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之輪 之九

「夜歌小姐!請不要在神聖的神殿裡操弄黑暗和邪惡!何況妳這種身體狀況已經到了非常危急的程度了!請妳安靜休養!出院?妳還在咳血出什麼院啊聖神在上!…」

才去端個早餐而已,神官就快崩潰了。明明告訴她千萬不要亂來。

「我並沒有…那只是…」夜歌意外沒發脾氣,只是軟弱無力的抗辯,卻很快的被神官的氣勢壓倒。

【Google★廣告贊助】

「求求妳安分一點吧!像昨天乖乖冥思不是很好嗎?」神官真的非常激動,「妳快死了啊!照妳這種身體狀況應該在墓地長眠了…天啊,為什麼…明明妳跟神聖的大巫師同姓名,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我不能接受…」然後神官哭了。

夜歌雙眼無神,「妳已經說第四次了…好,我輸了好嗎?我今天就當植物…神官大人妳饒了我吧…」

神聖大巫師?有什麼離奇荒唐的誤會嗎?

但是夜歌拒絕回答,沈默的吃完早餐,就躺在病床上陷入無神的冥思狀態。

愛麗和夜歌(目前)的天賦幾乎是背道而馳。愛麗是自然的孩子,天賦趨近排斥邪惡。但夜歌現在卻是個操弄邪惡的術士。一面使用愛麗的天賦操控他的封印,一面行使邪惡為防禦…這才是讓她臥病在床的主因。

但是剛剛窮凶惡極的神官卻和善的要他放心,出去散散步。「第一次來克麥隆吧?年輕人不要待在病房裡,我們會好好照顧夜歌小姐。克麥隆是個很美的城市,你一定會喜歡的。」

本來他想拒絕,但轉思想想,還是去布告欄看看吧。雖然賣了那堆武器有點積蓄,但總不能一直靠打劫維生。

但走出神殿大門,他就睜大了眼睛。神殿廣場上有個大噴水池,池上是個美麗慈悲的女子,雕塑者一定充滿了愛,將這雕像雕得充滿神聖氣息。

但是誰來告訴他,這個說明用的碑牌是怎麼回事。

「她的心靈充滿慈悲,她的目光永遠投向善良。在邪惡之前,她義無反顧的犧牲自己以遏止。獻給克麥隆城王國魔法師,逢末.夜歌。妳將永遠不會被遺忘。」

…他們說的是誰啊?夜歌不是只在克麥隆任職兩個月嗎?

但他一路行來,看到了夜歌街和逢末路,書店裡一排「逢末.夜歌行誼」,連市政廳都懸著她的畫像。他在布告欄接了一個獵殺魔物的任務,詢問任務內容的事務官知道他第一次來,還很熱心的建議他去看看王國圖書館前面那個三層樓高的夜歌雕像。

「…大巫師,好像只在克麥隆任職兩個月。」他含蓄的說。

「年輕人,不在任期長短!」事務官很不高興的教訓他,「沒有偉大的大巫師,克麥隆早就滅亡了!」

都已經是百年前的事情了…克麥隆人在想啥啊。

那個獵殺魔務的任務,讓他很無言。根本不是什麼魔物…就是個會幻化卻沒半點實力的小妖精。他拎著哭哭啼啼的小妖精回去交差,結果事務官說了那隻小妖精一頓,要他憑著光之神和逢末.夜歌的名義起誓,絕對不再搗亂田地,就把他放走了。

烈還是收到了酬勞,只是有點納悶。

書店裡的書一點參考價值也沒有…克麥隆人大概把光之神和夜歌搞混了,寫得一整個神聖…完全面目全非。

最後他買了「夜歌蛋糕」回去,夜歌漲紅了臉,「你諷刺我是吧?!」

「…據說這是大巫師最愛吃的甜點。」

「哼哼,」夜歌慢吞吞的下床,「吃這個一定要配紅茶…」

「妳想被神官轟炸嗎?」烈暗暗歎口氣,「我去泡紅茶。」

結果還不是吃得一臉幸福。果然是她最喜歡的甜點啊。

「我看到很多妳的雕像和畫像…很多。」他坐在夜歌的床頭。

「蠢。」夜歌批評,「但也不意外。你知道克麥隆物產不豐,卻是有名的軍武之都嗎?」

烈點了點頭。

「但有一段時間,克麥隆經濟很蕭條很危急。」夜歌幸福的喝了一口紅茶,「你最大的優點就是紅茶泡得很好喝。」

在夜歌出生之前,有一段時間,魔法師大大的佔了上風,而近戰系幾乎都沒落了。但不是因為教導魔法的馬雅學院擴大招生得太過頭,也不是因為那群祕密結社似的低調術士外出傳教。

