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二十三

高三,高中生的生死關頭。

高二的暑假一結束,剛升上高三的學生們就漸漸感到一股沈重的壓力,並且與日俱增。

這也是沈同學鬧了那一場之後,沒有得到太多關注的理由──縣中雖然排名在公立高中中段後,但畢竟是公立學校,很注重升學率。當主線任務「聯考」亟需破關的時候,支線任務「八卦」,就顯得不是那麼重要。

【Google★廣告贊助】

頂多茶餘飯後提個兩句,對百合的盛開和凋零作番探討和感嘆,以及「『女朋友被女生追走』比較丟臉」,還是「『男朋友被男生掰彎』比較沒面子」進行嚴肅的比對,之後該幹嘛幹嘛去,要看的書還很多,誰知道今年聯招會出題會不會發神經。

蟬鳴漸熄,而戰鼓頻傳。高三生的生涯就是「焚膏繼晷」的動態版。什麼?你不知道「焚膏繼晷」?就是指「燃燒燈燭一直到白天日光出現」啊!趕緊背下來,國文說不定會考這題…

隨著天氣漸漸寒冷,高三生(尤其是升學班)陷入了狂熱狀態,黑板上大大寫著聯考倒數的日子…儘管不過是上學期而已。

當然,也有拒絕聯考的小子和少女,但他們游離在這種氣氛之外,也不是顯得很自在…畢竟人類是從眾的生物。

但明顯的,西顧和葉子實在太不合群了,一點也沒有受影響。

葉子不消說,她那過目不忘的本領讓她每本課本從第一頁可以背到最後一頁,甚至還可以報頁碼…不管懂不懂,是中國字就成。甚至學習英文的速度也不比人家慢…她是唸不出來也能照樣畫葫蘆寫出來的那種,個人表示毫無壓力,混個七十分絕對沒問題…是個火星人等級的高中生。

幸好她一直很低調,同學不知道她這種本領,不然實在太令人羨慕忌妒恨了。

而且,她還是文組班,數理化沒那麼重要。在整班淒慘落魄的滿江紅中,她依舊一枝獨秀的滿篇及格…為了同學成績太慘烈,她還得低調表現,卷子頂多寫個三分之一。

至於西顧,中醫系好歹也是醫科,屬於第三類組,是所有類別最難考的。他雖然不像葉子那麼火星人,但也算拔尖兒了。背誦是差了些,但是邏輯理解力很強,別的高中生最恨的數理化對他來說跟玩兒一樣,連英文這麼沒有邏輯的螃蟹文在史上最強填鴨家教的葉子教導下,也勉強可以突破及格線,再說,他又不是要考台大醫學系,就是唸長庚中醫系罷了。

他的成績,綽綽有餘了。

「…其實中醫系,大家都推薦中國醫藥學院。」葉子說。

西顧連眼皮都沒抬,繼續算數學講義,「中國醫藥學院在台中。」他終於肯抬頭,「妳肯把回頭堂搬去台中?」

「…沒預算。」

「嗯,就長庚中醫系。」他低頭繼續做數學講義,「妳唸文組,想念長庚哪個系?」

葉子興趣缺缺,「隨便。只要小心點,別考得太好…歷史系或中文系都行。」反正她註定蹺課…隨手拿起看到一半的《本草綱目》,看得津津有味。

今天罕有的沒有病家。上了高三以後,葉子的體質上了一大階。費了這麼多年工夫,她終於把這個「超破爛」的體質提升為「破爛」等級,除了打不完一套五禽戲讓她很不滿外,倒是把一年病上兩百天的機率降為五十天上下,也不再輕易發高燒…

而且人只有一條盲腸,她已經割掉了。很可以審慎樂觀的表示:最近幾年內不會有血光之災。

只是她樂觀得太早了些。

這個沒有病家、下著初冬冰寒微雨的夜晚,卻有「人」突破了劍真子和她補強過的護陣,一柄鬼氣凝聚的利刃,幾乎插到她的左眼,是西顧暴出利爪擊落了。

「吁…」雨夜亂髮如蓑的青年,立在門檻上,屋內的光線只照到他胸口以下,看不清楚表情,「婆娑,妳這世養的狗,挺兇啊。」

燃點很低的西顧差點真的汪汪叫起來,恨不得撲上去,卻被葉子使盡全力拽住了胳臂。

她全身緊繃,如臨大敵,「…何必呢?吞聲子,我就壞你一次事兒,更何況…那時你對路人的我起了殺心,不得不然耳。你都修到這程度了,何必幾生幾世都不放我,還追到這個小小島國來。」

吞聲子用食指按著自己的唇,微微一笑。「噯呀,卿卿婆娑,我不是說過麼?這世上找不到比妳更有趣的人了…我們多久沒見了?兩百多年了吧?我可想煞卿卿了…」

「真可惜,我一點都不想念你。」葉子飛快的從藥屜裡掏出雷丸和使君子,作勢要扔過去。

吞聲子輕嘖一聲,腿腳不抬的飄進雨地,「我是討厭,可不是怕那味兒。今日我還急著去報喪,只是路過…婆娑卿卿,改日再來找妳玩兒呵…」遂飄然而去,融入雨夜中。

人去聲漸杳,語氣又媚又纏,偏偏是極好聽的男聲,西顧發現他冒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重重疊疊。

「妳拉我幹什麼?」西顧甩了甩胳臂,「那種邪物就該滅了他!」

葉子上下打量了西顧一會兒,很憂鬱的嘆了口氣。「十個你捆在一塊兒,都抵不住他一根小指。現在的我呢,一百個一捆,大概可以讓他吹口氣兒…」她更鬱悶了,「他是一隻妖怪。還是很特殊的…那種。

「他的本體,是種稀有到不能再稀有的『應聲蟲』。人說一句,他就在肚裡說一句…但是生命週期很短,是種寄生蟲。但這種註定短命的寄生蟲卻修煉成妖…還是千年大妖,已經能看破人心了。

葉子頹下肩膀,「所以什麼招數都對他沒用,因為他早就能看破你的想法,加以閃躲或反擊。」

「…連妳也沒有辦法?!」西顧大驚。

「有啊。」葉子垂頭喪氣的說,「用明末對待倭寇的辦法…『待賊自去』。等他惡作劇夠了,就會跑去漂泊…直到又想起來回來騷擾…喔,還有一個斬草除根的辦法,起碼可以平安個幾年。」

西顧眼睛一亮,「什麼辦法?」

「再次借屍還魂!」葉子握拳,「這次就算拼著魂飛魄散的危險,我也要飄去西藏…離他遠一點!」

「…沒志氣!妳怎麼盡出這種餿主意!…」燃點很低的西顧再次暴跳,胡喊胡叫了一通。

只是沒多久,西顧就知道,葉子不是沒志氣,而是…吞聲子太消磨人的志氣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