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二十四

等西顧在白天見到吞聲子的時候,大為驚嘆。沒想到寄生蟲所修煉的妖怪,這麼視覺系這麼頹美。

蓬鬆雜亂又性格的蓑狀長髮,襯著絕美略顯哀頹的容顏…簡直像是少年漫畫走出來的主要男配角…就是開始跟男主角敵對,後來成為死黨,最後給主角墊背那種。

呃,譬如頹美版的藏馬(幽遊白書)之類。

【Google★廣告贊助】

但西顧發誓,他只是心裡想想,絕對沒有吐出半個字。但是吞聲子的臉色變得鐵青,冷冰冰的說,「你才從漫畫走出來…活像七龍珠人物!」

「噢,」西顧驚嘆了,「原來幽遊白書和七龍珠你都看過呀?我以為妖怪不看漫畫。」

他跟鬼魂比較常接觸,妖怪就少很多,而且通常是雜魚級的。當然,他跟妖魔鬼怪最親密的接觸就是…吃。

其他真的不太熟。

結果西顧雖然驟出利爪,卻來不及擋住,臉頰噴了道小小的血泉…讓他周圍的同學驚叫起來。

他們都看不見吞聲子,只見西顧自言自語了半天,就突然臉頰噴血了。

校隊的哥兒們趕緊過來關心,還有人搶著說,「鐮鼬!一定是鐮鼬啦!」

「笨蛋!被鐮鼬割過不會流血啦,只有傷口而已,鐮鼬是三隻一組的…」

「白癡啊你們!鐮鼬是日本妖怪,怎麼會偷渡來台灣?檢疫不會通過的!」

「妖怪需要檢疫嗎?…」

於是沒有人幫西顧止血,大家開始離題八百里的爭論妖怪檢疫問題。他自己拿出手帕,按住傷口,戒備的看著笑得滿地亂滾的吞聲子。

他有一點點明白葉子對吞聲子的驚恐了。

一般來說,妖魔鬼怪都不會在大太陽下出現…最少也得有涼蔭。甚至,妖魔鬼怪有個潛規則,不在眾人面前出現與人交談…或說交流有點困難。只有最靈媒體質的人類才能如常溝通,而他只是被饕餮侵襲過影子,跟異類最多的交流就是…吃掉。

至於葉子…請忘記她吧。她是個火星人般的存在,什麼都不奇怪。

「哦~」吞聲子哦得百轉千迴,似笑非笑的,「想試吃看看嗎?」他舔了舔手指上的血,「饕餮影啊…但是越來越淡了唷。總有一天,你會變成凡人…」他嘲諷的微楊下巴,「到時候,你對婆娑就沒用了。就算婆娑還要你…但一條累贅的哈巴狗能厚顏巴著她嗎?」

西顧的臉色發青了。他內心最深的恐懼被挖掘出來。

但是校隊哥兒們被他嚇個半死,問他又不講話,於是他們終於捨得扔下妖怪檢疫問題,把一言不發的西顧抬去保健室了。

吞聲子沒有跟上來,只是笑吟吟的看著西顧失魂落魄的表情,很享受似的消失在陽光中。

西顧在保健室躺了一節課,想了很多。伸手看著自己越來越柔細的利爪。他知道為了饕餮影的餘毒,葉子費盡苦心,甚至搞來一家中藥房…最主要是為了他。

相處這麼多年了,平常怎麼大剌剌的對葉子管頭管尾,連上哪所大學都要管…甚至他還有群鐵哥兒們一起打籃球一起唸書,享受著一般少年該有的校園生活…但在內心深處,他還是那個徬徨害怕又孤獨絕望的小小少年。

葉子總是告訴他,不用那麼小心翼翼。但是她怎麼能明白,當某人只能徹底、完全的相信一個人,並且附上所有的信賴和溫暖,會多麼害怕失去。

名義上,他有父母兄姊。但事實上,他只有葉子。

別人擁有的,很多很多。他握在掌心的,卻只有一個借屍還魂三千年的婆娑。

他偷偷查過「婆娑」,意思是「堪忍」。葉子告訴他,這名字是她師傅取的,是從佛語音譯過來的。

堪忍。是葉子的師傅對她的期待,還是她本身就認為一切都「堪忍」?包括我嗎?

西顧僵硬了起來,對越來越細軟的尖爪緩緩的湧起暴怒。不是,我才不是葉子「堪忍」的一部份。我對她有用,我是有用的人。

我會,抓滅吃掉所有想危害她的妖魔鬼怪…就算是千年大妖吞聲子。

當那天晚上,西顧非常魯小的不肯喝藥湯,暴躁尖銳的像個刺蝟,葉子忍不住嘆了很長很長一口氣。

該死的,吞聲子一定去玩兒過西顧了。所以她才這麼忌憚那隻應聲蟲妖。總是總是,可以找到她的弱點,朝最怕痛的地方惡狠狠的踹過來。

「你不喝就活不過三十!就算活過三十也是眾病纏身!」葉子終於失去耐性了。

「我不要活過三十!」西顧乖戾的回答,「活那麼長幹什麼?」

「你…」葉子氣得語塞。對個十五六的孩子來說,三十歲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情…久到像是永遠不會來臨。她就聽過幾個女同學背後對剛滿三十的老師說,「那個老太婆」。

這些少年少女不了解,光陰如梭如箭,飛快而逝,只是一眨眼就會到的事情。她連三千歲月都覺得過得極快,何況十幾年。

她和西顧痛痛快快的吵了一架,規模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以前葉子都肯讓一步,西顧有時專蠻,卻頗有尺寸,不會真的惹毛葉子…

但這次,葉子真的被惹毛了,西顧卻完全不講理,死活都不肯解釋,只是拼命魯小,嚷著他不要活那麼久。

直到葉子對他吼了,「但我不要那麼早就失去我的心臣!」

西顧安靜了。惡狠狠的將頭一別,葉子只看到他側臉閃爍過的淚光。這個時候,滾燙的藥湯已經完全涼透了。

「…我會變成凡人。然後對妳完全沒有用…」他哽咽的喊,「我不能這樣!」

葉子深深吸了口氣,將胸口所有的怒氣都壓下來。跟個十五六驢子似的少年發脾氣是很蠢的事情。

「吞聲子對你連言靈都沒有用,你就這麼好蠱惑?」葉子真快氣死,白教這麼久!「凡人怎麼了?我原本也是凡人…現在也還是!若是你願意,什麼樣的法和術我不能教?」她看著西顧臉上貼的紗布,勉強忍住揍得他滿臉開花的衝動,「我說過一萬次有了!跟你結君臣不是因為你有沒有用!」

毫無徵兆的,這個很酷很冷的前不良少年,突然放聲大哭,把葉子嚇了一大跳。就像他父母遺棄他的時候一樣,撲在葉子的膝蓋上大放悲聲。

葉子的怒氣終於消散了。有些頭疼有些難過的想,這孩子,心中還是有個不肯收口的傷痕,湯湯水水的,流著膿和血。

她一直很小心的看護西顧的傷口,好不容易乾燥些,開始結疤,該死的吞聲子又扯裂了痂。

哄著西顧,喝下重新熱過的藥湯。看著他睡熟,她才起身關燈離開。

吞聲子真的把她惹火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