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二十六

婆娑讓吞聲子找到卻沒死遁的那一世,就是使君子在她身邊。

事實上,使君子就真的是藥用植物「使君子」。雖然已經修煉成妖,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兩個修道者爭鬥得太激烈,波及破損到他的本體,已經連根都被挖出來,枝葉全枯萎敗落,他的內丹也被打散,只剩下一縷花魂。

【Google★廣告贊助】

那世的婆娑還沒被吞聲子找到,親恩也還未償還。跟隨母親去進香時看見他,覺得他實在太冤,徵得他的同意,最後趁著上香之便,用大量金錢開道,折了一截還有生氣的枝條,種回自己家,將他收為役神。

但婆娑取名子實在很沒創意,直接指身為姓名,姓史名君,只是還是使君子使君子的叫…讓他常常表示無奈。

滿山遍野都長滿使君子,妳是叫哪個?

「但我這樣喊的時候,只有你會回答我。那就是獨一無二的使君子了,不是嗎?」

好吧,使君子真的讓她呼悠過去,默默接受這個過分大眾的名字。

在那世,為了了結親恩,她出嫁,也把一直都是可憐小株盆栽的使君子本體陪嫁過去,直到了結夫婦恩情,也同樣把他的本體帶出來。

後來吞聲子找到了她,那時已經有五百多年修為的吞聲子卻很忌憚這個天敵…即使只剩一縷花魂。那世使君子把自己唯一結出來珍貴的籽,使巧計讓吞聲子吃了下去…

可憐的寄生蟲妖,吃了專打蟲的使君子精華,從此鬧了百來年的肚子,沒時間來找婆娑的麻煩。

使君子卻因此元氣大損,婆娑和他簽了五次十年之約,只讓他魂體結實些,依舊是花鬼,沒恢復成花妖。

「…這樣下去不行。」知道此世修行限於資質,大約還是無望的婆娑對著使君子說,「花鬼依舊會消散,你的本體實在受損太深…」她有些歉意,「終究是我拖累你。」

「說胡話。」本性淡漠的植物花鬼微嗤,「不是妳扶我一把,我早已消散。我們誰也沒欠誰。」

婆娑心底微動。藥材系的植物妖七情六慾極淡然,並因本身能濟世而福報深厚,修煉一直都是比較容易的。而且她算了算這一世的福報,若累加在使君子身上,可以助他乾脆的轉世為人。

花魂打底的人類,只要資質不要太差,應該都能成才。

使君子只考慮了一會兒,就接受她的建議。其實這是條比較好走的路…不用再受限於本體。

***

「就是排隊久了點。」使君子淡淡的說,「排了兩百年才輪到我投胎。」

「啊,我沒算到這個。」葉子輕嘆,「魂口太爆炸了,排這麼久。」

「就是。」使君子感嘆,「我還算排得靠前了呢。不過當人修煉起來真是快…」

葉子啞然,並且感覺非常悲傷。所有修道的方法都是她偷渡銘刻在使君子的花魂裡,結果學生都畢業了,她還在死當面臨退學的狀態。

「我走了以後,妳那世是怎麼死的?」使君子漫問。

「…金丹未成,大限已至。」葉子萬般無奈的回答。

使君子向來平靜無波的面容露出罕有的訝異,「怎麼會?我一世就成了…」

葉子想淚奔,真的非常想。

「妳現在…」使君子上下打量她,「這容器跟玻璃似的,也不像能成。」

大哥,你能不能別老往痛腳踩?葉子沈默的想。

「妳也真是的,為什麼這麼見外呢?」使君子推了推眼鏡,「妳指名找我,就算我喝了足量的孟婆湯,莫非就不管妳?還是妳對我的修煉沒信心?」

「我知道你是一定成的。」葉子悶悶的回答,「但我們契約已盡…」

「妳跟誰的契約沒盡?」使君子漫應,「不是我截得快,血鴿差點兒飛出島。光島內就有不少妳的舊部,個個嗷嗷叫的想來為妳效命…是我攔住了。我知道妳這狷介過頭的個性…」他微偏頭,「唔,幾乎都是成才的,最少也築基多年,拿回以前的記憶…」然後他很有氣質的眼睛流露出對葉子深刻的同情。

…大哥你還能不能踩得更痛一點?葉子咬牙想。

在表達了足夠的同情(或者無意識的嘲笑?),使君子詢問了詳細,點了點頭,「唔,我能拿下他一次,就能拿下他第二次。」

「能行嗎?」葉子擔心了,「你雖然已經初結金丹…但終究不是純粹的花魂了。吞聲子修煉至今,已經…」

垂下眼簾,使君子很淡很淡的笑了。眼鏡鍍過一絲夕陽的餘暉。

「妖怪修煉,千年不足。人身悟道,百年有餘。」他又遲疑的看了一眼葉子,「當然偶爾也有例外。」

…大哥你到底想怎樣?!若不是有三千年歲月的修養打底,葉子當場就翻桌了。

「交給我吧。」他擦了擦眼鏡,斯文的戴上,「妳要死的還是活的?唔,我想,或許可以泡福馬林…給學生看看。」看葉子一臉莫名其妙,他淡笑,「我在台大植物系當助教。避世修煉不如入世修煉…唔,我多言了。其實這還是妳教我的…」

於是,該死的,這個花魂打底的舊部露出非常嚴重的同情,讓葉子幾乎暴走…幸好他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腹黑,這一定是傳說中的毒嘴腹黑啊!!葉子淚流滿面的想。

她開始後悔發出群組信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