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十四

他還以為永遠不會回來永冬。

站在霜雪遍佈的國境,烈默默的想。

三年前,退休在即的王國魔法師慎重的告訴他,他龐大不祥的宿命即將甦醒。永冬國王之所以打算改換王儲,就是因為他身負的力量,有機會恢復永冬帝國的榮耀。

【Google★廣告贊助】

「…不管怎麼勸阻,吾王都不打算聽從我的諫言。霆烈殿下,我能做的只是一再的加強原本的封印…但我已經老了,壽命將終了了。是的,如吾王所願,若您完全解封,的確能如傳說中的永冬帝國般,君臨統一全大陸,甚至更遠。但這會是毀天滅地的災難。請您好好思量。」

如果沒有發作過,他不會徹底相信王國魔法師。但某次遭遇雪崩時,被巨大的天災刺激,他變成怪物…一部份。這件事情從來沒有人知道。

這是個軍事國家,從遠古傳說時代就不斷朝外擴張,一直都是讓鄰國厭惡的存在。雖然時間很短…但也統一過全大陸。

當然,現在的王朝不是曾經雄霸大陸的永冬帝國。政權更易多代,已經沒有向外擴張的環境和實力了。

但造就永冬這樣侵略的國家性格,是因為國土一半多覆蓋在冰雪之下,大部分國土的寒冬長達四個月到五個月。北接冰凍之海,南接死寂沙漠,被高大的山脈阻止,可耕面積難以養活全國人民。

不過,自從癒合之日後,像是漸漸回復綠意的死寂沙漠,永冬的寒冬也不再那麼致命。經濟和農業的漸漸富足,也讓這種侵略型的國家性格緩和下來。

當然還是很冷,但因此短暫溫暖的春夏就顯得很珍貴。他深深喜愛這片白雪覆蓋的國土,從來沒有想到要離開。

但他還是不得不離開了。和夜歌…應該說愛麗這樣的年紀,就離開了永冬。他不知道幾時會壓抑不住解封,最後失去理智。若是可以的話,他希望不要摧殘心愛的家鄉。

父王…大概也沒有原諒他吧?當時他還是個嚴守騎士規範,略微天真的皇子,傻到去跟父王告別,坦承的說明原因。

結果卸任的王國魔法師讓暗部刺殺,他被關進大牢,身繫鎖鏈。

「我養你這麼大就是為了永冬重返榮耀的那一天!你可以不要當王,無所謂!但你是永冬最致命的國家機器,殺戮的刀斧!你別想有逃離的一天。」永冬王咆哮著說。

他第一次和真實的醜惡面對面。騎士嚴守的規範卻不敵重返榮耀的野心,甚至牽連了無辜的法師大人。表面英明神武的父王,卻滿心想著怎麼沾染人民的血和他國人民的血。

在悲憤與不解中,他狂暴發作了,崩塌了堅固的監獄,像頭野獸般逃跑了。茫然徘徊在雪原中好幾個禮拜,才困難生澀的自我封印,找回理智。

他想不起來,也不敢想起來,自己到底有沒有殺過無辜的人,和殺了多少。

一路往南流浪,從東而西。以為過了很久很久…其實也才三年而已。

沒想到還有回來的一天啊…而且從克麥隆趕到國境,也才四天。

以前,他對自己的宿命感到害怕,只想遠遠的逃避,連回頭看一眼也不敢。但和夜歌同行短短的時間內,他漸漸覺得,將宿命和自身切割開來是不對的。

夜歌說過,真理與黑暗是雙生子,所以橫跨法師和術士兩大領域才是正確的道。

雖然他不能完全了解,但模模糊糊能抓到一點點領悟。統合不良的夜歌都能操控他的封印,他沒有理由說辦不到吧?

