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十二

蘇西顧在學校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他臉上有著灰白的長疤、倒三角眼,臉色陰冷,實在不算什麼帥哥。

但是他很酷。一頭長長點就亂糟糟的頭髮,連梳子髮油都不用,只要隨便抓抓就能當少年漫畫男主角了(不是七龍珠!),加上那張壞人臉,反而很搭、很有型。

【Google★廣告贊助】

剛上國中就名聲大噪,一個人打趴了六個學長,被明顯偏袒的訓導主任叫去罵時,他一怒拍碎了鋼桌上的玻璃墊,差點把主任嚇得屁滾尿流。出入不正當場所,還會勒索街頭的小混混。

但是,他不對一般學生動手,卻也不對任何人來往。明明常常蹺課,但是成績一直都保持在中游。他會被踢去放牛班是因為「品行惡劣」,並不是成績太糟糕。

但他的「品行惡劣」,卻不是帶著一班小弟鬼混,而是確確實實的一匹孤狼。

在苦悶的國中生涯裡,這已經夠讓一些小女生眼睛冒星星,幻想著天使拯救惡魔的浪漫情節了。

但讓這種莫須有的浪漫加溫到沸騰的,卻是他對一個女生的「好」。

就算是蹺課,他也會把那個女生送到學校才轉身走掉,放學又會倚在校門外,接那個女生回家,風雨無阻。

如果說,那是個非常美麗的女孩子,或許這些小女生還只是微酸。但是那個女生,除了歲歲月月拿第一,長得只能勉強說不醜,卻大眾得難以違心說清秀。

可是,這個叫做葉子慕的女生,在朝會昏倒時,蘇西顧卻粗魯的推開所有擋著他的人,搡開老師,一把把昏厥的葉子慕橫抱去保健室,完全無視老師氣急敗壞的吼叫和同學的起鬨與口哨…

這簡直是偶像劇才會出現的人物和情節!

許多小女生在心底都湧起相同的聲音…「為什麼不是我?」

當然,她們不知道,葉子和西顧只是打了個保鏢合同。而西顧,因為經歷的緣故,非常敬業。那次葉子的昏厥,是因為一隻稍有道行的魑魅混進學校,憑依到葉子身上,敬業的西顧趕緊去處理而已。

那時合同關係成立還沒半年呢,西顧還是很彆扭的時候。

西顧和葉子曾經百般推敲班長的動機,雖然略微接近了事實,卻沒搞懂為什麼會這麼推波助瀾、歷久不衰。

幸好葉子是個千錘百鍊的銅豆子,捶不扁炒不爛的,這種精神上的校園霸凌在她心靈連個指紋都留不上。換一個普通少女可能會留下濃重的心理陰影。

經過了一個寒假,卻沒有讓他們的日子安靜些,這個學期註定囂鬧不堪。

還別說,「腹有詩書氣自華」這句話還真有點道理。以前西顧是經歷太多血腥生死,勉強自己讀書,不想往黑路子在經受刀光劍影--古惑仔的日子不是電影那麼瀟灑的--他對讀書其實沒什麼興趣。

但是確定「君臣」,他很想快快趕上,囫圇吞棗似的咽了一堆詩詞歌賦和古典小說,讓他原本強悍的流氓氣漸漸收斂起來,轉成一種鋒銳的戾氣,讓他從「壞孩子」慢慢的變成了「酷小子」,對葉子的表情越發溫和,偶爾一笑更讓人看了眼神發亮。

這個,就是葉子被徹底孤立,甚至連老師都開始對她冷漠…因為在她的抽屜裡搜出非常詳盡的小抄。

連有三千輪迴的葉子都感嘆了。這麼薄這麼小的紙都能用電腦列印…科技真是日新月異,栽贓嫁禍的手法推陳出新、非常別緻。

她如果有那麼多時間做小抄,不會乾脆背起來?好歹三千年魂力累積,過目不忘只是小菜一碟。

「為什麼?」西顧真氣得發抖。

「反正也沒記過。」葉子聳肩,「沒弄出人命就好。以前啊,我還被栽過巫蠱呢,亂棒打死。這是小意思…」

不過那時她沒經驗,現在可有經驗了。只是紙錢好貴…只是弄個返咒也收費高昂…這些臨時役神實在太坑人了。

班長在家病假了一個禮拜,全身密密麻麻宛如小抄紋的「溼疹」,才褪了個乾淨。沒想到不只她病假,西顧他們班也「溼疹」好幾個。

這年頭,連栽贓嫁禍都成群結黨了。只是她還是很納悶,搞不懂她們的動機。

只能說,這是一個愛恨交織的誤會,所引發的一連串血案。

不管怎麼囂鬧,這個學期終於結束。一直到最後一次模擬考,葉子的成績依舊高掛第一,看起來省中絕對沒問題。

但是西顧雖然已經很努力了,但他頂多只能上縣中而已。

「不用擔心,我一定是縣中。」葉子笑了,一面燒紙錢,「我們一定會同校,你這個保鏢是跑不掉的。」

西顧以為,葉子大概又用臨時役神在卷子上搞鬼,卻沒想到她是在自己身上搞鬼。

他真的以為,葉子的身體好起來了,卻沒想到,她只是用臨時役神硬壓住,等到聯考時才大爆發。

於是葉子發著高燒去考試,考完最後一科被救護車載走了。

於是西顧在她病床邊暴走了。

「…西顧,你留點力氣。」終於退燒卻面白如紙的葉子氣如遊絲的說,「我的肚子,很痛。我猜…我得割掉盲腸了。」

咬牙切齒的西顧跑去護理站吼了,「護士小姐!有個笨蛋把腦子燒糊又把腸子燒爛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