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三十

「…走!走開!」獸化得非常嚴重,面目全非的烈,環繞著強烈的雷與火,不祥的血翅漂蕩火羽,破碎的咆哮,困難遲緩的往後挪。

沒有任何守衛,這個潮溼陰暗的地牢像是個巨大迷宮…永冬長久以來,禁困無法解決的魔物牢籠。

大概是好不容易捕獲他的永冬王發現,他根本不能掌控擁有龐大力量的怪物,只好把變成怪物的兒子扔進這裡吧?

【Google★廣告贊助】

時間會幫他解決這個麻煩,從古到今都一樣。

「愛麗,妳醒著嗎?」疲憊的夜歌輕喚。繪完一個僅容一人的傳送陣。

「一直都…醒著。」愛麗的聲音有些顫抖。

「不要害怕…他暫時不會傷害妳。現在我把身體,還給妳。」夜歌的聲音溫柔,「可能會有點頭暈和失重感…短期間內會發燒、頭痛。但很快就會痊癒…神官大人答應過我要照顧妳。」

「那,大姊姊,妳以後怎麼辦?」愛麗的聲音帶哭聲。

「回輪迴啊。我早該回到輪迴的懷抱…不過我會暫時停留一段時間。對不起,最少也要停留到妳習慣為止。但我沒那麼多時間…」

夜歌離魂,愛麗受到軀體的吸引,漸漸歸體。

身體,好重。有一會兒,愛麗不知道怎麼呼吸和心跳,覺得,很痛苦。但等她想起來時,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腳,又熱淚盈眶。

輝煌霧氣凝聚成形,飄飄蕩蕩的夜歌,有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和炯炯有神的漆黑瞳孔,對她粲然一笑,然後深深彎下高傲的腰。

「謝謝妳,愛麗。妳給我自由,把軀體借給我。非常,感謝。」她的聲音空靈,「現在請求妳最後一件事情…」她指了指形態恐怖,緊咬的牙關滴著瘋狂唾液的烈,「解封法術和自然息息相關,但我對自然的感應實在…很遲鈍。妳能不能…替他解封?」

愛麗畏懼的想抱住她,卻發現像是擁抱一團空氣。她剛剛復活,頭腦還有點昏昏沈沈,「好、好可怕…嗚,一直都好可怕…」

「他就是那個黑髮黑眼的大哥哥喔,霆烈.霜詠。妳若不願意的話,可以踏上傳送陣離開。」夜歌輕嘆一口氣,「妳不一定要面對。」

「大姊姊,不要哭。」全身拼命顫抖的愛麗站直,「雖然不太明白…但妳那麼勇敢就是為了大哥哥吧?剛妳跟那個可怕的人打…我都怕死了…」她苦笑著舉起顫抖不已的手,「現在我也…很害怕。一定…一定有什麼,只有我可以做的吧?」

