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十七

永冬的戰馬是天下無雙的馬。

在惡劣嚴格氣候下繁衍的馬匹,非常高大英挺,耐力持久,甚至在軟厚的雪地也能奔馳如故,萬物凋零的嚴酷寒冬,甚至會圍獵狼群,用血肉替代青草。

永冬騎士團的軍馬當然是當中佼佼者,搭配上排斥霜雪法術的蹄鐵,更是如虎添翼。

【Google★廣告贊助】

但現在正是萬物寂籟最寒冷的時候,追蹤的是如鬼魅般迅捷縹緲的「怪物」,即使是頗負盛名的永冬軍馬,還是開始出現疲憊的差異性。如烈所料,漸漸的拉長隊伍。

永冬王國魔法師的確就在隊伍中,並且配置最好的軍馬,使得他與精銳先鋒同行。但一直是學者的王國魔法師在長期追蹤奔馳和不斷耗費大量法力的占卜中,漸顯疲態,越來越不能正確定位。

最後他們不得不駐營休整,卻發現了在暴風雪中發生了令他們憤怒異常的意外,歸隊的剩不到一半。

他們所追蹤的霆烈殿下,夥同一個邪惡的術士,一一侵蝕了落單或只有小隊的騎士,殺馬傷人,然後揚長而去。

「威爾?」烈面容的冰冷稍緩,「真抱歉,我得先借用你的衣服…你傷得不重,後面的同僚會來救你的。」

這位名為威爾的騎士和幾個倒楣的同僚,被恐怖的黑暗侵襲而墜馬,現在還呈現癱瘓效果,只能眼睜睜看著烈把衣服搶走。烈還很好心的把暫代上衣的毛皮裹在他身上。

「霆烈殿下!吾王令我等迎接您回去!」這個意志堅強的騎士奮力掙脫癱瘓效果,虛弱無力的抓住烈的手臂。

「父王要我回去做什麼,你們知道嗎?」烈還是很冷靜。

威爾嚥了口口水,眼神有些恐懼。

所以,他們是知道的。

「『騎士守則第一條:誓衛吾土吾民和平,即死不辭。』我有記錯嗎?」烈淡淡的問。

「沒有戰爭的騎士,生存意義在哪裡?」威爾用盡力氣吼,「烈殿下,您也是永冬騎士團的一員…我們不是擺好看的禮儀隊!」

「成立騎士團,設立騎士守則,然後違背騎士守則,成為狂於戰爭的東西…我不能接受。當初就該成立盜賊團而不是騎士團…不對。盜賊還有他們遵循的規範,會舉起手上的武器,不會去依賴怪物呢…」

他的眼神越來越哀傷,也越來越憤怒。但他用力閉了一下眼睛,再睜開就冷靜下來。

「回去跟我父王說…」

烈撥開威爾的手,站起來,俯瞰著依舊倒在雪地上的以前夥伴。

「我,霆烈.霜詠,不能拋棄和我血脈相連的姓氏,卻不能認同違反騎士守則的永冬騎士團,和應該守護人民安定卻意圖帶來戰爭硝煙的永冬王室!霆烈.霜詠將自逐於永冬王室與騎士團之外,永不回歸!若違此誓…」他用劍氣震斷威爾的配劍,片片若冰霜碎裂,「便如此劍!」

他俯身背起將馬匹煉成速度精華的少女,瀟灑的消失在暴風雪中。

「…這樣訣別,沒有問題嗎?」抱著他脖子的夜歌沈默好一會兒才問。

「沒有問題。」烈的聲音很冰冷。

「…你不冷嗎?」光著上半身欸。

「剛發過脾氣,覺得挺熱的。」烈的聲音還是沒有溫度。

是啦,難得看到這小鬼這麼帥…但心裡一定很難受。她能敏銳分析和推測心理狀態,卻從來沒試圖安慰過任何人…因為那些人自怨自艾自憐就煩死人了,她只會火大,不會想安慰誰。

「難、難得你今天講這麼多話,還挺、挺有道理的,稍微、稍微誇獎你一下好了。」夜歌僵硬的在他頭上拍兩下。

結果一直很安靜的烈,突然噗嗤了一聲。

咦?

「我要把衣服丟掉!」羞怒交集的夜歌大吼。

「別這樣,挺冷的。」烈大笑著停步,「衣服給我吧,我只是跟妳鬧著玩。」

夜歌氣憤的把臉別開,烈倒是很大方的在她身後換上騎士裝。永冬因為氣候的緣故,冬季騎士裝線條俐落英挺,而且很保暖,披上披風,非常帥氣。

…只是,和夜歌旅行越久,越被她影響。連打劫衣服這種事情都幹出來了。反正知道威爾住哪,以後再託人寄還給他好了。

回頭一看,夜歌愣在那兒沈思。

「還在生氣?」

「…不,我突然有點震驚。」夜歌咕噥的爬到他背上,「小老頭兒似的小鬼,居然會跟我鬧著玩…莫非等一下會下刀子而不是下雪?」

烈只是微微笑了笑,沒有回答。雖然是非常嚴酷的雪地,但他卻覺得心情前所未有的晴朗…只是引導讓他正視而不是躲避的大巫師,正在他背上自言自語的論證他的異常反應,顯得很好笑。

威爾最後被尋回,帶回來的口信當然不會讓騎士團很高興。被激怒的騎士團嗷嗷怪叫的誓言要追回叛徒,但卻被虎視眈眈的叛徒和邪惡術士搞得人仰馬翻。

最可怕的一次是,王國魔法師和精銳小隊和這兩人組對決。

看起來贏面很大。王國魔法師與精銳小隊共七人V.S.反叛皇子與邪惡術士二人。

早就預知他們的雙人組合,精銳小隊已經讓神官祝福過所有黑暗抗性,王國魔法師先遲緩限制反叛皇子,他們六人精銳小隊擊殺邪惡術士,事情就結束了。

這六個騎士團近戰精銳,毫不意外的擊破了邪惡術士的黑暗防禦…卻沒辦法再前一步。邪惡的術士在藍光之下陰森的笑了笑,碎裂的黑暗咒文陣之下,是精純的雷之咒文陣,彙總雪國濃郁的靜電,讓他們好好的品嚐一下燒焦痲痹效果的滋味。

王國魔法師則是被魔法無效的反叛皇子一記手刀,砍昏在地…強烈疲勞和倒臥雪地過久,導致了重感冒。

最後因為傷兵不斷增加和王國魔法師病倒,不得不回返請求支援。但等後援趕上後,已經在茫茫大雪中失去了他們的蹤跡。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