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七

「其實很高興吧?」葉子含笑,「被人喜歡,有點得意,有點竊喜,有點不好意思…」

西顧的臉孔漲紅起來,好一會兒才將臉一別,「那種壞心眼的女生,我不喜歡!」他又有點自卑的說,「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可她為什麼那麼對妳…」臉色漸漸陰沈、憤怒。

葉子倒不覺得這有什麼難理解的。西顧的確不是很帥…但他特立獨行,照別的孩子的想法,就是很酷。很會打架,誰也不敢惹,又沒跟人成群結黨的混。

【Google★廣告贊助】

非常孤傲。

但這麼孤傲的傢伙,卻和平的看她相處,在其他小女生眼中就加分加到破表。

這個年紀的孩子,愛和恨只要很微小的理由,沒什麼道理可講。

葉子含蓄的解釋,「…當然是你很好,想個理由和你搭話…」

「那就可以瞎掰踩人嗎?」西顧非常生氣,「不能原諒!」

葉子有點頭疼,「…不然你說怎麼辦呢?」

他低頭一會兒,「跟你爸媽說,讓他們出頭啊。妳又不是我…妳爸媽只是忙,不是不愛妳。」

葉子呆了一呆,看著垂首不語的西顧。其實他是羨慕的吧?就算是她那神出鬼沒的爸媽,對他來說,都算是好的了。

「…其實,就算這樣,流言也不會終止…」葉子解釋,但西顧強烈不忿的眼神,又讓她轉了心意,「好吧,我們來試試看好了。不過我爸媽真的很忙,只好請代理人了。」

她從隨身帶著的書裡頭,扯了一頁空白,借了西顧的美工刀,割出一個人形。然後隨手在地上撿了塊碎磚,在地上畫了一個奇模怪樣的圓形內套三角形,寫了許多看不懂的文字,把紙人形放在圓心。

雙手掐訣,念念有詞,一跺腳,那紙人形居然立了起來,緩換變大,成形。

一個穿著套裝的麗人站在他們面前,笑容可掬。

「這是我媽媽…的替身。」葉子微笑,對著麗人說,「七千萬,可否?」

「諾。」麗人笑瞇瞇的回答。

西顧死死盯著麗人看,滿眼不可思議,好一會兒才寧定下來。當初他被饕餮奴役,見過許多神奇的事情。但饕餮雖然殆死,畢竟是上古神獸,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子也有這種本領。

最後麗人果然以葉媽媽的身分去尋了導師,聲淚俱下,甚至到他們班上去講開了這件事情,一再的要導師多多照顧,「我和外子都忙於工作,孩子貼心,有事也不講,要不是我發現她越來越消瘦,再三逼問才知道…」一面嚶嚶哭泣。

導師非常尷尬,一再的說明一定會查明真相。待葉媽媽走了,在班上發了好一頓脾氣,還點了幾個人出來罵。

但事態並沒有因此轉變,該鳥獸散的鳥獸散,而且還進一步惡化,所有的同學都避著她,分組活動時,沒有人要跟葉子分組。而流言,只往更惡劣、更天方夜譚的方向前進。

西顧不能接受,更不能了解,「…為什麼?妳媽媽…的替身連醫生證明都秀出來了…為什麼?!」

葉子一面燒著紙錢,一面輕笑,「人,尤其是青少年,只聽自己想聽的事實。一來,真正的事實太無趣,不如八卦來得有話題。二來,應該沒有反抗力的人居然回家搬救兵,還讓老師罵了他們,他們不高興,當然要更對著幹。」

看西顧快把拳頭捏出汁來,她輕聲的勸,「人類就是這樣,總有這樣那樣的劣根性。這個不算什麼。生活壓力大,不免會把沒有反抗力的當成代罪羔羊,將所有負面情緒傾瀉個乾淨。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再有心人推波助瀾一下…」

「這是錯的!他們為什麼不衝著我來!」西顧吼了。

「因為你不是『沒有反抗力』的人。這樣很好,真的。」葉子笑笑,「不過他們也看錯我了。」

她終於把大堆的紙錢燒完了。「嘖,這些紙錢也是很貴的,我這個月的零用錢都去了一半。」

說是這樣說,她又撿了塊碎磚開始在地上畫圖,這次擺在中央的,是一隻紙蟲。

「這蟲,名為『讒語』。」葉子雙手掐訣,「專事流言。」

她一跺腳,紙蟲和地上的陣都化為粉末,飄然飛起,乘風刮進了她的班級。

那天以後,關於他們班的流言,如野火燎原。各式各樣的照片出現在八卦板,班長的照片最勁爆--出現在一家賓館前面,標題非常不堪入目。

葉子倒是覺得挺好笑的…看也知道只是經過,居然能編出這麼大套話,這該說是想像力豐富?

但是很熱鬧,非常熱鬧。一開始,人人都很興奮,但是漸漸的,每個人都享受過鳥獸散的待遇。而一個人總不可能那麼乾淨,總有這樣那樣不能公諸於世的小祕密,卻被公開在各種媒體之下…於是人人猜疑自己的朋友,整個班上的氣氛很差。

到寒假的時候,所有人的成績都下滑了,慘不忍睹。只有葉子的成績如故,一點改變也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