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娑 之二

崇佑國中,發生了一件轟動的大事。

新學期的第一次月考,居然有人除了國文以外,考了個滿貫。國文沒有滿貫的緣故,是因為作文沒有滿分。而這次二年級的試卷偏難,第二名連這第一名的車尾燈都看不太到。

更讓老師們跌破眼鏡的是,這位新科榜首在一年級的時候,差點被分到啟智班…連字都不太會寫,智力測驗只有七十上下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

短短一年加上一個暑假,居然天元突破到這種地步…難免老師們會滿地找眼鏡碎片。

但是榜首葉子慕神情泰然,只是推了推黑框眼鏡,就施施然的回到教室了。

最後她被叫到訓導處,在眾目睽睽之下又做了一次智力和考試…她立刻從放牛班轉到A段班。

可她的表情還是淡淡的,看不出有什麼欣喜,很有些榮辱不驚的深沈。

坦白說,她還真不了解這些老師大驚小怪些啥。兩百年前的文字和兩百年後沒什麼不同,他們說的「國語」,在她某次借屍還魂的時候,還是方言而已。歷史地理,對於一個身歷其境很久的人來說,沒有難度。她還曾是某大數學家的女兒,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弄懂了也毫無壓力。

真讓她困惑的是物理和化學…但跟其他同樣不懂的同學比起來,她悟性高太多了,追趕起來很快。

她在一年級的時候讓人看起來自閉又弱智,實在是她對這世界還處於觀察階段。但拜資訊爆炸的網際網路和多次借屍還魂的豐富經驗,她很快的適應,並且取得不錯的成績。

沒辦法,親恩沈重。她若想順利邁向修煉之路,就不得不報恩。雖然兩百年的鴻溝讓她訝異…以前呢,女孩子報親恩就是嫁個好人家,親恩就轉嫁成夫婦之恩,老公一無情,債就還完了。

這個時代真不得了,父母的親恩最大的償還居然這麼簡單--考試頂呱呱就行了。

太簡單了,太容易了。她很感慨。不就背背寫寫算算?還不要求字好看,不用打算盤。雖然說阿拉伯數字和英文字母讓她背得一頭汗…但也沒比梵文難,更不能跟符文比。

通透了就很容易,一點問題也沒有。

很可能她這軀殼兒很破爛,可她那沒路用的魂魄兒可是經久耐用,博學廣記又觸類旁通的,聞一知十不算什麼。

再說,休眠了兩百年,她對什麼都有興趣。同學眼中枯燥乏味的課本,在她眼中極度津津有味。從課本衍生的不解,她還找參考書、課外讀物,一起來個大補課。

於是,她成了別人眼中有些孤僻的資優生,走到哪都在看書,不怎麼和人交談,更遑論來往。

不過在課業至上的國中裡頭,功課好往往就代表品德好,所以她的獨來獨往和孤僻,就成了專心向學和書卷氣,也讓她省了很多麻煩。

而且,她那破爛得可憐的軀殼兒,在她能力所及的食療和藥膳之下,漸漸調養過來,讓她驚喜交加的是,這殼兒破爛歸破爛,就修煉而言,資質極好。

她試著運轉周天,雖然沒有完全成功,卻讓她開啟了天眼。

然後,她懊悔了。

因為她犯了上輩子同樣的毛病--太急切。

上輩子因為資質沒這麼好,所以她悄悄的補充營養,以武鍛鍊肉體,等她生澀的開始運轉周天,引起周遭妖魔鬼怪的覬覦時,她一身強悍的武藝就夠打發這些不長眼的小雜魚。

現在情形剛好反過來。手無縛雞之力的她,過早的開了天眼,像是一缽沒蓋兒的蜜糖,柔弱無力的招蒼蠅螞蟻和蜜蜂。

於是她身邊的意外漸漸的多了,身上的大傷小傷交錯。若不是她還能畫些低階到不行的護身符,小命早就吹燈。

後悔啊後悔,她這急性子幾千年都沒磨掉。真不知道為什麼,她什麼都能從容不迫,處之泰然,唯獨修道,總是性子太急。

護身符越來越擋不住,來覓食的妖魔鬼怪越來越升級的時候,她猶豫過要不要乾脆重來…但又捨不得這樣的好資質。

就在她煩得不行的時候,學校的地基主,給她介紹了一個保鏢。

***

快到寒假的時候,崇佑國中又有了一個爆炸性的新聞。

拿足了一學年榜首的葉子慕…交男朋友了!

那是一個滿天彩霞的傍晚。戴著黑框眼鏡,面白細弱的資優生,在校門口附近的大樹下看書,寒冷的風吹拂她藍色的百摺裙,她輕輕掠過飛舞的髮絲,抬頭看向…

崇佑國中最兇惡,最可怕,臉上有著傷疤,只有七個手指,一臉陰鷙的不良少年蘇西顧!

那個可怕的不良少年一手插在口袋,一手玩著美工刀,上下打量了葉子慕,說,「走吧。」

葉子慕點了點頭,溫順的跟他走了。

從此以後,他們倆一起上學一起放學,蘇西顧就算蹺課,下課也會去接人…

這個八卦很爆炸,非常爆炸。師生們的想像力很奔放,非常奔放。流竄在班板、部落格、撲浪的版本就有幾百種,從「大小姐與小流氓」到「拍裸照被威脅」,「真愛征服世界順便征服不良少年」到「援交被逮到小辮子不得不從」,十二萬分之富有想像力和創造力。

至於真正的事實,卻蒼白無力的被掩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我們也就這麼點薄產了Q_Q謝謝大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