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二十二

果然,惹怒大巫師不是什麼好事。

在外人面前還可以露出虛偽的甜笑,一回到暫居的閣樓,就鬥氣滿點的…跳起來用膝擊攻擊烈的臉。

哈哈,果然不該教她體術嗎?只是想讓她身體強健點的體術,結果應該是柔弱法系的夜歌學得又快又好,果然是能將知識徹底實踐的大巫師。

【Google★廣告贊助】

烈躲了過去,但是擊中了閣樓的雜物,發出劈哩啪啦的巨響。

「喂~」樓下的老闆和夥計不知道真相,大笑著喊,「我們還沒走欸!不要太熱情,年輕人要有節制…」

「是…」正和使出十字斬的大巫師交手的烈,苦笑著回應。

「青春真好啊!」「嘖嘖,才半天沒見就這麼熱情…」「年輕嘛,體力好…我年輕的時候…」

傷腦筋,不能太認真應對,也不能不認真應對。才學半個冬天就這麼身手敏捷…夜歌說不定還可以再跨個領域當魔劍士…幸好沒教她用劍。

本來不想用這招的。

「夜歌,愛麗的確是命定為我解封的人。」烈隔擋住她凌厲的攻勢,「初見面時,這是妳說的。」

夜歌號,擊沈。

嗚喔,超級複雜的表情,惱羞成怒又無可發洩。她憤怒的大叫「啊啊啊啊啊!」氣得要命,卻毫無辦法。

…明天一定會被傳得更離譜。

一面收拾滿地亂滾的雜物,烈一面解釋,「我不想說謊,只好說個別人能接受的事實。」

「哼!」

糟糕,還是非常生氣。「附近旅店的老闆娘送了我們一份晚餐,現在吃好嗎?」

「哼哼!」

還是只能這樣了。

「麥穗村的圖書館,大不大?書多嗎?」他把食物擺在臨時架起來的木板桌上,擺上軟墊。

「不大,書更少。不過啊,你知道嗎?永冬的神話真是多采多姿,我懷疑這是從遠古就保存下來的啊。只是書籍真的很老舊了,不趕緊謄抄有許多已經字跡模糊翻頁困難了!到底是在幹嘛啊,我以為麥穗村會有馬雅學院的低階法師駐村…居然沒有!春之神殿那麼大的地方…只有兩個神官!而且一個老到不行,另一個前年才來,連圖書館員都沒有,是神官兼任的!永冬為什麼這麼不注重自家珍貴的文化遺產…」

果然只能用理性和知識來撲滅她的怒火。

「但麥穗村的人類很不錯。」夜歌露出難得溫柔的笑容,「國家不重視,他們卻自主自發的珍惜。雖然是個很小的圖書館,還是很慎重的維護…牧人或農夫,都會來借書,小心翼翼的對待書籍…雖然是淺薄的人類,但也是很努力想脫離淺薄…而不是為了什麼名利,只是單純的,喜歡知識的味道…」

從來沒見過這麼溫柔的夜歌,像是個小孩子似的,驚喜的告訴他,同班同學很笨但很可愛,可愛在什麼地方。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梵離,有點兒明白…梵離的心情。

一直這樣下去,多好。

但這是想都不該想的事情。他終究不是梵離。

「旅店老闆娘答應讓我們用他們的公共浴室。」烈微笑。

「真的嗎?我煩惱整天了,不知道洗澡問題怎麼解決呢!」

「鐵匠鋪老闆娘借我幾套衣服,雖然是舊的…將就穿吧。」他忍不住摸了摸夜歌的頭,「等我領工資的時候…再買新的給你。」

「幹什麼?」夜歌昂首瞪視,「小鬼,大巫師的頭是你可以摸的嗎?我也會有工資啦,雖然少得可憐。但買套衣服是沒有問題的。只是衣服只要能保暖沒有破洞就好,買什麼新衣服?不如存起來看能不能買到好一點兒的礦石,把你的劍打好!」

嘖,不喜歡新衣服的女人。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但是並肩去旅店借公共浴室時,任性傲慢自大的大巫師,卻偽裝得非常柔弱楚楚可憐,完全非常融入「圖書館員(暫時)少女夜歌」的角色。

若不是認識她有段時間了,烈覺得自己也會被騙得死死的。

***

麥穗村在永冬算是政治偏遠地帶,這裡沒有製造刀槍的豐富礦藏,收成僅供自足,春之神殿又和王室主祀的冰霜神殿隱隱對立,軍事國家的永冬很不重視這個地區,來自麥穗村的士兵(永冬採兵役制,全國皆兵)都會被嘲笑是鄉巴佬。

當然,比起永冬其他地區,麥穗村的村民的確是溫和許多…但依舊擁有永冬人那種非常剽悍的個性。

這種剽悍,也讓他們非常排斥那些自名為勇者的冒險者。

那些隨便進人家家裡翻箱倒櫃,偷雞摸鴨,順手牽羊(或牽牛),任務卻往往拿椰子殼(幻化為歹徒或魔物,反正是任務目標頭顱)欺騙布告員的冒險者雖然因為大陸傳統,別國可能默默忍耐,但永冬人卻沒那麼好的脾氣。

所以配著劍的烈和拿著疑似法杖的夜歌,才會在入村時被如此敵視。

但是烈放下冒險者莫名其妙的高身段,謙虛誠懇的來求打工,而且非常認真…很愛八卦的村民開始閒聊起這對為愛私奔的小夫妻,而且很高興有誠實的冒險者來到村子裡。

可認真的烈那麼沈默,又冷漠得有點難以接近。而圖書館那個抄書又快又正確的小姑娘,被神官視為珍寶,嚴禁任何人打擾…再說看她那樣楚楚可憐,欲言又止的模樣,又不好意思去逼問。

既然沒有第一手資料,只好自己發揮偵探般的探索和創造(?)力了!

「小姑娘會通用象形文字欸!」農閒之餘,村民聚在一起交換情報,「超難的那一種!而且還會永冬文字(字母),還會更難的古精靈文字!」

「哦哦哦!那說不定會是…知識神殿的神官!」

「年紀太小了啦…應該是預備神官!」

「哦哦哦哦!」

「我告訴你們喔,那個小夥子,還真的是魔劍士欸!前天不是有幾個冒險者流氓跑來吃飯不付錢嗎?他只用一根木棍發出劍氣就把他們打跑光了!」

「哦哦哦哦哦!」

「我懂了!」一個村民以拳擊掌,「一定是流浪的魔劍士遇到知識神殿的預備神官,一見鍾情…但是遭到知識神殿的反對!我聽說有些神殿的神官是不能結婚的!」

「天啊,太沒有人性了!」「就是說啊,怎麼可以這樣…」

「所以他們私奔到永冬啊,歷經千辛萬苦、千山萬水,九死一生的逃避邪惡神殿的追殺!最後身心俱疲的他們終於在麥穗村找到幸福…」

「沒錯,這樣就說得通了!」「太浪漫了!」「真愛無敵啊…」

你們,為什麼要在圖書館,和苦主之一的附近,這麼大聲的自編自導那些根本沒有的事情這麼高興?

臉色鐵青的夜歌,啪的一聲,單手折斷了手中的鋼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