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十三

罵得很兇的西顧事實上非常焦慮。

確診為盲腸炎,他拿著葉子的錢包跑上跑下的辦手續,一面焦慮的打電話給葉子的爸媽,一面在手術室外焦慮的走來走去。

盲腸炎是小手術,應該很快才對,但拖了好幾個小時都沒完。而葉子的爸爸據說出差了,葉子的媽媽有很重要的會議正在開。

【Google★廣告贊助】

一個冰冷的事實幾乎貼在他臉上,但他不想承認。他寧可騙自己,葉子的爸媽只是忙,並不是不愛她。他們一定也很憂心,只是太忙了。

一定是這樣。

葉子…不會跟他一樣,都是爸媽不要的孩子。

他已經謹慎的留了話,打了好幾次電話,她爸媽隨時都會來的。

但是病危通知書,還是他接的。她爸媽並沒有來。

只是盲腸炎啊,為什麼會有病危通知書?他僵在手術室外面,死死盯著門,動彈不得。

直到葉子終於被推出來,他又被粗魯的趕開。不過幸好,雖然一度非常危急,總算是緩過來了。現在只是麻醉還沒退而已。

等他能靠近的時候,葉子的臉孔比被單還白,沒有戴眼鏡的臉孔顯得很小,嘴唇一點顏色都沒有,還有點乾裂。護士交代他,葉子若醒了,不能喝水,只能拿棉花棒沾水給她潤潤。

他面無表情的點頭,死死盯著葉子,連眼睛都不敢眨,怕一眨就會掉眼淚。

她的手很冷,腳也很冷。明明是炎熱的夏天,空調也並不冷。他低頭把被子盡量裹住她的腳塞緊,把她的手也塞進被子裡。但是打著點滴的手卻不能這樣,他拖了張椅子坐在旁邊,小心翼翼的避開針頭,用手幫她取暖。

她的脈搏,好弱。她的爸媽,為什麼還不來?接到病危通知書的時候,他明明又打了電話,分別通知了她的爸媽,可他們的口氣,為什麼是掩飾不住的不耐煩?

那一夜,他睡得很差。雖然旁邊有給家屬用的睡榻,他還是睡睡醒醒。他承認,他很害怕。若是葉子死了…他害怕,很害怕。

葉子終於醒了,只是虛弱的說,想喝水。西顧嘶啞的說,「醫生說,還不能喝。」拿了棉花棒沾水給她潤唇。

她硬扯出個笑臉,「沒事。」又昏昏睡過去。

趁她睡去,他悄悄的摸了摸她的腳…還是那麼冷。他起身,滿懷心事是的搭電梯去醫院裡的便利商店。襪子是有得買,可手套就沒有了。就是因為她打著點滴的左手冷得跟冰塊一樣,他才會想到去摸摸她的腳。

又胡亂買了個三明治和牛奶,就算打發了早餐。但他卻覺得吃了一肚子的舊報紙。

低著頭,剛出電梯,就聽到非常激烈的爭吵聲。

「…你賺錢養家?我就沒賺錢養家?」女子的聲音非常尖銳,尖銳得破嗓了,「憑什麼怪我?我媽在的時候,子慕都是我媽在帶的!為什麼我媽可以帶你媽就不行?…」

「妳媽只有妳一個女兒,我媽可不只我一個兒子!妳不要轉移話題,妳根本就沒盡過做母親的責任…」

「你就盡過做父親的責任?你不要忘了,當初我們結婚的時候明明講得好好的,家務平均!結果呢?為什麼都是我在做?要擺爛大家一起擺爛…」

「我可是雇人來打掃了!」

「說得好聽,你沒跟我要一半雇人的錢嗎?一毛都沒少過!」

男子語塞片刻,冷笑了,「經理薪水多麼,跟我這小襄理計較?」

「升得上經理,怪我囉?!」

「妳不要以為別人都不知道,妳這經理是怎麼來的。」男子又冷笑。

「當然是我用心努力得來的!」女聲更高昂,「別轉移話題,雇護理的錢你到底出不出?」

「我就不出,怎麼樣?女兒開刀是你當媽的要來照顧,想花錢了事?免談!…」

聽不下去了。

西顧匆匆走上前,將門用力一捶,把兩個吵得正歡的夫婦嚇了一大跳。

他真希望…這不是葉子的爸爸媽媽。但是…葉子的長相,就是他們倆的綜合體。而他們,正在昏睡的葉子病床前,大吵特吵。

「這是醫院。請安靜。」西顧臉色一寒,殺氣緩緩溢出,「出去。葉子有我…我們同學照顧,不用你們。」

「你是誰啊…」葉媽媽尖聲,西顧抬起眼,盯著葉子的媽媽,又盯著葉子的爸爸。這兩個人將話都咽進肚子裡,渾似被蛇盯上的青蛙,動彈不得,後頸的寒毛豎得筆直。

西顧讓了讓,陰森森的說,「出去。」

他們不由自主的出了門,門在他們身後大力的甩上。愣了一會兒,經年累月的相互怨恨讓他們很快的醒神過來,吵罵起來,直得護士前來干涉。

摔上了門,靠著門很久很久,西顧才慢慢滑坐下來,將全身蜷縮成一團,緊緊抱著腿,將臉埋在膝蓋上,很輕很輕的飲泣。

他一直騙著自己,朦朧的希望葉子其實很幸福,爸爸媽媽只是很忙,卻依舊愛她。既然不愛我們,當初為什麼要生下來?把我們帶來這個世界,到底是為了什麼?

「…西顧。」葉子軟弱的聲音在安靜的病房裡響起。

他屏息,飛快的擦去眼淚,走上前,看她打著點滴的手蒼白得靜脈那麼明顯,他兩手闔著幫她暖和,「…嗯。」

葉子盡力握握他的手,卻只是微微緊了緊,「不要難過。親恩淺,還起來比較快…這時代自由奔放,總要付點代價。」她的聲音微不可察,「要找個父母雙全幸福美滿的家庭已經不多了…我們並不是最糟糕的…」

幾滴溫潤,落在葉子蒼白的手背上,卻是這樣淒涼的滾燙。西顧極力忍住,掏出葉子幫他繡的手帕輕輕拭去那幾點淚。

萬一滲入葉子打著點滴的傷口就不好了。

「不要害怕。」葉子握著他的手,「我們是君臣,所以我也不害怕。」

西顧緊緊咬著自己的唇,狠狠地點了點頭。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