難以遏止的好奇心,但也有部份是想償還身為人類的既有債務。

不管她對人類抱持著怎樣的感受,人類生下她、教育她,提供她知識足以深探黑暗和真理。她到底還是懂一切都是等價交換,維繫有恩於她的種族是本能的債權和債務。

…但為什麼連死掉都被無聊的人硬拉回來!關她屁事啊拜託?愛愛愛,愛你的大頭鬼啦!我從來沒干涉過任何人的自由,為什麼要干涉我的自由啊!

一定都是愛情小說不好!明明告訴過死孽徒這種東西看多了損害腦細胞,他一定是沒聽話偷看太多損害到腦幹了!

早知道當初掙脫人工巫妖體的時候,就不要下手那麼輕…該把他腐朽的腦漿都從腦袋裡打出來好好的把毒素洗乾淨!

原來這就是後悔莫及的滋味…她真傷心。

…不該發脾氣的,肚子好餓。腦子也好餓,好想看書。

那小鬼真的會來嗎?

發現自己隱隱期待的大巫師感到悲哀。淪落到要等個只有十七歲的小鬼來救她…像個愚蠢無能的愛情小說女主角,真是…只能咬著手帕強忍住淚水。

她終於有點像少女了…非常少女而憂鬱的嘆氣,眼中的淚水不斷打轉,忍著沒有滴下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