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七

在黃沙鎮停留沒幾天,他們又上路了。

這片沙漠從遠古以來就稱為死寂沙漠,自從「癒合之日」後,世界完整,原本幾乎佔據半個大陸的沙漠漸漸被綠意和生氣收復,規模已經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了,當中還有許多綠洲,顯得有點名不符實。

夜歌憑著一股狠勁,昏倒很多次終於暫時定出大概的方向,古都克麥隆城。原本勸她多休整幾天,但被這個驕傲的大巫師斷然拒絕。於是他們這個只有三匹駱駝的小商隊上路了…夜歌意外的安靜,因為她睜著眼睛在冥思。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跟愛麗的天賦抵觸,但到底讓我發掘出最適合的用法。」臨行前她很愉快的宣佈,「愛麗的天賦是自然!在光明下的冥思恢復體力和法力極快…所以不用休息啦,我們去光線最強的死寂沙漠恢復法力和體力就好。絕對,不會有問題!」

看起來是沒問題…拉著夜歌韁繩的烈默默的想。但是已經太超過(不管是知識還是無視律法的部份)的大巫師,還有這種快速回魔回體的身體真的是好的結合嗎…?

不過他沒說什麼,默默的在風沙中看顧著三匹駱駝。只是感覺有點兒奇怪…夜歌這樣空白著表情又安靜溫馴時,明明是同樣嬌嫩柔軟的臉孔…卻讓他覺得很陌生。

所以夜歌醒過來鬧餓,埋首大吃大喝時,又讓他暗暗鬆口氣。

「這天賦真是太強大了。」夜歌嘖嘖稱奇,「我冥思多久?」

「一天一夜。」

「一日夜!我居然過了整整一日夜才覺得餓,而且全身充滿了精力!可憐啊,這麼好的資質卻沒進馬雅學院,反而是一群有錢的廢柴才進去浪費時光…她會是個很偉大的法師…不,這資質更適合當個神官啊!那些竊位素餐的傢伙早該全部拿來作人脂蠟燭…」

烈啞然片刻,「魔法師禁律…」

「知道啦!說說而已…話已經夠少的了,開口就像老頭兒…我就說正常人不該進什麼鬼騎士團…腦袋都石化了!」她又開始自言自語的埋怨,拼命的往嘴裡塞東西。

然後她很熟練的用沙子淨手,用最少的水將臉潔淨。哼著歌畫咒文陣…比上次還陰風慘慘。

「…這個綠洲有很多人扎營。」烈想阻止她。

「他們又偷學不起來。」夜歌毫不在乎。

「不是這個問題…」術士在人群中是不受歡迎的族群,所以通常很低調…不會有術士在半公開場合施法…

但大巫師的手腳真的太快了,幾乎是一瞬間,附近所有的營火都變得慘綠,整個綠洲的商隊都傳出慘叫,駱駝都嚇跑了。

轟然的黑暗奧術爆炸,將夜歌興奮的臉孔映得很美麗…而且非常恐怖。

「哈!葬喪記錄書升級了!幸好有純粹的邪惡精華和乾縮蠑螈…唔,怎麼這麼吵?」她皺起秀氣的眉。

兵荒馬亂(駱駝亂?),各商隊大呼小叫的去追跑掉的駱駝(和貨物),還有人受到太大的驚嚇,導致夜色下的綠洲一片異味。

結果他們被駐紮的警衛隊趕出綠洲。

「心靈太脆弱了吧!」夜歌非常生氣,「不過是個小小的闇法…沒有任何傷害力!」

…他一直都覺得法師系的都有點脫線兼沒神經,沒想到偉大的大巫師不但不例外還特別嚴重。

「除了法律和禁律,請稍微遵守一下社會規範吧…」不,看起來她還是不了解,而且瀕臨暴怒邊緣。

「下次請讓我預作準備…我先張開結界好嗎?」期待她卻除法系的脫線和沒神經,不如求諸己。

「…好吧。」夜歌很不開心的將頭一別,「法律和禁律明明沒有禁止公開施法!」

「……………」幸好他已經把水補給完畢。不然要渴到下個綠洲可不是好玩的事情。

「這附近有個廢棄的法師塔,我們過去好了。」夜歌嘆氣,「我要洗澡。」

「沙漠沒有奢侈到能洗澡。」

「那個法師塔就有那麼奢侈。」夜歌偏頭想了想,「你膽子夠大吧?」

等到了那個廢棄的法師塔,烈才知道夜歌為什麼這麼問…因為裡裡外外都是幽靈、魔物,還有故障的人工法偶。

難怪在水如此珍稀的沙漠中,沒有人想靠近。

「…需要為了洗澡這麼拼命嗎?」烈無奈的抽出劍。

「你可以在外面等。」夜歌摩拳擦掌,「或者在我背後,我順便測試一下升級後的葬喪記錄書。」

「等等!」烈想阻止她,又再一次的來不及。

這次黑暗的奧術爆炸範圍更廣、威力更是威猛。威猛到什麼程度呢?原本還有屋頂和床鋪可以休息的法師塔(只要先驅趕立下結界),現在已經夷為平地。應該是室內的浴池,完全變成戶外噴泉。

至於那個想要洗澡的夜歌大笑幾聲,昏倒了。

…難怪妳二十八歲就死了。照這種亂來的程度,能活到二十八真的是長壽了。烈抱著昏迷的夜歌,默默的想。

「什麼嘛,我只是不習慣。」很大方的在戶外噴泉洗澡的夜歌不滿,「愛麗的身體太孱弱了!我以前的身體…不管是活著的時候,還是變成巫妖或幽靈的時候,都非常堅固耐用啊!跟我的腦子一樣天才!好懷念那時候…為什麼愛麗的身體跟黑暗與真理感應這麼差勁啊!…」

背對著她的烈無言。百年前大巫師沒把這片大陸炸個四分五裂,真是幸運。

等等。

「妳怎麼知道…有這個廢棄法師塔?」

「我在克麥隆城當過國家魔法師。」夜歌心不在焉的回答,「這個法師塔就是我毀掉的。沒辦法,國王吵死了,一直哭這個邪惡法師亂抓平民去實驗…我只好來看看。」

看完以後,法師塔就廢棄了?

「我有設結界啊,你看,百年過去,依舊運轉順暢,再運轉個千年也不是問題。一隻也沒跑掉過。」穿好衣服的夜歌,踱到火邊蹲下,心情很好的說。

「…那時候妳應該可以拆掉吧?」

嗚喔,相當嫌惡的神情。夜歌將臉別開,「太麻煩了。克麥隆的國家圖書館又小,我才不想為了這麼少的書付出太多勞力。」

完、完全沒有國家魔法師的自覺!幸好她只活到二十八歲!

「你在慶幸什麼啊?!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