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狼記(十)

原來被吃掉是這種感覺啊?月芽兒有些發暈的躺在地板上。

梅里快把她的舌頭吃掉了!

她整個臉孔都發紅,頭暈腦脹。梅里半個身體壓在她身上,意外的沈。她肺裡的空氣快被擠光了。

【Google★廣告贊助】

跟愛情小說寫得不太一樣。她只覺得很暈、非常暈,臉孔有點疼…因為梅里很兇的抓著她的下巴,急切又兇猛的吻她,甚至有點發抖。

然後她聽到衣服撕裂的聲音,接著覺得胸口涼颼颼的。甚至梅里的手爬上她的大腿了。

事情的發展好像有點…失控?

「…夜精靈的進展…」等梅里終於放過了她的唇,開始沿著脖子往下吻的時候,月芽兒邊喘邊說,「有…呼…有這麼快嗎?」

梅里停了下來,斷掉的理智困難的重新接線。他的嘴還貼在月芽兒的鎖骨上,手已經危險的在大腿內側了。

…我在幹嘛啊我?!靠北啦!我差點就鑄下大錯,伊露恩在上!

他猛然起身跪著,看著還躺在地板上的月芽兒。她前襟的衣服已經快裂到腰了,幸好她穿著皮長褲…所以只抓破幾個洞,還沒露出不該露的地方。

慌張的將她前襟一攏,他呆滯的喘息。

我在幹嘛啊!!

「…我可以解釋。」快!快想個理由!趕緊想辦法解釋啊!「都是月光的關係…今天狼的天性太高漲了…還有,小孩子不要戲弄大人!這樣很危險妳知不知道?!差點就…就…就不能挽回了。」

「因為你不喜歡我是嗎?」月芽兒還躺著,眼角有著淚滴,「但我喜歡你呀。」

…什麼?!

「…我好像都在罵妳。」他一臉囧樣。

「那是你關心我呀。」她微偏著頭,「因為我年紀小所以不可以互相了解,確認真心嗎?」

「…不是,不是這意思。」但她還躺在地板上,梅里還拉攏著她被撕裂的前襟,狼的本性蠢蠢欲動,他根本沒辦法思考。

最少月芽兒保持這個姿勢的時候不行。

他鬆了手,走到屋角。那兒有一個盛滿水的臉盆,是清晨盥洗用的。他將臉盆拿起來,從自己的腦袋澆下去。

清醒多了。

「去換套衣服。」他頭也不回的朝後擺擺手。

絕對不能回頭…他面前有個鏡子。他趕緊一腳踹破鏡子。好險,好不容易修復的理智差點又脫鉤而去。

「小月…我搞不好終生都是狼人。」

「我不在乎啊。」她的聲音悶悶的,應該是在脫衣服…媽的,我在想啥!伊露恩庇護我脆弱的理智啊!

「而且我不是個溫柔的人,相反的,我很兇。」

「我知道你有多兇。」穿脫衣服的希唆聲真是嚴酷的考驗,「很可惜哦…這麼好看的人這麼兇,但我習慣了。」

「什麼好看!我是帥!」他氣得回頭,剛好月芽兒正在脫破掉的皮長褲,他猛然轉回來,差點扭傷脖子。

她腿這麼長啊…不對!我在想什麼?!她還是個小鬼!

啞口片刻,他深呼吸幾下。「…妳喜歡我哪點?!」仔細思考這兩年多的回憶,幾乎都是他吼月芽兒哭的局面…

她是不是有被虐狂啊?

「全部都喜歡。」她終於換好衣服,拿了掃把掃了地上的鏡子碎片,「我可是花了兩年多才確定我真的喜歡你哦。」

等她把地板拖乾淨,梅里還面對著牆壁呈現化石狀態。

「梅里,」她晃了晃他的手臂,「不行嗎?如果不行,我會試著跟別人約會看看,看能不能遇到喜歡的人…我不會煩你的。」

「想都別想!」梅里握拳對她吼,臉孔漲紅,「反、反正還有八十年妳就百歲了…在那之前有很多時間確定我們的心意!」

「噢。」月芽兒甜甜的笑了起來,滿足的抱著他的腰,「我好開心。」

但梅里的感覺很複雜。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開心還是不開心…甚至不知道抱住她的時候,脆弱的理智能不能承受得住。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