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六

第二節下課,西顧就跑來了。神情依舊保持一貫的陰寒,葉子看他眼睛都有點發藍,應該是氣得要抓狂了。

不過這小子就特會裝,不知道這年頭怎麼了,大家特愛裝得挺淡定,好像不淡定就不是男主角。

他一踏進教室,李紫文就嚷了,「喂喂,你又不是我們班的…」

西顧渾沒骨頭往門一靠,靈活的美工刀出鞘,所有的人臉色大變,靈魂差點也跟著出竅,紛紛倒退五六步。

【Google★廣告贊助】

班長倒是很勇敢,嬌聲喊,「蘇西顧你不要這樣…」

他抽出沒削過的鉛筆,慢騰騰的削著削著,眼睛都沒抬,「葉子。」

「啊?」她很給面子的吭聲。

西顧瞥了眼貼在門口的課表,「數學課本借我。」

葉子翻著書包,西顧翹起那雙邪惡的三白眼,一個個看著李紫文為首的男生,真能把人看得心臟長毛。

她翻出了數學課本,走過去遞給西顧,他卻歪了歪頭,示意她出去說話。

…這些小孩子跟誰學的?一個個裝得二五六似的。讓她想笑又不敢笑,憋得神情古怪。

「被欺負不會說嗎?」西顧的臉拉得挺長。

「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欺負我什麼。」葉子攤手。她雖然沒聽懂抓娃娃的意思,但從語氣判斷絕不是什麼好話。

「…學校有個討論區,妳知道不?」西顧的聲音很冷。

葉子點點頭。有很多班版、社團版,還有八卦版。

果然,八卦版出事了。有人貼了張照片,寫了幾句話。

「下堂是電腦課,我趁機去瞧瞧。」葉子很爽快的應了。

「誰欺負妳…」西顧啪的一聲折了手底的鉛筆。

葉子大汗,不到這種地步吧?

電腦課的時候她偷偷查了下,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那張照片很普通,就是她吊著點滴,西顧坐在她旁邊跟她講話。西顧的表情很陰沈,像是在生氣…可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這個表情。她呢,臉色很差…任何人能燒到四十一度也跟她同樣憔悴。

但是標題和說明文字就完全不是那回事。雖然沒有直言,但很曖昧的暗示這是婦產科,葉子當然不是去看感冒的。

偏偏葉子和西顧都算是學校裡的名人,朋友不多,仇人不少。

但是葉子看得直發笑。

好幼稚的手段。

本來她不想管,還好生安慰了西顧。但是事情卻越鬧越厲害,訓導處和心理輔導室都找她去談話了。幸好她多留個心眼,那天病假還記得請醫生開正式診斷書,正本在導師那邊,副本在她這兒,不然滿身是嘴也說不清。

但群眾是盲目的,青春期的群眾又瞎得特別厲害。沒多久,連她小學時把同學抓傷,差點毀容的事情都翻出來。這次是沒有照片,但是許多記憶猶新的同學出來作證,畢竟那時候事情鬧得挺大的。

這下子,她踏入校門就開始享受「鳥獸散」的待遇…還是特別做給她看的。

不說西顧抓狂,連她都覺得有點過分了。

但她攔住捲袖子的西顧,「我來處理吧。」

「難道妳都不生氣?」西顧氣得發抖,「妳是死人啊?!」

這些天,他捱了不少話。雖然不像講葉子那麼難聽,但是曖昧猥褻到他暗暗揍了不少人。但他的憤怒卻夾雜著一點點心虛。

以前沒注意,被人一提,他才猛然發現葉子是個女孩子。青春期的躁動不免有點蠢蠢欲動。可這種躁動又讓他非常不安兼羞愧,讓他不知道怎麼辦,只好用憤怒掩飾。

他信任葉子,葉子也信任他。可是若讓葉子知道他心底的異樣,恐怕再也不會理他了。不管裡面裝著多麼滄桑的舊精魂,她的外貌,就是個少女,還是跟他最親近的少女。

西顧覺得自己掩飾得很好,但怎麼能瞞過千年人精的葉子。

葉子看著他的羞赧、暴躁、僵硬和彆扭,心底湧起的第一個念頭是:該給這孩子討個媳婦兒了。

隨即又譏笑自己,真把西顧當兒子看了拜託。晃晃頭把雜念甩開,她清了清嗓子,「散佈謠言的就是想看我們生氣,怎麼好如他們的意?」

她拍了拍西顧的肩膀,「我會把事情查清楚的。」

他的肩膀硬得跟石頭一樣。她暗暗的笑。

原本葉子的人緣雖然算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壞。她是孤僻些,少有表情,但是別人問她功課,她都親切的回答,教到會為止。

但是流言一開始,蔓延日廣,加上扭曲、加油添醋,最後演變成有人膽敢跟她講話,就會被其他人排擠,結果葉子就徹底被孤立了。

除了班長跟她說話,還不斷安慰她,其他人可是遠遠的看著。

其實她不怕被小屁孩排擠,還樂得清閒呢。只是西顧很在意、很抓狂,覺得帶累他總是不好的。

她一直抱持著過客的心態,可以冷眼,可以灑脫,但西顧還是個孩子。

於是,她趁導師不在的時候,去教師室找導師,趁機翻了翻班級出勤表。那張照片是在醫院拍的,應該是用手機拍。能一眼認出他們,還拍得這麼到位的,應該是班上的人,也就是說,跟她同樣在當天請病假的。

結果意外也不意外,只是動機有點不明。

「妳查到了?」西顧激動了,咬牙切齒,「是誰?!是不是李紫文?!」

她搖搖頭,「應該是我們班長吧。」葉子淡淡的。

西顧一怔,「賴秀惠?不可能吧?她明明告訴我,妳讓李紫文罵哭了,要我好好安慰妳…」他的臉孔出現一絲尷尬和不忿,「還說、還說…妳跟她講,妳喜歡李紫文才那麼傷心…」

葉子瞪大眼睛,轉瞬間哭笑不得,「…我都是三千多歲的老妖婆了…」

「妳不是老妖婆!別鬼扯!」西顧對她怒吼,聲音非常大。幸好在樓頂,不然被聽到又是新聞了。

葉子咳了一聲,「…總之,我誰也不喜歡。你知道的呀,我等著報完親恩就要潛修了。」

西顧低頭沒有講話,悶了一會兒才問,「那她為什麼…」

葉子很想笑,但只是摸摸鼻子,「你裝著不知情,過兩天就知道了。」

過了一個禮拜,西顧臉孔陰得像是要刮暴風雪,把班長罵得淚奔。

咬牙切齒很是猙獰的告訴葉子,「她不承認是她做的,但她跟我告白。」

葉子乾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