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二十一

雖然葉子真找到人教她打針,她還真學得很快…那是一個醫學系的學生,有少年糖尿病的困擾,讓家人帶來治的…當然這不是重點。

聰敏的葉子在醫學系學生的教導下,只試了兩次就能正確的找到血管和如何打肌肉針。當然,這也不是重點。

最主要的是,藥房不賣鎮定劑,醫學系學生死也不肯幫她偷渡。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她也知道緩不濟急,只是總該為未來做準備…再說藝多不壓身。

因為西顧暴怒了一整個禮拜,還衝去她班上意圖認出是哪個不長眼的女生,被她罵回去了。

青少年真是一種麻煩的生物。

最後葉子只好拐他,「西顧,你知不知道什麼是『物極必反』?你太在意這件事情,激到我反其道而行…結果我反而憐憫沈同學、甚至為她上下焦煎心…你想看到這樣的事情嗎?」

西顧蹦得老高,完全沒枉費他這麼認真打籃球。

「所以囉,」葉子不為所動,「我既然拒絕,不當回事兒,你就不要掐著不放。我自在了,你還不自在…那是我們君臣離心了。」

西顧再次證明他是個很好打發的青少年,又激又順毛的,馬上服服貼貼。

「咱們才是同心的。」他很用力的強調。

「那是自然。」葉子繼續順毛,「心君心臣是很希罕很少有的關係。我三千年內跟人成過親生過孩子,可沒跟誰結過君臣。」

彆扭的青少年瞬間眉開眼笑,心滿意足的放下這件事情,就算後來真的認出沈慧意是哪一個、即使和葉子並肩走著,他也只是馬虎的瞥過一眼,就置之不理了。

葉子暗暗的抹了抹汗,青少年真不容易對付。其實,她還是覺得,乾脆一針鎮靜劑下去效果既快又顯著,不用費力氣又哄又順毛的。

當然,我們知道事實不是這樣。葉子實在把西醫想得太神奇了。

好不容易哄好了西顧,沈同學卻又不安生了。

在一兩個禮拜的沮喪之後,她又振作起來,準備用蠶食的方法,獲得葉子的愛情。她也看出來了,只要別過激,葉子對什麼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包括流言。

那就讓流言來得更猛烈吧!謊話說一千遍也會變成真的不是?

於是沈同學勇氣十足的和以前一樣跟前跟後,拿說情道愛的古詩詞和葉子討論,在眾目睽睽之下,曖昧十足的幫她將散落的頭髮掖到耳朵後面…或者若無其事的偷牽她的手、摸她的頭髮…

甚至把自己的家庭生活說得淒風苦雨、動員戡亂,非常可憐,意圖博取葉子的同情。

可惜這些招數一一被人精葉子若無其事的破解。隨著她的經脈已通,她體質提升了些,也開始練武健身。說要以一當百太誇張了,但避開一個高中女生的肢體碰觸與騷擾,那又太簡單了。

至於父母偶有體罰,兄弟姊妹不相親…這種「家庭不幸」,和她與西顧比起來,真的太小兒科了。

她知道沈同學言多不實、屢屢誇大,但也沒想戳破。葉子性情淡漠,卻和西顧所言相彷彿,對人類都留著一絲淡淡的溫情。

現在的孩子普遍晚婚(和她曾生活過的時代比起來),青春期的心理與生理躁動沒辦法得到紓解,又有沈重的功課壓力…雖然就她來看,能吃飽穿暖,除了讀書幾乎無憂,已經是天堂般的生活──照她過往的生活經驗而言。

但是就是太無憂,太閒了,又不是每個人都對讀書有興趣,甚至沒有讀書以外的出路…於是這些苦悶又毫無生活目標的少年少女,只好把精力放在最被歌頌的繁衍──對不起,是愛情──上面。

這時代,很詭異的把愛情提升到一個聖潔無比的高度,好像真正的愛情可以拯救世界…而這時代的資訊實在太爆炸了,書本以外,有太多管道學習博覽…譬如電視。

這些被浸潤遍了愛情之偉大崇高神聖不可侵犯的電視兒童,長大起來,在結晶化極度嚴重的學校和社會裡,成了極度追求上下焦煎心的渴愛者。

求不得,苦。求得了,更苦…因為跟電視等次文化教育的「愛」完全不一樣。

這是怎樣一個奇怪的時代,和一群被次文化教育得更奇怪的孩子們。

反而那些宅男腐女獲得她深刻的表揚。

就她看來,能夠不把愛情當作人生唯一追求目標,轉移注意力到其他方面,已經是這時代的拔尖兒了。

不痴不為人。除了情痴,其他的「痴」和「癖」,都能讓人活得快樂很多。當然,這是她個人的古怪想法,為世(不管是哪世)所不容。

但是葉子實在輪迴太多世了,她強悍的適應力讓她能諒解所有的奇風怪俗,卻保留著對人類淡淡的溫情和憐憫。

所以她才沒有戳破沈同學的種種謊言,甚至有些哀矜的保持適當的距離,盡量不傷害她。

也不得不佩服沈同學。葉子這樣淡漠,西顧沒事下課就利用短短五分鐘衝到葉子教室很刻意的插國旗宣示主權…她都百折不撓,越戰越勇。

日後她自己想起來,都覺得有點糊塗,當年為什麼那樣癡迷和執著。甚至,她也分不清到底是愛上葉子,還是愛上「愛情」本身。

只是她有所感悟的時候,已經傷痕累累頭破血流。

她後來才知道,「愛情」是蒲公英種子,隨機發芽的。越刻意越求不得。最好的對待方式是順其自然,不是揠苗助長。

不過,那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高二的沈同學,還是堅信「精誠所致,金石為開」。這種態度一直維持到高二的暑假來臨。

即將升上高三的他們,學校不顧學生的牢騷和煩言,開了暑期班。

連葉子都少有的怨言了,「暑假上什麼課真是…我還想趁假期去山裡採些藥草。」

「去什麼手機通訊半格也沒有的深山?」西顧臉色一寒,「去上課!別想賴哈!我知道妳想賴著藉故考不好…不上大學是吧?別以為我管不到妳!妳還小我兩個月!」非常之張牙舞爪。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我們也就這麼點薄產了Q_Q謝謝大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