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二十一

「這叫做,勉強能行?」夜歌黑著臉問。

「嗯。」烈背著她狂奔。

「第四次!第四次的雪崩!這叫做勉強能行?那不能行是什麼樣子啊啊啊~」

「哈哈。」在永冬長大的烈完全不在意,「規模很小的雪崩,死人的機率只有一半啊。」

【Google★廣告贊助】

你說後面那個千軍萬馬氣勢的玩意兒叫做規模很小的雪崩!?

夜歌覺得很疲倦。精神上非常疲倦。一直被天崩地裂的霜雪在後面追,精神壓力是很大的。

雖然被烈背著跑,好幾次崩雪撲到她背上,完完全全命懸一線。好不容易逃離了要命的山區,還走了一段路才遠遠看到村莊。

「…應該,就是這裡。」烈把她放下來,「嗯,比我想像中的大呢。」

哇,就一個村莊來說,的確不小。或許是春之神殿就在附近的關係,簡直有個迷你小鎮的規模,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什麼商店都有,廣場地攤林立。

但是村民的目光很不友善。在背後竊竊私語。

「氣氛很奇怪。」夜歌戒備起來,緊緊抓著法杖。

「…嗯。但還是先試試看吧。」烈調整了一下配劍的位置,帶著夜歌往鐵匠鋪前進。

但他們沒能進去,而是一個高大魁梧得像是巨人的男人堵在門口,居高臨下的問,「小子,要什麼?」

什麼叫做胳臂可以跑馬,真的是見識到了。

「我想求見鐵匠鋪老闆。」

「我就是。」魁梧得不像話的男子回答,聲音就比打雷小一點點而已。

遲疑了一下,烈簡單說明了一下他的要求,結果老闆安靜了一下,隆隆雷響,「什麼?你想來鐵匠鋪打工?!為什麼?」

「我想打造自己的劍。所以…」烈想解釋,卻被老闆打斷。

「看你的配劍…你是冒險者吧?冒險者不是去偷或搶神兵利器嗎?打造自己武器?你開玩笑嗎?!」

大概是鐵匠鋪老闆的嗓音太大,附近的村民漸漸圍攏,竊竊私語也清晰可聞。

「什麼冒險者,還自稱什麼勇者哩…以前還偷過了我家的雞!」

「就是,我奶奶的拐杖也被偷過。」

「進門就翻箱倒櫃,跟強盜一樣…」

「一直問一直問,煩死了,不會去看村公所的布告喔,勇者個屁…」

冒險者的名聲好像很差的樣子。夜歌悚然以驚。看了看自己的法杖,馬上就有了決定。

「不,我不是開玩笑。」烈正色,「我知道有些冒險者名聲很差,但並不是我。我是魔劍士,但我還是想要打工賺取旅費,並且學習如何打一把自己的劍。春之祭將近,應該很缺人手吧?我會盡力而為的,拜託了。」

瞬間安靜了下來,所有的村民連帶鐵匠鋪老闆都瞪著這兩個人,把他們看得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哈!」鐵匠鋪老闆大笑,「喂,有個正直的冒險者來啦!不錯不錯,還知道要滴下汗水賺取旅費,打造自己的劍!」他用力一拍烈的肩膀,差點讓他垮了肩,「不錯不錯,我就雇用你吧!」胳臂可以跑馬的老闆氣勢十足的折了折骨節,「但當個鐵匠可不是溜達著玩那麼輕鬆喔,小子。要有死一萬次的覺悟喔!」

烈很嚴肅的回答,「是。」

「那這個小姑娘…」老闆上下打量夜歌,她心底一緊,非常沒有義氣的故作柔弱,「我不是冒險者…」看到老闆打量她的法杖,心一橫,「我不習慣永冬的天氣,所以有點凍傷,沒有拐杖就…但我識字懂算,也會作家務,請您也雇用我吧。」

…這個大巫師撇清得真快啊!烈無言的望著夜歌。

「等等,妳識字?會寫嗎?」分眾而來的是個氣色灰敗的神官…服飾看起來像,「這一定是春神的旨意,鐵刮不要跟我搶人,你那破鋪子用不著帳房…」

「神官大人,你有那麼欠人嗎?」鐵匠鋪老闆又打量他們倆,「你們倆又是…什麼關係?」

糟了。他們一起旅行的太自然,完全沒想到要怎麼捏造。說兄妹?別傻了,永冬人和大陸其他地方的人不太相同,輪廓立體,一眼就瞧出不同。烈黑髮黑眼,愛麗的頭髮是亞麻色的,琥珀瞳孔,怎麼也扯不到一起啊!

烈微微的笑了笑,按著夜歌的雙肩,非常嚴肅的說,「她是我命定的人。」

「喔喔喔喔喔~」「嘩~」「愛的宣言!」「私奔吧?一定是私奔的,啊啊~」

「喔呵呵,你小子強啊。」鐵匠鋪老闆頂了頂烈,笑得一整個燦爛豪爽,「就雇用你吧…樓上閣樓空著,你跟你老婆就住在那吧…哎呀,這就是青春啊…」

「不…」夜歌想抗辯,卻被神官拖走,「沒事沒事,老鐵刮聲音響而已,不會對你老公怎麼樣…真好呢,這麼年輕的夫妻,還是私奔的。春神一定會祝福你們橫越一切困難的真愛!我忙春之祭的準備工作都想死了,圖書館的繕抄工作又找不到人代班…很簡單的,抄抄寫寫而已…」

…我不怕抄抄寫寫,但我怕這種嚴重不實的謠言啊!!!

大巫師一定氣炸了。拉鼓風爐開始學著當鐵匠學徒的烈默默的想。哈哈,晚上一定會很慘…不知道要怎麼撲滅她的怒火。

不過,誰讓她撇得那麼清。而且,他不想說謊呀。

他忍不住笑出來。大巫師極度氣急敗壞的表情,實在非常好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