而且自從與夜歌莫名其妙的隔空接觸,許多模糊的地方突然澄澈了。像是打通一個雍塞已久的關節,許多只仰賴本能的魔法突然理解了規則。甚至很久以前施放在夜歌身上的追蹤法術,突然清晰的浮現,讓他能正確無誤的追蹤。

世界變得非常遼闊,色彩鮮明。隱隱約約的感受到某些強悍。真理,或黑暗。

他有點明白夜歌堅持狂熱追求的東西了。

所以他在保持理智的狀態下,放鬆少許封印,花了四天,就來到這裡。只是必須休整一下…雖然休整的很不安心。

他看到的夜歌,瘦了許多,狀況真的不算好。

得去找她才行。

***

十四天。夜歌緩緩的睜開眼睛,即使是愛麗這樣的天賦,絕食十四天還是逼近了極限。

鹽所剩無幾。

精力和法力空前旺盛,但體力也是史無前例的低落。精神極度亢奮而肉體異常衰弱的狀況下。

梵離半跪在她面前,狂熱的看著她。「師傅,妳撐不下去了。」

夜歌冷冷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沒關係,我早準備好了。」梵離戀慕貪婪的看著她,「擁有您生前的容顏和皮膚,行動自如、永不損壞的身體。絕對完美的骨匣…本來是希望在這具肉體裡將您殘損的魂魄修補好…既然您選擇絕食而死,那我也有完美的對策。」

夜歌瞥了一眼臉色蒼白的末兒,輕笑一聲,「你的洋娃娃可有自我意識。」

「那種東西,抹除也無所謂。」梵離也笑,「她無法反抗我。」

末兒僵在那兒,眼淚簌簌而下。

「雖然不是內疚,但我也納悶過。」虛弱的夜歌還是維持著大巫師的驕傲,「我想你會變成這樣的下流東西,是不是我的關係。現在這個謎解開了…與我無關。」

她吃力的舉起手,指了指太陽穴,「你這裡出毛病了…腦部病變。」

梵離專注的注視著她,眼神漸漸湧起幾乎壓抑不住的恨意。「師傅,我為您付出一切…您的結論,就是這個?」

夜歌低低的笑了起來,聲音但著強烈的寒冷和惡意。「對的,面對事實吧,有病的小鬼,你永遠征服不了偉大的大巫師,逢末.夜歌。」

終於,梵離的冷靜破裂了。為她付出那麼多、那麼多。她連恨意都沒有湧現,而是冷漠的割離,說,「與我無關。」

恨我啊,恨我啊!什麼情緒都好,不要說與妳無關!

他掏出殘存的骨匣碎片,夜歌往後一仰,脖子緊縮,像是無形的鎖鏈將她猛拖到梵離的身邊。

但她淺淺的笑了一下。

這種狀況還是背對著我,只敢碰我的頭髮。誰理你啊,神經病。

不過她吃力的轉身,把手按在梵離的手上…握著骨匣碎片的手。笑得非常甜美,而且邪惡。

轟然巨響,骨匣碎片在梵離手上爆炸了,一點殘渣也沒有。雖然和骨匣碎片依舊藕斷絲連的靈魂受到重創,惡狠狠的彈在牆上滑下來,讓虛弱的她雪上加霜,但感覺異常愉快。

哈哈,我終於想起來啦。雷與火。果然逼到極限就有辦法啦!

但臉皮灼焦現出巫妖乾枯本相的梵離也憤怒到完全失去理智,他抓向無法動彈的夜歌…卻撞在一把劍上。

「夜歌!」疲憊的烈終於趕到,緊張的橫劍戒備。

「別、別喊我。」剩下一口氣的夜歌放心的全身一鬆,「喊名字超蠢的…」

雖然現在也很蠢。媽的啦…生死關頭,男主角和邪惡配角為了女主角大對決。若不是連哭的力氣也沒有,她真想痛哭流涕。

命運之神不能稍微慈悲一點嗎?一定要用這種情節噁心她…太戲劇化(還是偶像劇)的人生真的讓人欲哭無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