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顧婆娑 之九

西顧卻從此變得有些不同。

臉還是冷的,依舊是一副挑釁的站沒站像,玩著美工刀。但是他對葉子卻沈默許多,更馴服許多。

葉子當然沒辦法把他藏在家裡太久,帶他出去找房子。原本以為要費很多口舌才能說服這個倔強又敏感的小孩子,他卻只是把臉別在一旁,選了一個很小很小的套房,小到擺了床和桌椅,連轉身都有點困難。

【Google★廣告贊助】

葉子幫他墊押金房租,他也沒有拒絕,只說打工賺了錢就還她,並且也這麼做了。

以前葉子若提議給他金錢上的幫助,西顧可是會暴跳如雷外加雷霆閃爍的。

她有點不明白。可漸漸的,她才發現,自己像是養了頭馴服的狼。

開學以後,似乎一切如常。西顧還是接她上學放學,晚上就跟她回家邊做功課等吃晚飯。唯一不同的是,吃過飯葉子歇歇腦袋拿起針線時,西顧會坐在她腳邊的原木地板上,把頭輕輕偎在她膝蓋,一言不發。

時間也不長,大約五六分鐘,垂著眼簾,看不清楚他的表情。然後站起來,低聲說,「我去打工了。」轉身就走。

葉子發愁過一段時間,不知道該不該阻止他這樣。但想想他這樣小的年紀,際遇卻是如此悲慘,只轉成一口輕嘆,由著他去了。

但她花在針線上的時候就多了,讀書的時間反而少。坦白說,學校的功課於她而言,非常簡單,幾年適應下來,已然無礙。而她的手不釋卷,通常是延伸閱讀…從功課上衍生出來的。

她對這個時代,非常感興趣,覺得和她最初的故國國風相類。對於所有的一切,她都想弄明白,偶爾從歷史中看到過往生活的痕跡,也能引她一笑,這才對讀書沒有絲毫排斥,反而一直遺憾時間太少,而這資訊爆炸的時代,有太多有趣的知識。

只是她投的這身,身體真的非常非常不好,修道的資質卻太過優秀。她就是急躁了些,才弄得天眼微啟,引得妖魔鬼怪覬覦,非得雇個保鏢不可。

可學校的地基主看著清秀柔弱,卻狠狠擺她一道,給她介紹了這樣一個麻煩的保鏢。

輕輕一嘆,她縫製著西顧的襯衫。幫他買,西顧會大怒,衝著她吼他不是吃軟飯的。如果幫他縫製,他才會一臉彆扭的收下,非常愛惜的手洗。

斷斷續續練了三千年的女紅,什麼能難倒她?只是西顧那種小心翼翼,模模糊糊的情感,讓她有點煩惱。

攤開功過簿,細細查了一遍,確定沒多個一筆兩筆債務,才心安了些,繼續縫著手底的襯衫。

西顧心底其實也很迷糊,很糾結。

他對葉子,遠了怕她走丟,近了怕她惱怒。他一直自卑又驕傲,自卑身世、自卑被饕餮影纏身,不太是人了。但又驕傲,驕傲自己比誰都強,驕傲能把自己管得好,能夠護住葉子。

但他不知道該把自己擺在哪個位置上。

葉子,不是他的誰。

其實,他老爸老媽跑了以後,雖然那些地下錢莊的來找過他麻煩,但那真不算什麼麻煩--幾拳幾腳的事而已,連葉子都沒讓他們摸著邊--他打工的錢夠養活他自己。

葉子說得對,這個富庶的時代,只要欲望不高,養活自己是容易的事情。

他若是個男子漢,就該自立自強,不該指望著葉子過日子。

但沒有葉子幫他做飯,沒有葉子幫他縫衣,沒能依著葉子的膝蓋靠一靠,他就覺得惶恐,似乎養活自己也沒什麼意思。

他覺得不應該依賴,可也不知道怎麼辦。直到去繳房租時,想到他們兩個國中生能夠順利租到房子,就是葉子又花了很多紙錢,弄了個臨時役神充當家長,才讓他有個睡覺的地方。

「…役神,都是鬼嗎?」思忖很久,西顧終於開口了。

葉子驚訝了一下,這孩子心事重重了一個多禮拜,怎麼開口是這件事?

「多半是。」葉子把單字卡收進袋子裡,認真的回答,「不是鬼就是壞的…有的只是迷路,文書作業疏失…還有的是…」她平靜的瞳孔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哀矜,「冤,很冤。良知未泯,不忍報復,但又冤屈難平…」

「我不是兼善天下的好人。但有的時候,順手扶一下…反正我的功德再次借屍還魂一概結清歸零,又需要役神保護,那不如讓那些冤鬼兒得點功德迴向,有個輪迴的盼頭,來世過得好一點兒…」

西顧默默聽著,「役神,不收人類嗎?」

葉子皺起眉,「有的人喜歡這套,可我不喜歡。我這樣借人屍身還魂的,修道難如青天,而且註定棄世。我自己都沒把握,為什麼要耽誤別人的人生?就算冤鬼兒我也是打活契,最長不過十年。鬼都怕耽誤了,怎麼能隨便耽誤人?」

「我人不人,鬼不鬼呢。」西顧大著膽子看她,「我當妳役神。」

就是這個位置了。西顧突然覺得挺輕鬆,一直如寒霜的臉孔也漾起一絲笑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我們也就這麼點薄產了Q_Q謝謝大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