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十

「…我得想一下。」葉子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只是她這一想,足足想了一整天。今天所有上的課,都白費了。

她乃是北俱盧洲葛國帝女,雖然來到南贍部洲三千餘年,數十世借屍還魂輪迴不止,許多稜角已然磨平,能夠忍耐敬讓此洲無數荒唐禮法,但還是有些堅持根深蒂固,無法轉圜。

【Google★廣告贊助】

葛國帝女聽來崇高,但也只崇高在身分,帝王家與百姓生活無異。她初來南贍部洲時還無比驚訝,不能了解為何舉國之力供養一個僅是治國的家族。

如來曾云:北俱盧洲者,雖好殺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無多作踐。

事實上北俱盧洲雖性拙情疏,最重君臣之義。為君者須庇護臣民,養身修睦,於臣下愛若子女,為臣者須盡忠竭誠,忘死求義,視君上為父為兄。

南贍部洲雖然也講得差不多,卻只是嘴皮子講講,讓她非常不解。

她雖然棄家修道,還讓師傅誆了一把,在南贍部洲輪迴浮沈,卻不能夠泯滅她對君臣之義的執著和謹慎。

就算是冤鬼成役神,她都竭力庇護,一直都是君臣相得。

西顧,能否?

她沒有把握。

最重要的是,西顧是個南贍部洲的男子。葉子苦笑了一下,南贍部洲的女子,也不是好相與的,情形也不會比較好。

他們都「貪淫樂禍,多殺多爭,正所謂口舌兇場,是非惡海。」。在此打滾三千年,難道還沒看夠麼?

當然,也不全是這樣。也有些好人…像是耽誤她一生,留下兩個孩子的那個人…

她眼神柔和起來。

那天晚上,葉子說,「我沒有收活人當役神的例子。」

原本大口吃飯的西顧臉孔立刻變得蒼白,像是咽下滿口苦沙的吞下那口飯。

「而且你的年紀也還太小,」她依舊溫靜的說,「南贍部洲的男子,小時了了,大未必佳。而我,對君臣之義非常頑固,絕不可改。」

她試著用淺白的話解釋風俗相異之處,重申她對君臣的重視,也對南贍部洲的主凌僕、僕惡主表示諒解。

西顧臉色漸漸回溫,靜靜的聽她說完。

「所以,妳不是不想收我當役神,是覺得我年紀還小,心性不定,對不對?」

葉子有些訝異,又復感慨。這孩子怎麼說他好…有時候莽撞惡劣,有時候卻早慧得令人心疼。

「妳等著。」他低頭吃著已經微冷的飯菜,「我是妳的保鏢,我們簽合同的時候,沒有簽時限。妳就當是試用期,合格的時候告訴我。」

「…你沒聽懂。」

「我聽懂了。」西顧冷靜的回答,「很多典故我是沒聽懂,但我真明白妳的意思了。妳是君、是老闆,我是臣,妳的保鏢。」匆匆吃完飯,他低頭收碗。

我只是要一個位置。一個理由。證明…證明我不是沒有用、沒人要的人。

葉子神游物外的吞完手底那碗飯,把桌子收了。沈默良久,她說,「好。」

「…我去打工了。」西顧匆匆出門,把門摔得大響。

等電梯的時候,他深深的吸了口氣,卻還是掉了眼淚。一方面,他覺得很丟臉,簡直是逼著葉子表態,死皮賴臉,根本就是無恥。可另一方面,他又心酸的開心,葉子甚少承諾,一但承諾,絕不更改。

無恥也好,無賴也罷。他需要攢住一點「不改」,不然不知道要怎麼面對還這麼漫長的人生。

或許在這時代的人會覺得,什麼君臣名義已定,是很可笑的事情。這個時代崇尚自由、個人,毫無拘束。

葉子很欣賞這時代的自由奔放,常讓她想起故國的浪漫狂誕。但也有些原則,是她無法更改的堅持。

既然認了這個臣下,名義已定,那就是推心置腹,絕不相疑。

這已經是國三最後一個學期,課堂上的氣氛很緊張,准考生的壓力都很大。寒假前本來已經消停許多的鳥獸散,現在又開始如瘟疫般蔓延。

早該知道,就算放了「讒語」,也難抵青少年骨子裡那火焰似的畏強凌弱。

像現在,西顧轉去他們班,就有群女生用聲音不小的「竊竊私語」霸著路,關鍵字刻意揚高,什麼「抓娃娃」、「男女關係很…」,還提了西顧的名字。

葉子眼睛微瞇,挺直了背,走到那群女生面前,手輕輕搭在扶梯,靜靜的望著她們,一言不發。

有人怪叫,有人轟笑,遠遠的看熱鬧。

其實她明白,這些小孩子只是在苦悶的准考生生涯無處可發洩,在青春期騷狂的發動中,挑選最可欺的對象。

原本她也可以不計較。

但君臣名分已定,她不容任何人辱及臣下。

騷動漸漸安靜下來,隨著葉子漸漸蒸騰而起的強大威勢。她盯著那群囂張的女生,一個個看過去,觸及她充滿冰冷威嚴的眼睛,居然有種膝蓋發軟,想要跪下去的衝動。

去而復返的西顧,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恍惚覺得,穿著白襯衫百褶裙的葉子,像是改易鳳袍十二龍釵,氣場強大尊貴無比,不發一語就臣服了所有人,連他都受到這股氣場影響,背挺得筆直,肅穆而沸騰。

剛他轉回去覺得不妥,這次模擬考又是葉子拔頭籌,第二名連車尾燈的餘光都看不到,強烈的忌妒容易招來邪祟…連受知識保護的學校也處處可以看到這種小東西。

所以他轉身回來,想陪葉子到班上,沒想到看到葉子這樣氣場強大威嚴無比的一面。

走到她背後,那些女生嘩啦啦的讓路,葉子微微一笑,這才莊重拾階而上。

「…不請我當保鏢也可以。」西顧有些惆悵的說。

葉子轉顏,又是那個清淡無所爭的書呆子。

「裝的。唬唬平民百姓可以,唬不過妖魔鬼怪。」看西顧還有些鬱鬱,她湊近些耳語,「我代過一陣子蕭太后。」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