我沒有哭啦。亡靈哪來的眼淚。但愛麗,的確是個善良的好孩子。

托著她倚賴來對抗輪迴的法杖,「我會限制他的行動…趁機把他脖子上的鐐銬解開,好嗎?然後…踏上傳送陣,之後大哥哥會回去照顧妳。」

「我可以嗎?」愛麗強忍著害怕的淚水,「好、好的。」

要限制住狂暴化的烈,還真是吃力的舉動…尤其是現在的她,魂魄受過一次又一次的重創。但她還是堅持下來了,愛麗笨手笨腳的爬上去,碰到鐐銬,鐐銬就自動掉下來了。

但她也碰到了烈,讓他發出痛苦至極又興奮莫名的慘叫。

愛麗嚇得跑回來,還摔了一跤。

不愧是自然最寵愛的孩子,春神之子。

「回去吧。」長髮覆面下的夜歌輕語,「我快控制不了他了…放心,他傷不了我,但我能把他喚回來…妳在這裡,我會分心。」

愛麗還在猶豫,但已經沒有時間了。夜歌放鬆烈的禁錮,趁機將受驚嚇的愛麗推入傳送陣中。

傳送陣還能再用一次。

夜歌看著自己的靈體,顏色已經變淡許多。勉強癒合愛麗瀕死的軀體,之後又自爆自己骨匣碎片受創,神降中斷又一次…戰勝梵離的關鍵刺青,就是用她的靈魂當材料。

現在又奮力抵抗輪迴,而且還打算去做蠢事。

算了。反正無所謂。

在愛麗碰到烈的那一刻,他的表裡封印都破壞殆盡了。她若不插手,烈真的就沒希望了。

哼。反正她也很想知道那個裡封印底下是什麼,如此巨大的謎團,都到這地步了,怎麼能夠輕言放棄。

她恢復成輝煌的霧氣,從烈靈魂之窗的眼睛,進入他的內在。

***

沒想到他的內在這麼遼闊,以前應該很美麗。現在卻不斷的坍塌和重建,重建的速度卻慢於坍塌的速度。

這還只是表面封印崩潰而已,裡封印鎮壓的玩意兒,像是天邊遙遠的烏雲,飛快而撲天蓋地而來。

這麼近距離的占卜,這個謎團解開了。

呃,靈體的顏色又淡了一個色度。連幻化的衣服都只能用簡單越好…變成一襲極為樸素的黑色長洋裝。

她降落在烈的面前,卻差點被劍洞穿。那把劍離她的鼻尖只有一指之寬。

疲憊不堪的烈驚愕,「夜歌?妳怎麼會在這裡?」

「是啊,為什麼呢?」夜歌浮空俯瞰他,「你也沒見過我的畫像幾次,怎麼一眼就認出來?」

「因為妳是逢末.夜歌。」烈悽苦的笑了笑,「來執行,我的死刑嗎?」

「嗯,應該這麼做呢。」夜歌叉著手點點頭,「而且的確不是你能抵抗的東西…能夠撐下來的機率已經掉到小數點後好幾位了。」

啪的一聲,她將自己的法杖砸在幾乎觸及到他們的烏雲之後,形成了一個很小的結界。法杖漸漸龜裂…卻還堅持著。

「曾經有一位神明,受創世者大母神的命令,掌管秩序。但這個神明有很強烈的潔癖。祂漸漸的受不了許多細小的違律,對母神容忍這些違律越來越不解,甚至憤怒。最後祂綁架了母神,自命為上神,強迫所有的神明都必須幻化為人型,統一了原本散漫的天界。

「但祂的潔癖和過度嚴守的秩序實在嚴苛到把自己給逼瘋了。祂最後覺得,為了保護一切,就應該毀滅所有蘊含歪斜的一切。

「當然這些都是片片段段的傳說、神話。據說王女統帥眾生滅亡了祂,甚至將世界真正癒合。而這一切的主要舞台,是在另一個大陸上。本來我也這麼覺得。」

她指了指那團狂暴閃著雷與火的烏雲,「直到看到這個。才證實了神話也有可信之處,最初的神明並不是人型,而是各式各樣的奇獸。前上神也沒能抵抗輪迴,一世世的轉世,可惜,祂的力量太大,沒有一代的轉世足以承受祂沈重的靈魂和龐大的力量,一世世的早夭。」

夜歌美麗帶邪氣的眼睛略偏向烈,「只有你喔。霆烈.霜詠。或許是不斷的輪迴削弱了祂的力量和靈魂,也可能是你堅強到足以承載。若是你被祂吞噬了意志而取代…未必會滅亡世界,但最少充滿恨意和強烈潔癖的祂,足以讓永冬城消失在地表上…一直持續到祂死亡或大陸滅亡。」

原來如此。沒錯,就是這樣。烈恍然。他頭次隱約觸碰到裡封印時,就隱隱有那種感覺。一切都有細小的歪斜和違律,強烈的想消滅一切的錯誤…不管多細小。

那還只是隱隱觸碰而已呢。

「謝謝。」知道真相以後也沒那麼恐懼…或者說最大的恐懼乃是不知道真相。「請動手,並且,永別了。」

「才不要~咧~」冷艷如黑衣魔女的大巫師對他做鬼臉,「我改變主意了。」

「夜歌?」烈驚愕了。

「反正我是任性鬼啊,改變主意跟家常便飯一樣。本來很猶豫的…」她扶臉深思,「但我想通了。愛情小說裡啊,女主角為了男主角同赴生死,那是公式。但我又不是女主角…我只是代班。現在代班的任務完成啦,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與其啊,被輪迴帶走。不如賭一把。」她按在片片碎裂的法杖上,「碎光了結界就沒有囉。快點快點,快點決定。霆烈.霜詠。你還要不要讓我自豪一下啊?還是你要看著我跟你一起滅亡?其實滅亡比較輕鬆喔,反正代班的會陪你一起消滅…」

法杖碎裂殆盡,雷霆閃爍嚴厲火焰的烏雲席捲而來,幾乎吞噬了夜歌的靈體。

不!「妳不是代班!」

規則的本身不是為了規則,而是為了捍衛自由和…珍惜的人。

烈舉起旅之劍,撲向雷電厲火的前上神,用更強烈的雷與火徹底焚燒了轉世殘餘的亡靈。

臭小子。被我利用了還不知道…入侵到他的內在,就可以看到他最珍視的是什麼。什麼都崩塌了,他勉強守住不肯放棄的是…爐火,和打著貓咪呼嚕的夜歌。

烈終於恢復了人形,飢餓和精神上的疲勞幾乎擊倒了他。但他勉強睜大眼睛,看著浮空的夜歌…幽靈狀態的夜歌。

「以後,我會稱你『霆烈.霜詠』,而不會視你為小孩子。」她冷艷邪魅的看了他一眼,「因為你讓我自豪了。能夠消滅前上神,終止他的輪迴了。總算跟我有緣份的孩子…不只是笨蛋和廢渣了。」

「那是因為…」但他沒再說下去,因為夜歌抱住他。

「這段旅程,很快樂。」慢慢的透體而過,「對愛麗好一點喔…傳送陣在…角落…」

夜歌消失,讓輪迴帶走了。

飢餓和疲憊都消失了。只剩下寒冷,非常寒冷。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聲明: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