而是有群因為天賦不足的魔法學徒,被嚴格的馬雅學院刷出來,忿忿不平的聚在一起研究,發明了一種速成的魔法之道。

馬雅學院重視的天賦、尋求的真理,都是正面的能量。而正面能量累積困難,而且需要相當的智慧和天賦才有所成就。祕密結社似的術士雖然研究負面的能量,卻非常嚴苛的選擇學徒,講究心智堅韌,因為他們的目的是讓邪惡屈服為己所用,敗給邪惡只是弱者所為,絕對不是強悍的術士。

但這種速成的魔法師,就算是普通人也能成就,無須天賦也不用智慧,只要會揮法杖和背書就可以了。他們使用的力量是世間用之不盡的負面力量,忍耐一點痛苦,在胸口鑲嵌一個「寶石」就可以了。而且「寶石」還可以繼承,每過一代就更強。

這種速成魔法之道漸漸的傳播開來,許多王國甚至縮減甚至解散騎士團,成立國家魔法戰士團。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這些「寶石」事實上是惡魔的卵,導致日後破卵而出的惡魔幾乎攻陷了整個大陸,也間接的造成大巫師的死亡。

「當時還沒那麼嚴重啦,只是重魔法輕近戰的結果,直接衝擊了克麥隆。當時連路上亂跑的冒險者都是法系…糧食不足以養活全國人民的克麥隆本來就是軍武輸出國家,結果因為這個衝擊,蕭條了幾十年。

「但這裡又是個戰略要位,所以鄰國虎視眈眈,國力空前絕後的弱勢…馬雅學院的那群廢柴都拒絕來這兒任職。」

「當時的克麥隆王是個騙子。」夜歌嘆氣,「他親自來請我,告訴我克麥隆王國圖書館有亞爾奎特的古籍,說得天花亂墜…可惡!居然被個奸商騙,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污點!」

不說亞爾奎特古籍大部分都殘缺,而且只有聊聊數冊。夜歌面對的就是一個巨大的爛攤子。

邪法橫行,鄰國虎視眈眈,糧食和水源嚴重不足,經濟蕭條,整個國家動盪不安。

最嚴重的是…她在看書時老被打擾。

「明明看一個禮拜就可以看完的書,結果我看了兩個月!」夜歌非常憤慨,「明明很簡單的瑣碎小事…為什麼要我出手!我才不想為了那麼點書付出那麼多勞力!」

「但妳還是付出了吧。」

夜歌張著嘴,臉孔慢慢紅起來,「那、那是…因為那都很簡單。只是我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腦筋像是中了石化術。刀槍劍戟多鑲幾個不值錢的珠寶就可以賣個奢侈品的價格呀,既然有做軍武的實力,那改作精良農具不難吧?嚴守什麼家業和傳統…白癡。

「水脈很充足啊,找出來就好。邪惡法師根本是廢物們,隨便就打得死。我在這兒任職過,哪個國家會想來打這塊沙漠地…想死喔?」

捧著紅茶杯,夜歌注視著微微蕩漾的茶,「人類,真的很白癡很無聊。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腦袋都空空的像是雪洞一樣。跟人相處真是煩死了…他們還會自己幻想根本就沒有的情節…我只是想趕緊弄完,好專心看書而已。」

烈重泡了紅茶,換掉夜歌手裡已經涼了的那杯。

或許吧。一方面覺得很煩很討厭,打擾她看書,一方面又嘆氣,皺著眉去做那些「簡單工作」。

不管她的本意是什麼,但她在這世界上留下了難以磨滅的痕跡,直到現在,百年過去,只任職兩個月的克麥隆依舊崇慕著她,在最危急時扶持了他們一把。

我呢?我做了什麼?

除了極力逃避自己龐大而不祥的宿命,我做了些什麼呢?

什麼,也沒有。我甚至連稍微追究一下都不曾,更不要說面對。然後什麼也,沒有做。

背後一痛,夜歌齜牙咧嘴的甩著手,站得還有點不穩,臉色很不善,「又在鑽牛角尖了是吧?你們這些騎士真是討厭死人了!做你該做的事情啊,蠢!現在你該做的是…」她把空的紅茶杯一送,「我還要一杯!」

「…喝太多會一直跑廁所。」

「要你管!你也就剩下泡紅茶好喝這個優點了!比、比其他人稍微沒那麼無聊就這個了!」

他該做的事情嗎?這次,他不要逃避了。不過在這之前,還是先泡紅茶吧。

那天夜歌睡了以後,他磨了劍,很認真的鍛鍊起來。不倚賴封印的力量,讓自己變強。

磨練體術和劍術,磨練意志。直到能夠和自己的宿命面對面為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