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二十八

那個女孩回來了。但是小夥子卻沒有回來。

鐵匠鋪老闆鐵刮看到愛馬自己跑回來時,心裡就有準備,看到女孩的時候,還是有種異樣的感覺。

她外表沒受什麼傷,內在卻傷得很深沈。神官大人替她治療和交談後,突然臉色大變,將信將疑的跑回去,而且在王室政策未明下,立刻選了塊白玉石親自雕刻春神的新雕像。

【Google★廣告贊助】

女孩躺了兩三天,居然就痊癒了。削弱了某種堅實的氣質,卻萌芽了另一種堅韌。

在她能起床那天,國王突然解除了他莫名其妙的禁令,甚至沒有追究翠綠森林裡不明重病的騎士,還特別頒佈了尊重境內所有神祇的法令。

神官把他不吃不喝三天雕出來的春神,暫且放在神座上。他說,「神座上沒有春神,實在太奇怪了。以後再慢慢訪高明的雕刻師傅好了…」

但是,春神雕像卻再也沒有更換過。

神官傾注所有虔誠和愛的、粗糙的春神雕像,卻在隔天崩落了許多不必要的部份,變得更貼近原本的春神,白玉的眼睛變成玫瑰色,頭上的雪白葉子發出嫩綠,綻開了美麗的花。

這神蹟讓信徒環繞痛哭,更多信徒遠道而來,瞻仰這樣的神蹟。

老鐵刮仔細的看著女孩,「夜歌,你們到底做了什麼?阿烈呢?」

「討厭啦,老闆。不是要你叫我的名字愛麗嗎?好見外喔…」女孩笑得靦腆又粲然,鬢邊的小白花楚楚可憐,「烈去做一個任務啦,半個月就會回來…或者稍微遲一點。」

「真的會回來嗎?」鐵刮老闆沈聲的問。

「…當然。」她舉起嬌小的拳頭,晃了晃,「到時候還不回來,我就去接他回來。啊,我打工要遲到了,再見!」

好險。鐵刮老闆以前一定是老練的冒險者,都怕被他看破呢。

又過去了寶貴的幾天。但她還是要如常的在麥穗村生活下去。在病中,她已經喚醒了收藏在小白花中的愛麗,如願的問了她的選擇。

「…我想再看到花開和藍天。我想繼續活下去。」剛睡醒的魂魄還有點渾渾噩噩,但愛麗做了選擇。

真是,太好了。

「一下子回到軀體,受到的衝擊太大。」夜歌溫柔的對愛麗說,「將近一年的時光,你的軀體大不相同了…尤其是腦袋。雖然時間有點緊迫…但這兩個禮拜,妳好好閱讀這段時間的記憶和知識…所有的一切。」

所以,夜歌還在圖書館工作,如常的抄抄寫寫。但抄書和思考是分開的,甚至讓愛麗汲取回憶和知識,都是各不相同的部份,所以她恰如其分的扮演柔弱的圖書館員,並且等著出任務的「丈夫」回來。

一切都安排好了。

將來她不在的時候,承接了這段時間的記憶和知識,愛麗可以繼續在此當圖書館員,麥穗村的人會對她很好,不會有人傷害她。

只要先解決了梵離,再把烈救出來就好了…

或許,她才是完全體的怪物。她能夠一面執行日常生活,一面思考準備未來的戰役,了解敵人、分析敵人,從最不可能的地方獲得勝利。

將所有的知識、所有的理解和追求,都發揮到極致。像是個縝密的棋士推算到無數種歧途和結果。

只是過程有點痛…不過只是皮肉上的小傷,不要緊。

「夜歌,妳的後背在滲血。」神官大人欲言又止,終究還是跟她說了這個而已。

「啊哈哈…我以為擦乾淨了。」她伸了伸舌頭,「神官大人,喊我愛麗吧。以後還要麻煩你照顧…」

「妳、妳不要像是交代後事!」情感很豐富的神官泣奔了。

…當神官的人似乎情感都過度豐富,淚腺發達呢。這樣特別告訴他真相,不知道行不行。

時日將近,烈,你撐得下去吧?要讓我自豪啊。不要輕易的…輸掉。

「烈?就是那個黑髮黑眼的…大哥哥嗎?」暫居在花心的愛麗柔弱的問。

「嗯。他是個很棒的人,妳會親自認識他的。」

「…我睡著的這段時間,好精彩啊。」愛麗發出笑聲,「果然活著比較好。大姊姊,我想起來了。小時候,我在巫婆森林看過妳…妳好漂亮,可是一直在生氣。」

「現在…不生氣了。愛麗,再把身體借給我一點點時間。」夜歌在地上畫著複雜的咒文陣,「妳放心,不管結果如何,我一定,讓妳平安回到人世…回到這裡。」

就算我和烈都不幸殞落,妳還是可以回到春之神殿,繼續妳年輕而未完的人生。

「我保證。」夜歌的表情異常嚴肅。

「好的。」愛麗溫馴的回答,「我相信妳,大姊姊。」她悄然沈眠,要在短短兩個禮拜閱讀完腦內新增的知識和經過,也是很疲累的事情。

沒想到,經過沈重的心痛和憤怒,也能讓她再突破…記憶模糊的空間法術變得如此清晰。

這會是一場,很精彩的戰鬥。對她而言。對彙總所有力流的大道,有了更深刻的領悟。

橫著杖,她走入咒文陣中,頓杖啟動傳送法術,目標就是亞爾奎特廢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